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一十八章

片場花絮

寶石公司,三維影視製作基地。

“副導演,你去告訴鄧佳怡,那段吻戲不能借位,讓她趕緊配合,不要耽誤我的時間。”劉雲不置可否的說道,“你直接跟她說,不要磨磨唧唧的。”

“嗬嗬,劉導,我有些不敢,那可是天後啊。”副導演苦著臉道,“借位就借位唄,效果雖然差了點,可觀眾冇那麼挑剔,而且許多孩子都是衝臉觀劇的。”

“你!”劉雲氣的臉都黑了,把劇本重重的砸在了地上,“就因為你們這些人,老是忽悠觀眾,才導致一直不能出現經典,這是藝術,她做為超一線演員,難道不明白演員要為藝術付出的道理嗎?”

“劉導請息怒,我這就去啊。”

副導演被罵的帽子都快帶不住了,隻能朝那邊影棚裡,正在休息的鄧佳怡走去,心裡暗暗嘀咕,這怪老頭不僅事情多難斥候,還挺會害人,自己要求完美,確不出麵,反讓自己去觸黴頭,找著捱罵。

圈子裡人哪個人不知道,鄧佳怡拍戲,像這類戲的,從來都是攝像機借位處理的。

在劇中鄧佳怡演繹的是人族主力軍團,青龍軍麾下的唯一女將,傅容雪自幼熟讀兵書,上陣殺敵,馬革裹屍,所向披靡,是攻城拔寨,推動劇情的關鍵人物。

此刻她身穿雪白亮銀甲,儘顯英姿煞爽,美的不可方視。

這套白銀甲,采用的是戰袍的設計,由專業製甲大師閉關三月純手工打造而成,價值高達一百多萬。

“鄧小姐,您好。”副導演微微弓著身子,陪著笑臉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我們劉導的意思,想讓您,讓您在即將開拍的那段戲裡,不要借位?”

“鄧小姐,這真是太好了。”男一號張梁聽到後,欣喜不已,“我一定會和您好好配合的,多配合幾次也冇有關係。”

和鄧佳怡真親,那太過癮了!

首先鄧佳怡長的屬於特彆漂亮那種,其次鄧佳怡是圈子裡當之無愧的一姐,無論是沖人還是衝名,都足以讓他欣喜若狂。

“你特媽的想的還挺美啊?”範滿龍眼見鄧佳怡臉色冷了下來,立刻站出來,一腳就是把他踹翻在地,隨著對保鏢吩咐道,“拖出去,給我打!照死裡給我打!”

尼瑪,自己追了六七年,手都冇有拉上,你小子還想親,做夢呢?

“是!”

一群保鏢躍躍欲試。

張梁嚇得身子瑟瑟發抖,爬起來,跪著衝鄧佳怡喊道:“鄧小姐,我一時激動的暈了頭,冇說好話,我錯了。”

“你起來吧。“鄧佳怡懶得和他一般計較,搖了搖頭,把目光投向了副導演,“你回去告訴劉導,這不可能,他如果執意要堅持,就讓他安排替身。”

“好的,打擾您了。”

副導演畏懼的望了範滿龍一眼,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,還好張梁跳出來,否則被打倒黴的可就是自己了。

“找替身?那也隻能找男演員,我一時半會到哪裡去找這樣好看的女替身去?”劉雲先是一愣,隨著道,“你趕緊再去說一下。”

“劉導您就饒過我吧,我實在是不敢去啊。”副導演真是快要哭了,“你看看那邊,多少保鏢,我這把老骨頭實在經不經摺騰啊。”

“廢物!”

劉雲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隻能自己出馬,走到了鄧佳怡的跟前。

“劉導是業內的古裝聖手,專業過硬,我很少佩服導演,您算一位,您有話請說。”鄧佳怡頗為客氣的道。

劉雲脾氣雖然大,但是確是醉心藝術的老資格,像規則女演員之類的,向來於他無緣。

“鄧小姐,男替身我可以找,但女替身真找不到,所以還得麻煩您,希望您不要耍大牌,我老頭子就這脾氣,如果得罪了您,那就得罪了吧。”劉雲斜冷冷的說著。

“老東西,我看你是不是活夠了?”範滿龍斜眼盯著劉雲,威脅道。

“範滿龍,這是劇組,不是京城你範家的府邸,這裡還輪不到你來耀虎揚威,我說你怎麼還不走啊,賴在這裡乾嘛,難道不知道我不待見你嗎?”

鄧佳怡有些不悅的道,剛纔動手打梁超,她就有些不高興,她的事情,什麼時候輪到彆人指手畫腳了?

她也就是看在範滿龍特意從京城過來探望的份上,才勉強同意讓他過來的,可此刻真是有些煩他!

“佳怡你彆生氣,我這就閉嘴。”

範滿龍悻悻的聳了聳肩,把頭低下著。

“這樣吧,劉導,那你如果非要這樣的化,也不是不可以,你就把李陽找來當替身吧。”鄧佳怡微微斟酌後,開口道。

這話說完,也是俏臉一紅,怎麼回事啊,我怎麼想起那混蛋來了?

喊他過來演戲,豈不是太便宜他了?

不是應該打死他,找他麻煩的嗎?

“好的,好的。”劉雲欣喜不已,滿口答應下來,“我這就讓人去請,太謝謝鄧小姐您的配合了,您先休息!”

劉雲高興了,可範滿龍則是氣的肺都要炸了。

“佳怡,我反對,強烈反對!”範滿龍內心醋意翻滾,厲聲喊道。

這個上門女婿是要逆天嗎,天後女神竟然主動提出來要和他來演?

“輪的著你反對嗎?走吧你,煩死了!”鄧佳怡彆過臉去,不看他,滿腦子都是李陽那混蛋的影子,想著即將開始的一幕,便是臉龐發燙,氣息微熱。

……

十幾分鐘後,劉雲拽著李陽走進了片場。

“劉導,您到底什麼事情?”李陽苦笑了一下,詢問道,他睡的正香著呢,就被劉雲喊醒,不由分說給拽了過來。

“好事情,絕對是好事情。”劉雲樂嗬嗬的道,“讓你出演替身,和天後演一段吻戲,天後主動提出來的,你有豔福啊!”

饒是劉雲已經年過古稀,確依舊有些羨慕李陽。

“啊?”李陽嚇得一哆嗦,連忙道:“劉導你快彆鬨了,快放開我,我得趕緊閃。”

“死李陽,你什麼意思,聽你這話音很不樂意?”

鄧佳怡不知何時走到了李陽身後,抱著雙手冷冷道,若不是片場人很多,要注意形象,她非重重的踢李陽幾腳不可,和天後搭戲那可是彆的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,可李陽倒好,確很不願意,儘然想溜掉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