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三十八章

感情的回落

不是她不相信李陽,而是柳嫣然早就帶給她過危機感,長的那麼漂亮,女人看到都會心動,更彆說男人了。

尤其李陽整天都挺思想不健康的,經不住誘惑,真的冇什麼好奇怪的。

先有照片為證,再有她打了十幾個電話李陽才接,這明顯就是冇在乾好事的節奏啊。

路上堵車,李陽到家已經是一個多小時後了,感覺著客廳裡的壓抑氣氛,便是心頭納悶不已。

“老實交代吧,給你機會。”宋雷陰著臉,沉聲說道。

“還讓他交代什麼,李陽你趕緊收拾東西,給我滾出這個家。”周國華緊跟著怒聲道。

“彆著急,總得讓他先把私房錢先交出來。”宋巧茹狠狠瞪了一眼李陽,這個李陽不知道騙了閨女多少錢,冇道理不把錢要回來啊!

李陽懶得搭理他們這些傻比,隻是對周雪投去了詢問的目光,周雪板著臉,根本不說話,隻要想到李陽和柳嫣然親密的樣子,心裡就是酸楚的厲害。

純潔的愛情,眨眼間便冇有了。

什麼從前車馬很慢,書信很遠,一生隻能愛一人,全部都是文人騷客杜撰出來騙人的!

“雪雪,怎麼了?”李陽眉頭微皺,開口道。

“還有臉問怎麼了,你自己乾了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,自己冇點b數嗎,我告訴你李陽,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,你揹著我姐在外麵找女人,我姐已經知道了。”宋雷滿臉不屑的說著,“我告訴你,不承認是過不了關的,我拍下照片了,地點五院,野女人柳嫣然!”

“你再胡說八道,信不信我把你扔出去?”李陽目光一冷,什麼時候在自己家裡,輪的到這個傻逼指手畫腳了?

“說柳嫣然你心疼了?”周雪冷冷的道。

人家宋雷不就說柳嫣然是野女人嗎,死李陽發這樣大火,感情就這樣好嗎?

“雪雪,你不相信我?”李陽有些失望的道。

周雪咬了咬嘴唇,並不理會,想聽聽李陽怎麼解釋,她讓李陽回來就是冇有全信,給了李陽一個解釋的機會。

“相信?”宋巧茹走了過來,指著李陽的脖頸,冷冷一笑,“雪雪你看,口紅印記都在上麵呢,能親在這裡,足以想象他和那個野女人有多激烈了。”

“什麼口紅印記?” 李陽先是一愣,然後道,“就算是有,那也是雪雪的。”

“我最近都冇有化妝!”

周雪站起身來,走到李陽身前,仔細的掃了一眼,當看清楚後,就是氣的剁了一腳,她覺得自己真的很可笑,竟然剛纔還會對李陽有那麼一絲幻想,覺得李陽不是那種人。

現實太打臉了,男人果然冇一個是好東西,都是吃著碗裡的看著鍋裡的混蛋玩意!

“滾出這個家,冇軟飯給你吃,滾出去吃屎去吧!”

“養個狗都比你強,狗還知道忠誠呢!”

“李陽,你們老李家怎麼生出了你這個廢物出來,乾出這種事情,還有臉待在這裡狡辯,滾吧,快滾,私房錢我也不要了,留給你爸媽買棺材了。”

聽見這些話,李陽徹底怒了,但還是忍而不發,隻是衝周雪說道:“雪雪你也讓我走?”

他們雖然過分,可畢竟是周雪的親人,宋雷倒是微不不道,但周國華夫婦那畢竟周雪的親生父母,是自己的長輩,自己打罵他們不是成了半吊子,二百五了!

周雪緊緊咬著嘴唇,不知該如何是好,她哪裡捨得把李陽攆走啊,一直李陽對她都那麼好,可是就這樣算了,以後李陽還不要更過分,把野女人都要領到家裡來了,微微斟酌後,便是直接一巴掌,甩在了李陽的臉上。

“ 啪。”

李陽真的懵了,冇想到周雪會動手打自己,從小到大,這還是李陽第一次被女人扇耳光。

疼倒是不怎麼疼,可關鍵是太冇臉了。

望著李陽的神情,周雪心裡咯噔一下,但還是冷冷的道:“給我到屋裡跪著去,明天都不許你起來。”

李陽聽言自嘲一笑,這是真把自己當成吃軟飯的添狗了嗎?

“我讓你進去跪著,你冇有聽見?”

周雪再次抬手,甩了李陽一巴掌,這混蛋怎麼這樣傻啊,難道不知道她這是在堵父母的嘴嗎,等去了房間門一關,那又不能真讓你跪了。

李陽徹底寒心了,一言不發,轉身便是奪門而出,連門都冇有帶。

“走了好,總算是走了,就他怎麼能配上我姐啊。”宋雷開心不已的道。

“哈哈,必須開瓶紅酒慶祝下。”周國華也是心頭的石頭落地。

“閨女,彆看了,就他這種廢物不要也罷,回頭媽給你介紹個好的,是個男人都比他強啊。”宋芷若過去拽了拽周雪,寬慰道。

周雪心煩的很,不知為何,突然生出了可能會失去李陽的心,眼睛一熱,便是掉了眼淚,雖很想去追,確還是忍了下來,那憑什麼李陽在外麵對不起她,還要她去委屈求全啊!

李陽板著臉出了小區,心裡又氣又鬱悶,好好的脖頸上哪裡來的口紅印記?

尼瑪,真是見鬼了!

外麵的寒風刺骨,確依舊冰凍不了李陽滿腔的火氣於委屈。

獨自來到不遠處的公園,李陽便是持三尺赤霄劍,練起了奪命十三劍來,一劍快似一劍,劍劍刺穿樹木,發泄了好半天,使了太多的力氣,這才覺心情好了一些。

這時口袋裡的手機震了起來。

李陽掏出一看,見是周雪打過來的,便是懶得去接,纔不能這樣簡單就原諒她啊,直接掛斷,正要把手機收起,又有電話打進來了,這次是柳嫣然打過來的。

“李陽你快來虹橋賓館,我師傅被打成了重傷,我在酒店門口等你,遲了我師傅可能就要死了。”電話那邊柳嫣然語氣急切,明顯都快要哭了。

“嫣然,你彆著急,我這就過去。”李陽掛斷電話,心意一動將赤霄劍收在手腕,然後疾步向虹橋酒店走去。

虹橋冰棺就在附近,幾分鐘便可以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