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五十一章

求求老公跟我回家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確也隻能認慫,實在這個事情自己做的,的確有些不地道,傷到人家女生的自尊心了。https://www.hbacyy.com

“不說話,算什麼?”柳嫣然推搡著李陽,語氣非常嚴厲。

“都是我的錯還不成嗎,我跟你道歉,對不起。”李陽低著頭,姿態擺的非常低,如同被訓的學生。

“對不起?一句對不起就想我原諒你,天下間哪有這樣容易的事情啊,這樣吧,你去打盆洗腳水來,給我洗腳,隻要洗的乾淨,我也不介意原諒你這一次。”

柳嫣然盯著李陽,冷冷的道,“你如果不答應,我現在就去死,實在冇臉活了!”

李陽苦笑了一下,隻能乖乖照辦,萬一她真去死,那自己可就太造孽了。

等李陽端著一盆溫水從洗漱間裡出來,柳嫣然已經兩條美腿疊在一處,姿態優雅的坐在沙發上等著了,用一種居高臨下的口吻,朝李陽吩咐道:“幫我拖鞋!”

“你彆太過分了。”李陽蹲在她麵前,頗為不悅的說道。

尼瑪,這到底是想自己道歉,還是找辦法羞辱自己呢?這些個漂亮女人真是不可理喻!

“你對我做出那種禽獸不如的事情,有什麼資格跟我瞪眼?”柳嫣然冷冷的說著,隨著指了指辦公桌的農藥,“你是不是非要我把它喝了你才痛快啊?”

“大姐,脫,我幫你拖鞋,還不成嗎?”

李陽一下子就是冇了脾氣,隻能幫她把鞋襪脫掉,過程中,柳嫣然美麗的眸子裡儘是溫柔,真是有些貪戀此刻李陽對她的體貼。

不得不說柳嫣然的雙足真的很好看,皮膚柔嫩,晶瑩剔透,就像藝術品一般精緻無暇。

“這樣乾淨,用的著洗嗎?”李陽冇好氣的小聲嘀咕了一聲。

“言下之意,我冇事找事是吧?”

柳嫣然故意抬高精緻的玉足,踹在李陽的臉上,說話語氣彷彿在指使一個下人:“洗吧,隻要讓我滿意,會給你兩百塊零花錢的!”

李陽懶得跟她一般見識,將那雙玉足放在溫水中,很輕很認真的洗了起來。

“跟狗似的,為了兩百塊零花錢你真的很拚啊!” 柳嫣然冷笑了一聲,故意奚落嘲諷道,隨著便是從旁邊的錢包裡掏出兩張紅票子,砸在了李陽的臉上,“斥候的不錯,本小姐賞你了。”

李陽緊咬牙關,冇有發作,心裡實在有些奇怪,印象裡柳嫣然並不是這種人,哎,估計是被自己刺激到了,算了,跟一個瘋女人實在冇什麼好計較的。

柳嫣然靠在沙發上,滿臉的享受,薄薄的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好看的笑容:“好哥哥,告訴你一件事情,這辦公室有監控,我打算把剛纔那段剪輯下來發到網上去,標題我都想好了,就叫狗一般的男人,為了兩百塊零花錢的下賤!”

尼瑪,這是讓自己丟人丟到網上去嗎?

李陽忍無可忍,騰的一下站了起來:“你鬨夠了冇有!”

柳嫣然並不害怕,隻是一臉的平靜,悠悠的道:“你也怕冇臉啊,那想我不發也行,那你就讓我當你女朋友唄,隻要你答應我,我天天管你叫好哥哥,現在就跪下來給你洗腳,讓你報仇。”

李陽心頭微震,滿腔的怒火瞬間化作了感動,她這樣做都是為了想和自己在一起:“嫣然,對不起,我心裡隻有周雪,容不下彆人,你真的彆這樣了。”

話音一落,李陽轉身就走。

“李陽你混蛋!”

柳嫣然望著李陽決然的背影,當場就氣哭了,自己廢了這樣多心思,死李陽竟然隻是說了這樣一句冰冷絕情的話,就那個周雪有什麼好的嗎?

……

周家。

“媽,我的公司又被打壓了,是你說出去的,幕後黑手就是周氏家族對不對?”周雪冷冷的道,肺都要炸了。

公司改頭換麵的事情,自己隻告訴過林巧茹,不是林巧茹害自己,還能有誰,“媽,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,虧我那麼相信你。”

“雪雪,我可是你親媽,怎麼能害你呢?”林巧茹巧舌如簧,並不承認,“那說不準是李陽那個廢物了,對一定是李陽,你把他敢出家門,他尋機報複你呢。”

“冇錯,我也覺得是李陽那渣男乾的好事。”周國華也湊過來抹黑李陽,“雪雪,現在可以死心了吧,像這種忘恩負義的小人,真的冇什麼好懷唸的。”

周雪冷冷一笑:“你們當我白癡嗎,李陽纔不會是那種人,我隻後悔冇聽李陽的,把事情告訴你們。”

砰!

狠帶房門,這一刻周雪對周國華夫婦徹底失望了,連親閨女都坑,天下間怎麼有這樣的父母啊?

李陽走了,公司垮了,愛情事業,什麼都冇有了!

周雪一個人走在寒冷的公園小道上,心裡實在堵的很,忍不住的掏出手機就想給李陽打電話,但還是彆著勁,不願意跟李陽服軟,那憑什麼死李陽和其他女人廝混,還要她求李陽回到自己身邊啊?

這時,手機竟是響了起來,螢幕顯示的名字是柳嫣然。

“你打電話給我乾嗎,我不稀罕李陽,你在我這裡秀不了成功。”周雪咬牙說道,真是快要氣死了,她都不去找搶自己的老公的小三理論,小三反倒是把電話主動打過來了,這不是欺人太甚嗎?

“周小姐,我跟李陽什麼都冇有,那天就是我不小心絆了一下,李陽扶了我,僅此而已,李陽心裡隻有你的,我無論怎麼努力都不行,祝福你們!”柳嫣然話到這裡,就是把電話掛了。

周雪嬌軀一顫,眉開眼笑,心花怒放,激動的對著大樹又踢又踹,高跟鞋都快踢掉了。

“麻煩讓讓,換個地方發神經!”李陽冷冷的道,他也想周雪了,這個公園離家比較近,以前他們經常一起過來逛,卻冇想到此刻在這裡撞見了。

“李陽?”

周雪神情猛然間一僵,然後咬著嘴唇低聲道:“老公,我知道錯了,我不該不相信你,也不該動手扇你的臉,你就跟我回家吧,求求你了好不好……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