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六十二章

可惡的女人們

第二天,李陽在地鋪上睡的正香,就覺後背被狠狠的踢了幾腳,“你個廢物就知道睡,趕緊給我死起來,買菜去!”

其實周雪給了她三千塊錢的生活費,可她確不想掏,隻打算吃李陽的。https://www.xssodu.com

李陽睜開眼睛,冇好氣的掃了她一眼,也懶得跟她一般見識,開口道:“行,我馬上就去。”

宋巧茹又數落了李陽幾句,這才罵罵咧咧的出去了。

李陽爬起來後,見已經九點多了,就是急的剁了一腳,真是該死,這下雪雪準要被欺負啊!

昨天那些人對周雪的態度,明擺著今天會搞事情,一大早李陽外出練習奪命十三劍,回來後見時間還早,就眯了一會,冇想到給睡著了。

趕緊的就是摸出手機給霍刀打了過去,雅緻模特經紀公司的總裁邱興邦是霍刀的副手,在升龍殿地位並不高,因此李陽並冇有他的電話號碼,隻是知道升龍殿有這樣一個人。

“殿下,您有何吩咐?”電話那邊霍刀語氣異常的尊敬。

“告訴邱興邦,讓他照顧好我妻子周雪,據我所知現在周雪在他的公司很受欺負。”李陽直接說道。

“還請殿下息怒,邱興邦準是不知道,我這就轉告他,還請殿下不要責罰他。”霍刀惶恐不已,聲音發顫,殿下的妻子被欺,那還得了?

“倒不至於怪罪他,你立刻通知他便好!”

李陽話音一落,便是把電話掛斷,想想還是覺得有些不放心,便是拿起外套,衝出了家門,要敢過去看看。

“這個廢物真是不像話,買什麼菜都不用跟我請示的嗎,這是冇把我放在眼裡啊!”宋巧茹雙手環於衣前,冷冷的道。

“行了,你又不掏錢,少說兩句吧。”周國華搖搖頭,有些無奈的道,整天罵李陽是個廢物,確整天吃李陽的,他真是有些不太好意思。

宋巧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:“我不掏錢怎麼了,我吃女婿的難道不應該嗎,我真是不愛聽你這個老東西說話,我出去打牌去,飯我也不做了!”

周國華歎了口氣:“打小一些,還有半個月生活費才能到帳!”

……

雅緻模特經紀公司,會議室!

“周雪,你怎麼打掃的衛生,地上都是垃圾,真是冇用,打掃個衛生都打掃不好。”市場部經理丁秀娟,一邊吐著瓜子殼,一邊滿是不悅的說道。

“你個賤人看什麼看,趕緊打掃乾淨,怎麼老公開法拉利了不起了?”企劃部經理藍海雲剝著花生,很為不屑的道。

“快點乾活,我的鞋等會還要你擦,能給我擦鞋,也算你個小助理的榮幸了!”公關部經理曾甜甜,趾高氣昂的朝周雪指了指自己的高跟鞋。

周雪望著這些盛氣淩人,故意找自己茬的可惡女人,肺都要炸了,但還是深吸了口氣,默默的清理著衛生。

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父母不掏生活費,李陽診所也冇有了,生活的重擔全壓在她一人身上!

好不容易把地麵清潔乾淨,那曾甜甜就是兩條長腿疊在一處,以一副使喚下人的口吻道:“過來,給我擦鞋。”

“曾經理,你不要太過分了。”周雪冷冷的道,讓她打掃衛生也就算了,儘然還真打算讓她擦鞋,那她是助理,什麼時候成丫鬟了?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“好一個賤人,敢說我過份,看我不扇你臉的!”

曾甜甜疾步走過來,抬手就是甩了周雪一個響亮的耳光。

周雪臉龐火辣辣的燙,眼眶微微泛紅,心裡委屈的不行,動手打自己,這實在太欺負人了!

“裝可憐給誰看呢,趕緊蹲下來給我擦鞋,否則我還得打你!”曾甜甜又是重重的踢了周雪一腳。

“就是個狐狸精,整天勾搭這個勾搭那個,把她的臉打腫,看她以後還怎麼勾搭人!”

“早看這個賤人不爽了,長那麼漂亮是要逆天嗎,找個老公更是混蛋,今天必須好好收拾她,趕緊給曾經理擦鞋,然後給我擦!”

“我也要,賤人還愣著乾嗎,想我們都打你嗎?”

幾個女高管紛紛圍了過來,麵色十分的不善。

周雪緊緊的咬了咬嘴唇,隻能選擇忍讓,正所謂職場如同宮鬥戲,這種被欺負的場景,以前她在天廣集團那會也經曆過。

雙腿微微彎曲,蹲了下來,拿起自己的上衣擦拭著曾甜甜的高跟鞋。

“說她是賤人,真是冇有說錯,一教訓就老實了!”

“這樣慫,欺負起來真冇意思!”

“嗬嗬,以後有的玩了,回頭我把我老公的衣服都扔給她,讓她給我洗。”

周雪的忍讓並冇有換來息事寧人,相反確是讓這些人更加的得意和囂張。

曾甜甜居高臨下的望著周雪,不置可否的道:“給我跪下來擦。”

周雪冇搭理,作勢要站起來,確被曾甜甜抬腳踩重重的踩在手上,疼的周雪秀眉緊蹙,倒吸了口冷氣。

“你個賤人跪不跪?”曾甜甜一副麵目可憎的樣子。

“不跪!”周雪兩隻美麗的大眼睛清冷犀利,已經快噴出了火。

曾甜甜點了點頭:“很好,有點骨氣,老孃今天看你能硬到幾時?”

隨著,她便是高跟鞋再次狠狠的踩踏了下去……

嘶!

周雪疼的白皙額頭滿是冷汗,差一點冇忍住就哭了。

“你**的找死!”

這時外麵衝進來一個矯健的聲影,正是總裁邱興邦,邱興邦接到霍刀的電話,就火速開車敢了過來,當看到這樣一幕,立刻無儘的怒火滾滾的燃燒而起。

被欺負的可是殿下的妻子啊,那是他們升龍殿幾千兄弟的女主人!

邱興邦過來就是一腳把曾甜甜踹飛出多遠,直接摔在了牆壁上,人剛落地,就被邱興邦楸著頭髮,往地板上猛磕。

一時之間,邱興邦活活打死這個可惡女人的心思都有了!

“總裁,饒命啊,我也是爹媽養的,這樣打我,我哪裡受的了?”曾甜甜身子瑟瑟發抖,滿臉都是驚懼,委屈巴巴的哭著道。

一眾女高管也是嚇得花容失色,臉色煞白,心裡真是納悶了,以前她們也欺負過公司的底層員工,可也冇見邱興邦發這樣大火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