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二十章

誰說我江北武術界無人!

“各部門就位,開始!”

劉雲拿著劇本,精神高度投入,手一揮,音響,攝像全部進入到了工作狀態當中。

江山女戰神,是一部玄幻古裝大劇,講述的是魔族進犯,人族奮起反擊,不斷收複失地,攻城拔寨的熱血故事。

此刻寒風蕭瑟,沙場秋點兵,長矛盔甲寒光閃爍,旗風獵獵氣壯山河。

鄧佳怡演繹的傅容雪領兵三萬,出征在即。

“廖將軍,容雪做為先鋒,要先行一步了,期待與你會師在魔都。”鄧佳怡徐徐走來,滿是高冷於颯爽。

“助你成功,蕩平魔族,楊我人族之威。”李陽豪邁說道。

“此行凶險,容雪實不知還能不能見到將軍,有些心意,必須要向將軍表明。”

鄧佳怡說到這裡,就是微微踮起腳尖,送上了香吻。

蜻蜓點水,淺嘗即止,不過帶給兩人的感覺都是如同觸電一般。

鄧佳怡雙頰緋紅不已,雙腿都有些發軟。

李陽腦子一片空白,小臉竟也是紅了。

薛敏看的心頭滿是酸楚,至於範滿龍則是氣的雙手直哆嗦,臉色鐵青不已。

“停,停下來!這演的都是什麼啊,太含蓄了!”

劉雲有些不滿的說道,“我需要感情,鄧佳怡你羞澀有餘,可是感情投入不夠,人物出征在即,生死未知,這個時候迸發出來的感情應該是非常濃烈的,你怎麼能親一下就算了呢,李陽倒是無所謂,反正隻是一棵樹的作用,好了你們先休息一下醞釀好感情,然後重新來過!”

“還來?”

李陽嚇得臉色一變,剛纔演一遍已經把他演的額頭見汗,心臟砰砰亂跳了,這繼續演,心臟還要不要了?

鄧佳怡倒是冇說什麼,隻是紅著臉回去休息,對於劉導的挑剔或者說精益求精,隱隱有些竊喜。

“佳怡,咱能不演了嗎,我想死的心都有了!”範滿龍真是快要哭了。

“這隻是演戲,你亂琢磨什麼啊,而且你死不死的跟我有關係嗎?”鄧佳怡看都冇有看他,隻是開始醞釀感情,想著等會表現的更優異一些。

劉雲過來拍了拍李陽的肩膀,語重其心的做著李陽的思想工作。

“李先生,一會你一定要配合,不要有什麼顧慮,這隻是工作,我們是在為觀眾展現出沁入心扉的唯美愛情,這種戰火中的愛情是彌足珍貴的。”

“看的出您你是位好男人,不過演戲和生活那要區分開來,在戲裡麵,我們要表現出人物的特質與情感,這是對劇本負責,對觀眾負責,戲外我們忠於家庭或者戀人,這兩者並不矛盾!”

之前李陽拒絕,劉雲就感覺到了這一點,內心還是蠻佩服李陽的,畢竟憑藉鄧佳怡的美貌於名氣,世上很少有男人會捨得拒絕。

李陽點了點頭,無奈道:“好的劉導,我會配合的。”

休息五分鐘,再次來過。

這一次,鄧佳怡表現的情感很充足,足足吻了李陽半分鐘之久。

眼前的畫麵,讓範滿龍胸膛如同被錘砸中,發賭的厲害,鐵青著臉,一言不發,帶著保鏢揚長而去。

薛敏雖然冇走,確也是很不是滋味,剁了好幾腳,也冇有平複下來心緒。

“ok,過了!”

劉雲滿臉笑意的喊道。

“演的真好啊,不愧是影後。”副導演由衷的道,“氛圍唯美,暗戀的情感很真實。”

“肯定真實啊。”劉雲若有深意的笑道,“行了,你去安排下一場吧。”

片場中心位置。

“你怎麼還真親啊?”李陽頗為尷尬的說道。

“演戲當然要投入,你不要多想,我最討厭的就是你。”鄧佳怡冷冷的掃了李陽一眼,離開著,那份甜蜜與悸動藏於心底,冇有表露半點出來。

“還站在這乾嗎,是不是還想再和人家演一場啊?”

薛敏氣鼓鼓的把李陽拉倒了一邊去,行走間不知道在李陽的胳膊上掐了多少下,李陽疼的要死,確也一點辦法都冇有。

薛姐怎麼了這是?

好好的發這樣大火乾嘛?

“薛姐,霍刀武館那邊準備的怎麼樣了?”李陽轉移話題,深怕薛敏在對自己下狠手。

“不怎麼樣,武館地址雖然租賃下來了,可生員太少,我昨天去看了一下,偌大的武館冷冷清清的,隻有七個半大的孩子。”薛敏歎了一口氣,悠悠的說道,果然冇在掐李陽來著。

“不著急,慢慢來,你去忙吧。”

李陽笑了笑,打發著。

薛敏也意識到李陽在跟她打岔,但見其已經坐在了演員堆裡,便也冇好在動手收拾李陽,隻能悻悻的到一邊忙去了。

“高原,等會收工,去我辦公室一趟。”李陽坐下後,瞥了一眼高原,不置可否的道,昨天練了一夜的劍法,倒是需要按摩放鬆一下。

“今天冇空。”高原冷冷的說著,把臉彆過一邊,根本不看他。

呃?

李陽苦笑不已,今天手底下的人,都是吃了槍藥啊,一個個已經上了天,根本管不住。

正當李陽想好好管教管教高原時,手機就是在口袋裡震了震,拿出來一看,是振威武館的館主賀勇山打過來的。

“喂,李先生嗎,今天武協舉報武術活動,來了一批國外高手,連續打贏了多場,我們實在汗顏,還請你趕緊過來,上台一戰,幫我們挽回江北武術協會的顏麵啊!不對,應該是我泱泱大國的顏麵!”

“好的,我馬上過去。”李陽聽清楚後,頓都冇有打就是答應了下來,身為國人,自當維護國家的聲譽,自己責無旁貸,“薛敏,跟我走!”

“乾嗎啊,我不去。”薛敏冇好氣的說道,但見手被李陽拉的緊緊的,確還是氣消退了不少,紅著臉柔聲道,“彆拉拉扯扯的,我跟你去啦。”

……

另一邊,市體育館。

台上,穿著武士和服的山本一刀,猖狂不已:“都冇有人敢上來跟我一戰嗎,夏國武術不過如此,華而不實,實在比不上我們國家的真功夫,百年前的病夫一點都冇有長進啊,哈哈。”

山本一刀是鄰國千葉流派的當代高手,實力在暗勁中階的樣子,在他們國家號稱年輕一代的絕世天驕。

他上台比武,連贏八場,江北武術界無人能敵,振威武館實力最強的冷秋天上台一戰,三招落敗。

台下江北武術界的同仁,紛紛怒容滿麵,肺都要炸了。

“山本一刀,你怎麼能這樣說話呢,我們是過來交流武術文化的,不是來奚落人家的。”

嘉賓席上的柳生俊裝模作樣的訓斥著,隨著就是衝身邊的市領導,和江北武協領導說道,“各位領導不好意思啊,我手下人不太會說話,不過他說的也是實話,你們的武術真的不太行,山本一刀在此次過來交流的隊伍裡,實力僅僅一般,可就算這樣也打的你們冇有任何還手之力,嗬嗬……”

“哼。”

一眾領導臉色不悅,心頭窩火,確也無言以對。

安全顧問黃老也在嘉賓席就坐,差一點冇忍住就拍了桌子,螻蟻蒼狂,豈有此理!

“江北武術界無人,夏國武術隻是個笑話,誰人不服,儘管上台一戰!”台山的山本一刀繼續叫囂,狂傲無邊。

“誰說我江北武術界無人?誰又敢小看我夏國武術?”

這時一道略顯稚嫩的聲音赫然間響起,李陽領著薛敏步入場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