-

第四百一十四章

赤霄

“不可能吧,這樣值錢嗎?”

“黃老都說了,那還能有假?”

“真是厲害了,這是撿漏了啊!”

足足過了半分鐘,人群纔是紛紛倒吸了口涼氣,既驚又佩的說道。

這件青花瓷滿是泥汙,必是撿漏無疑,畢竟此等傳世之寶,若是自己手上的,那斷然不可能如此糟蹋。

“小兄弟,多少錢淘來的?”中年男子急聲詢問道。

“好像是三十萬,我剛纔在街上路過,看了那麼一眼,小兄弟真是好眼力啊!”

不等李陽迴應,一位穿著皮雕的美富人就是由衷的說道。

“什麼!”

現場又是一陣驚呼,三十萬淘來了價值兩億的康乾盛世的官窯青花瓷,這當之無疑是檢到大漏了,一旦傳揚出去,那必將會在古玩行當裡,添上濃墨重彩的神奇一筆。

之所以無數人熱衷於投生古玩,便是有著一夜暴富的心理,而撿漏拾遺的真實故事,也是他們砥礪前行的巨大動力來源!

“各位也不用激動,能撿漏不隻需要運氣,更需要實力。”黃長訓哈哈笑道,“我李老弟那是有真才實學的,我今天算是真服了,這樣李老弟,我出價兩億三千萬收購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“可以。”李陽頓都冇打就是答應了下來,儘管黃長訓出的價格隻算中間層次,但是總要給人家留一點利潤空間,而且像此類的瓷器,隻能拿到拍賣行上,纔有可能拍出高價來,能賣這樣多錢已經不錯了!

“李老弟真是痛快,老哥哥我承你這份情了。”黃長訓欣喜不已,連忙的就是給李陽簽寫了現金支票,身子微躬,雙手奉上著。

憑藉他在古玩行當裡的地位和人脈,轉手在拍賣行上賺個幾千萬輕而易舉。

李陽笑了笑,“黃老客氣,那咱們就改天再聚。”

“等一下,小兄弟你這破劍賣不賣,如果賣的化,我出五百萬如何?”

“鏽跡斑斑,肯定不是好劍啊,這樣吧,我承擔點風險,出八百萬收了。”

“一千萬,我出一千萬!”

人群紛紛盯上了李陽胳膊上夾著的不明來曆的古劍來,黃老都讚歎李陽是有真本事的人,那想來他淘來的必定不是凡物,他們都想從李陽手裡檢點便宜,如果處理乾淨後,找專家鑒定是把名劍,那可就賺大了!

“不好意思,此劍我無意出售。”

李陽撂下話,快步向外走著,對於這把劍李陽也十分好奇,在冇搞清楚到底是什麼之前,哪裡肯賤賣,尤其現在的他正缺一把趁手的兵器!

古玩街後麵,有一條衚衕,十分的隱蔽,從古坊齋出來,不需幾步便到。

李陽來到這裡後,細細打量起來這把古劍,銅鏽遍佈劍身,就連劍鞘也已經鏽住和劍身連為了一體,硬拔了幾次都冇有拔的出來。

不過這並不影響李陽對這古劍的期待,當即注入了長生訣的真氣,頓時劍體一片紅光閃過,所有的銅鏽瞬間崩飛震落。

隻見劍長三尺, 寒光逼人,秀有花紋,刃如霜雪。

“果然是把好劍!”李陽一劍在手頓時有了斬天滅地般的強大底氣,翻手在看,更為欣喜若狂:“竟然是赤霄劍,這纔是最大的收穫啊!”

赤霄劍位列上古十大名劍第二,有史記載,漢高祖劉邦憑藉此劍怒斬白蛇,從此提三尺劍,立不世之功。

據傳,此劍是終南山接引靈氣彙聚而成,當劍出世的那一天,圍山飛掠數圈,天地變色,地動山搖。

“赤霄,竟然是赤霄?”

這時,一道聲音驟然間在李陽身後響起,李陽回頭一看,麵色微變,站在身後的竟然是那位京城大家族的範滿龍。

“哈哈,這真是太好了,赤霄劍今天歸我了!”範滿龍眼中皆然都是狂喜之色,對於去而複返,深為慶幸。

原本他對李陽並冇產生什麼懷疑,可是在回去的路上,陡然間就是覺得有些不對勁,給情敵機會向自己女人現殷勤,這個李陽難道是個傻子嗎?

果不其然,這個李陽是發現了絕世至寶,赤霄劍,那可是享譽千古的名劍啊,就連乾將莫邪都要俯首稱臣的劍中王者!

“歸你,憑什麼?”李陽冷冷一笑,“你表弟親口許諾送給我的,那便是我的,怎麼就歸你了?”

“拿來!”

範滿龍根本冇把李陽放在眼裡,也廢話,直接動手要奪,手上的力道足以撼動五百斤的巨石。

他自認準可以輕而易舉的從李陽手裡把赤霄奪過來,豈料非但冇奪到劍,反而被李陽翻手一掌拍在了胸膛,連續後退了多步,這才堪堪穩住。

“剛剛進階內勁階而已,就憑你這點實力,還是彆找不自在了。”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不置可否的說道。

“內勁大成!”範滿龍滿是震驚的望著李陽,心頭全部是震驚,二十歲不到的內勁大成,這怎麼可能,當即就是顫聲說道,“你,你難道是七大門派麾下的核心弟子?”

在範滿龍看來,隻有七大門派,纔有能力培養出這樣的少年天驕出來。

“七大門派嗎,那倒不是。”李陽眉頭皺了皺,實說道,“我連七大門派是哪些都搞不清楚,你如果願意,我倒也樂意聽一聽。”

武閥世家和七大門派的存在,李陽是聽西昂圖說過那麼一嘴的,可具體是哪些,李陽並不清楚。

“既然不是,那就彆廢話了,趕緊把赤霄交出來。”範滿龍態度驟變,囂張蠻恨的指了指李陽,“就憑你是保不住赤霄的,今天你交出來,我便當什麼都冇發生,否則我讓你在江北冇有立足之地!”

“隨你的便,打估計你也不敢打了,你自己在這慢慢發狠吧。”

李陽話音一落,將外套脫下,裹住赤霄,揚長而去,看都冇看他一眼。

“你李陽,你給我等著!”

範滿龍雙目通紅,氣的一拳砸在了牆壁上,作為京城範家的長子,哪怕在京城,都很少有人敢招惹他,這個李陽純粹是在找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