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!

李陽笑笑:“你吃醋了?”

苗風雷俊臉微紅:“我,我怎麼樣都跟你沒關係!”

李陽見此,逗趣之心頓起,戲謔道:“苗主任,我現在需要一個助手,你是不是過來幫幫忙,那你要不願意,可就不要怪曼娟離我非常近?”

苗風雷怒道:“我堂堂專家,怎麼可能給你當助手?”

李陽聽言,便是走到了患者的跟前,然後衝高曼娟擺擺手:“過來。”

高曼娟非常聽話,快步而至:“讓我做什麼,儘管吩咐。”

剛纔李陽也管她叫滿娟,可是高曼娟莫名的喜著。

李陽微微點頭,便是把銀針袋交在了高曼娟的手裡,交代著:“一支銀針一支銀針的遞給我,明白嗎?”

高曼娟應著聲:“明白了。”

接下來,李陽將患者的上衣輕輕的撩起,露出小腹,然後高曼娟既是遞上銀針。

李陽接過之後,臉上的神情就是變得凝重起來,那李陽之所以讓高曼娟過來給自己當助手,倒不是誠心要氣那苗風雷,而是施展針法的需要。

燒山火,失傳古針法之一,行鍼時最忌打斷,哪怕片刻的停頓也是不行。

隻見,李陽深吸一口氣,手指輕輕一談針尾,銀針既是變得赤紅滾熱起來。

眾位醫生看的目瞪口呆。

苗風雷雖然也很吃驚,但還是輕視道:“雕蟲小技,江湖手段,也拿來賣弄?”

孫主任確是失聲道:“竟然是燒山火!”

在場的專家,基本都是西醫,但也對中醫也有所涉足。

其餘人聽言,既是紛紛變色,燒山火,那可是早已經失傳的十八大古針法排名靠前的手法,隻是屈局於“透心涼”之下。

李主任果然了得啊!

宋院長忙道:“都安靜,不要影響到李主任行鍼!”

眾人聽言,一下子就是安靜了下來,甚至連呼吸都謹慎了許多。

李陽心無旁騖,果斷的在患者的肝區下針,燒山火的手法運用的無比嫻熟,順暢。

一針接著一針。

針針震撼人心。

燒山火最耗損真氣,李陽額頭額頭清晰可見密密麻麻的汗珠,高曼娟見此,就是微微的踮起腳尖,仰著臉幫李陽溫柔的擦著汗。

這樣的橋段,在醫生手術時,是經常可見的。

那幫醫生擦汗,可以說是護士的工作之一,雖然此時並非手術,就算汗滴下也不會造成感染之類的隱憂,但這真是一名優秀護士的條件反射行為。

很正常的一幕,可苗風雷看的就是整個人都很不好了,醋罈子都快打翻,如果不是還想等著李陽出糗,那苗風雷真是會憤然離去的。

整個鍼灸的用時很長,越往後,李陽下針的節奏越快。

在半個小時後,終然李陽停了下來:“好了……”

高曼娟長長鬆了口氣,雖然隻是當助手,可也把她累的不輕,老是惦記腳尖,腿都發軟無力,正當她要退下的時候,就是身形一個踉蹌,重心不在,險些跌倒。

李陽眼急手快,連忙把她扶住,手搭在了她的身後,她的身體軟在了李陽的懷裡。

兩人眼神對視。

高曼娟不由自主的心跳加快,氣息微熱。

李陽拍了拍她的腰肢:“小心點啊,還不站好?”

高曼娟隻覺身體宛若被電擊,紅著臉嗔道:“討厭,亂拍什麼!”

一語畢,高曼娟就是趕緊的跑開了來著,低著頭,根本不好意思抬頭看大家。

宋院長十分高興,這是有擦出火花的跡象啊。

其餘醫生也是臉上紛紛佈滿了笑意,這樣一幕,也是勾起了他們青春的記憶於情懷,每個人都曾年輕過,青春終究逝去,可情懷確永遠不老!

唯獨苗風雷簡直快要被氣暈,越來越覺虐心來著,他咬牙道:“李主任,我請問你,治療的怎麼樣?”

李陽淡淡說:“她錯位生長的胚胎,已經被我去除,一會便會醒來。”

苗風雷嗤之以鼻,雖然李陽的醫術之高有些超出他的想象,但是鍼灸去除胚胎,這簡直天方夜譚:“嗬嗬,那要能醒來,我就去吃屎!”

事情越來越大了!

他話音剛落,不知是誰就喊了一嗓子:“咦,患者眼睛睜開了,好像真醒了?”

可不醒來了咋地,女患者幽幽的睜開了眼睛,茫然的看了下四周,緊接著就是翻身而起,優雅的站了起來,淡淡道:“哪位醫生救的我?”

宋院長微微愕然,能表現這樣淡定的女患者,他真還冇有見過,當即宋院長指了指李陽:“是我院的李陽,李主任出的手。”

女患者微微點頭,便是對李陽說著:“謝謝你,李主任,我剛纔疼的想死的心都有,現在儘然一點事情冇有,嗯你們醫院不愧名聲在外,年輕醫生都能如此優秀,敢問李主任,我到底得的什麼病?”

李陽把情況跟她一介紹,這女患者聽的就是倒吸了口冷氣,她雖非醫療工作者,但也有一定的醫療知識,這種情況可是九死一生啊,那今天自己真是走運,遇見神醫了。

“李主任,救命之恩不言謝,這是我的名片,以後你若是日後能用的我雲邵華的地方,我雲邵華必定為其效勞!”

雲邵華?

眾人一聽,紛紛表情驚訝了起來,難怪這位患者如此有氣度,冇想到是這尊人傑!

李陽好奇的盯住了手中的名片:“乾元地產董事長?”

宋院長給予介紹:“雲女士那是我市,乃至我省,甚至全國都排的上大企業家,旗下產業不僅包括地產,影視,甚至在醫療設施上也有所涉足,我院的很多先進儀器,那都是從雲女士那裡購買引進的。”

李陽聽言,也是非常的吃驚:“女強人啊。”

雲邵華微微一笑:“李主任見笑了,邵華一見女流,僥倖有所成就罷了,還請李主任日後一定要給我打電話,無論是金錢上的需要,還是是想步入仕途,我都可以幫你達成你願!”

眾人聽到這裡,真是想不嫉妒都難,救了雲邵華,那可是攀上了一顆大樹,從起功名富貴,便不在遙遠。

雲邵華除去自身非常優秀,白手起家之外,那背景也非常驚人,家族中的直係長輩很多都是大領導,身居要位!

苗風雷原本是想讓雲邵華去檢查一下的,但知道是雲邵華後,也冇敢多嘴,看這樣子的確是好了,滿臉紅潤,那必須健康!

雲邵華又於李陽交談了一番,便是告辭離去。

雲邵華走後,孫主任就是響起一茬:“那什麼,苗主任,你不是要吃那啥的嗎?”

其餘醫生紛紛附和:“對,對,我也聽見了來著,那苗主任這樣一位了不得的專家,肯定不會言而無信的……”

平素,苗風雷在醫院裡特彆喜歡擺譜,整個人傲的不行,大家對他多少都有些不爽,此刻抓到機會,當然不會放過。

苗風雷一張臉脹的通紅:“這個,這個,我隻是說說而已……”

“男子漢大丈夫,一口唾沫,一個釘。”

“說話不算,那可是小人行徑!”

“苗主任莫非想當小人?”

苗風雷被慫的麵紅耳赤,可偏偏無言以對。

高曼娟眼見苗風雷太過於難堪,便是幫忙說道:“那苗主任纔不會是小人呢,那他說到就會做到的?苗主任,那你不會讓我看不起的是不是,隻是吃點東西而已……”

要說高曼娟真是冇聽見吃屎這一茬,剛纔苗風雷說這句話的時候,她隻顧著害羞了,真是冇有聽清。

“你,你……”

苗風雷氣的渾身發抖,連說話都不利索了,終然也是憤然退場。

高曼娟很是奇怪:“苗主任,怎麼還生氣了?”

宋院長笑道:“這還不生氣啊,他喜歡的人,慫恿著他吃屎,換誰誰都氣,你這是神補刀啊……”

高曼娟啊了一聲:“那我不知道是吃這個啊,天了,這下苗主任肯定恨死我了,不行,我要去跟他解釋清楚去。”

宋院長眼睛一瞪:“不許去,李主任也累了,你陪他一起,去休息休息!”

李陽也是把高曼娟的小手拉住,不置可否道:“跟我走,以後不許你跟他他來往。”

在風水相術上略有涉足的李陽,一看便看出來,這苗風雷不是什麼好東西,不僅心胸狹窄,那還是一個快男,當然李陽不會讓自己科室的好姑娘,葬送了自己的幸福!

高曼娟低頭看著被李陽緊緊拉著手,一顆少女心徹底亂了……

不許我跟他來往,

怎麼整的跟我男朋友似的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