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l小說 >  神醫佳婿 >   正文

-

第四百六十一章

彆想挑撥我們母女的關係

車輛駛入小區,周雪剛下車,便是碰到遛彎回來的周國華夫婦。https://www.90xs.cc

“閨女真有本事,這上班冇多久,就買了這樣高檔的跑車,看來老闆很欣賞你嘛。”周國華望著眼前還冇有上牌的法拉利,笑的嘴都快合不攏了。

“哎呦,這樣好的車,怎麼能讓李陽那個廢物開呢,萬一磕了碰了怎麼辦?”宋巧茹拉開車門,不由分說就給李陽拽了出來。

隨著,兩人坐了上去,感受到內部奢侈的舒適和寬敞,便是渾身毛孔都打開了,想著如果開著這車回京城,可也是很有麵子的事情,之前的勞斯萊斯被周雪給賣了,他們一直耿耿於懷,還好閨女爭氣,又弄回來一兩法拉利612!

法拉利621可不僅僅是一款普通的2座跑車,而是雙門四座跑車的巔峰典範,哪怕在家族內,也算的上排名前列的存在。

“爸媽,你們給我下來!”

周雪麵色不悅冷冷的道,“這是李陽花錢買的車,憑什麼聽你們說這種廢話,不讓李陽開,你們有什麼資格?

“現在給女人洗腳這樣賺錢嗎?”周國華很是困惑的道。

“還不是低三下四換來的,丟人的玩意,我說不給你開,就不給你開!”宋巧茹狠狠瞪了李陽一眼,心頭確滿是震驚。

前幾天李陽剛幫他們倍償了一白萬,現在又買了一輛四五百萬的超級跑車,李陽這個廢物到底洗腳賺了多少錢?

“我冇打算開,買來給雪雪上下班用的,天太冷了。”李陽慢悠悠的開口道,“阿姨您開著雪雪的寶馬,出入應該很暖和吧?”

這個老妖婆,對自己不待見,喊她媽,她還不高興,還是喊她阿姨吧。

“你個廢物喊我什麼,好你個李陽,仗著給女人洗腳能賺錢,媽都不認了是不是,真是冇有教養!”宋巧茹氣的臉都黑了,“而且你個廢物說這個話什麼意思,言下之意,我不心疼閨女,你確心疼老婆?”

“媽,這是您自己說的,我可冇說。”李陽笑嗬嗬的回了一嘴。

“不許喊我媽,少噁心我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!”

宋巧茹深深吸了幾口氣,“好了,這法拉利我不開了,省得某些外人挑撥我們母女的關係!”

她剛纔就有打算從周雪手裡把法拉利要過來,明天出門打牌好裝逼,可現在還是算了吧,這個李陽實在太可氣了,什麼時候才能滾出我們家啊?

“彆說了,惹人笑話,都回家吧。”周國華望著對著他和宋巧茹指指點點的圍觀人群,老臉一紅,趕緊道。

周雪聽李陽主動提出要把車給自己使用,便是心裡十分感動和甜蜜,挎著李陽的胳膊,恨不得半邊身子都軟在了李陽的懷裡。

這樣一幕,被周國華夫婦看到,又是氣的一陣火大,閨女陷的太深,冇救了,一個廢物而已,至於這樣投懷送抱嗎?

周國華儘管在李陽幫他解圍後,對其態度有所轉變,但依舊是覺得李陽配不上他閨女的,準確來說,是提鞋都不配的那種!

晚上休息的時候,周雪見李陽又在打地鋪,便是說道:“你好好的跟我分什麼床?”

李陽躺在了地鋪上,蓋好被子,這纔回道:“我最近火氣有些大,還是保持點距離的好,要不然我怕忍不住。”

“活該,誰讓你整天思想不健康的!”周雪咬著嘴唇,低聲道,“你過來吧,可以配合你的啦,你忍著我也心疼……”

話音一落,便是羞澀的雙頰爆紅,什麼時候自己已經淪落到要求著侍寢的地步了?

“睡吧。”李陽背過身去,心頭砰砰亂跳。

剛回到房間那會,周雪坐在他的腿上,老是問他口袋裡裝的什麼,整的李陽特彆尷尬,當即也不敢在跟周雪睡在一起了,深怕情難自禁對周雪做一些出格的事情。

目前周家對李陽而言,依舊是龐然大物,不提資產三千億的經濟實力,就是周家那三千鐵衛也是完勝升龍殿。

周家三千鐵衛,實力最底都是暗勁階,統領已經是化境階,據說還有超越化境階的武將級彆的長老坐鎮!

不過李陽依舊有信心,要不了多久就會超越周家,這一天絕對不會遙遠。

想到這裡,李陽說道:“雪雪,你不要心急,多則一年,少則半年我就會讓你滿意的。”

“滿意你個鬼?”

周雪忍無可忍,拿起枕頭就是重重的砸向李陽,“你就一輩子打地鋪吧,彆跟我說話,在跟我說一個字,我就踢死你!”

這個混蛋實在太可氣了,這是把自己當成那種冇了男人就不能活的壞女人了嗎?

一而再的拒絕自己,就冇見過這樣傻逼的男生,難道不知道這是彆的男人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嗎?

其實不僅是男人,還有女人,最近幾天就有好幾位美女模特跟她表白,想跟她處對象!

另一邊。

廖凱湊到了已經躺下來休息的雲夢兒身前,微微彎腰,滿臉討好的道:“老婆,今晚能讓我睡在這裡嗎,我們許久都冇有……”

“滾開,見你就煩!”

雲夢兒滿臉不悅的揮手打發著,“趕緊從我眼前消失,等我哪天心情好了在說吧!”

“夢兒,你對李陽那**態度那麼好,為什麼對自己老公態度確這樣差,我哪裡比不上他?”廖凱被拒絕,頓時有些惱羞成怒,厲聲質問道,“如果是李陽跟你說,我想你會乖乖的斥候吧?”

“彆跟我提陽哥,你不配,人家足足可以甩你幾條街!”雲夢兒冷笑不已,“我為什麼拒絕你,你難道冇有點逼數嗎?”

這個老公真是可笑,說好聽點是個公司的總經理,說不好聽點,就是個打工的,確厚顏無恥到要跟李陽相比較,不僅經濟上比不了,為人上也是差的太多,人家李陽對老婆忠誠,能拒絕自己的主動誘惑,可廖凱呢,隻知道在外麵偷腥!

廖凱在外麵的那點事情她一清二楚,如果不是看廖凱收入還行,早離婚了,雖然還在勉強湊合著過,確對夫妻生活充滿了抗拒。

廖凱聽到這裡,頓時氣勢弱了下來,“夢兒,我隻是在外邊玩,心裡真的隻有你的,我立刻走,你彆生氣,我在多問一句,李陽到底是乾什麼的?”

那輛法拉利著實把他給鎮住了,也一直在心裡充滿了疑惑,按道理說,李陽有那麼好的車,經濟實力應該很優越,是不可能讓妻子去外麵打工受氣的,可明明周雪確是為幾千塊錢的工資在忍氣吞聲。

“陽哥那太厲……我不太清楚,陽哥很平常的。”

雲夢兒想起李陽的告誡,連忙改了口風。

“平常,不對吧,平常會開法拉利,平常你會對李陽那麼巴結?”廖凱皺著眉頭道,倘若李陽真是個人物,那他就決定不在打周雪的主意了,以免惹了不能惹的人,攤上事情。

“租車裝逼的!”

雲夢隨便敷衍著,然後很不耐煩的給了他一巴掌,“滾出去睡沙發,彆再煩我了!”

廖凱捱了打,還滿是討好的笑容,不過轉身離開的瞬間,便是滿臉的橫肉氣的發顫,緊緊的握緊了拳頭。

合著隻是租個車,過來裝逼的,尼瑪差點被唬住了!

李陽你今天弄我的難堪,老子必須好好整整你老婆,整過之後,在給弄到酒店去。

一想到周雪那完美的身段,他便是激動的心緒難平,就屋裡那個雲夢兒哪裡比的上週雪那驚天動地美豔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