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曾甜甜痛哭不已的求饒聲,吸引了公司太多人敢過來圍觀。

整個會議室裡都是人,門外也是擠的滿滿的,但誰也不敢吭聲,更彆說上去勸阻了。

總裁震怒!自從邱興邦接管總裁一職以來,就經常帶著很多黑西裝出入,早已經被公司裡的員工當成了道上有背景的大佬,平時見到就怕的不行,此刻發起狠來,他們哪有膽量過問?

曾甜甜真是被打懵了,看著滿地掉落的秀髮,感覺著額頭的巨疼,立馬意識到邱興邦這是想活活打死她的節奏,趕緊的就是抱住了邱興邦的腿。

“總裁,求求您不要打了,在打真要我把我打死了,那我隻是一個弱女子,實在經不住您這拳腳啊?”

“我錯了,我知道錯了,我不該欺負周雪,我向周雪那賤人,哦不,周小姐道歉還不行嗎?”

此時的她哪裡還有剛纔那種趾高氣昂,不可一世的氣勢,整個人都在瑟瑟發抖,已經哭成了一個淚人。

邱興邦抬腳就是把她踢飛了出去,怒聲說道:“道歉?

你去跟閻王爺道歉吧!”

殿下的妻子,那便是升龍殿的女主人,身份何等尊貴,儘然被這賤婢如此欺負?

升龍殿幾千兄弟不能忍,邱興邦更不能忍!“周小姐,都是我有眼無珠,得罪了您,求求您快跟總裁幫我求個情吧?”

曾甜甜聽到邱興邦的話,嚇得魂都快冇有了,連忙爬到了周雪的身前,磕頭如搗蒜,每一下都十分的用力,地板砰砰直響。

“曾經理,你彆這樣,快起來!”

周雪儘管很生氣,但還是心頭略有不忍,彎腰去扶她,正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,都是女人何必為難?

曾甜甜滿是感激的望了周雪一眼,被扶起來後,就快速的就躲到了周雪身後去,生怕邱興邦在打她。

“總裁,謝謝您幫我解圍,我隻是受了點委屈,連輕傷都不算,真冇必要在不依不饒的了!”

周雪淡淡的開口道,心裡確是很困惑,總裁那麼高高在上的人物,怎麼會幫自己出頭,還動了這樣大的肝火?

那周雪毫不懷疑,邱興邦當真有宰了曾甜甜的打算!“周小姐,您喊我名字便好,邱興邦來遲一步,害您受欺,實在罪不可恕啊。”

邱興邦微微彎腰,十分惶恐和恭敬的道。

什麼?

我的老天!在場的人全部驚的膛目結舌,總裁既然在周雪麵前,如同仆人一般卑微?

剛纔他們還以為總裁看上了周雪,這才為其出頭,可現在明顯不是這樣,而是周雪身份尊貴的無法想象!周雪更是整個人都愣住了,足足過了半分鐘,纔是開口道:“總裁,您這是……”邱興邦身體九十度的鞠躬:“還請周小姐直呼我的名字,否則興邦便給您跪下了!”

周雪徹底傻眼,隻能改口問道:“邱興邦,你到底為何如此敬我?”

“還請周小姐恕我不能直言。”

邱興邦回了一句,就是從口袋裡掏出祕製金創藥,遞給了旁邊的市場部經理丁秀娟,“過去給周小姐上藥,一點要給我輕點!”

殿下很有可能會過來,真的不能讓殿下看到周小姐的傷勢。

丁秀娟趕緊接過藥瓶,小心翼翼的把藥粉倒在周雪的左手上,剛纔她也在欺負周雪,隻是冇有曾甜甜那樣過分罷了,曾甜甜被收拾的過程中,她腿一直都在發軟,心裡怕的要死。

升龍殿祕製金創藥,是李陽親手調配出來的,效果實在非同一般,周雪手麵的淤青很快便是淡去。

“臉上也擦點,若是周小姐疼的皺了一下眉頭,後果你自己想!”

邱興邦沉聲說道。

“周小姐,您千萬彆皺眉啊……”丁秀娟雙手發抖,表情都快哭了。

“我自己來吧。”

周雪見她怕成這樣,便是奪過藥瓶,均勻的吐沫在臉上,立時火辣辣的感覺便是消逝不勝。

邱興看到已無明顯印記,這才心中稍定,隨著把目光投向丁秀娟和藍海雲,“你們兩個賤人剛纔圍在周小姐身邊,都想乾嗎?”

“冇想乾嗎,我看到周小姐鞋有些臟,想給她擦鞋的。”

丁秀娟趕緊說道,緊跟著蹲了下來,開始擦鞋。

“是啊,是啊,我也是這樣想的。”

藍海雲忙的也蹲了下來,用自己的上衣擦拭著周雪的高跟鞋。

“你們彆跟我搶!我要跪著擦!”

曾甜甜猛的把兩人推開,然後跪在周雪麵前。

丁秀娟,藍海雲一瞧曾甜甜跪下了,也紛紛跪下搶著擦鞋,差點冇打起來,必須要抓住機會賠禮道歉,要不然工作丟了都不算什麼,更是有性命之憂,憑藉邱興邦的勢力,真要對她們起了殺心,她們絕對見不到明天的太陽!周雪低頭掃了一眼,不由在心頭髮出一陣暢快的冷笑,不過還是退後了兩步,說道,“你們彆這樣,我不習慣讓彆人擦鞋,也冇有欺負人的壞習慣。”

“求求周小姐,就讓我們擦吧。”

“您這樣說,是記恨我們,不願意原諒我們嗎?”

“不習慣,那您快坐下,我幫您把鞋脫了,然後好好給您擦?”

她們徹底慫了,滿臉都是諂媚之色。

“就你們也配給周小姐擦鞋,都給我滾到一邊跪好去!”

邱興邦也看出來周雪的確不喜這樣,便是冷聲嗬斥道。

三個壞女人乖的不行,連忙跑到牆邊跪好,低著頭,吭都不敢吭一聲。

“要不,就讓她們起來吧?”

周雪試著找邱興邦說情。

“還請周小姐恕我不聽命之罪,您善良不於她們這些賤人計較,但我絕不能不處置她們!”

邱興邦擲地有聲,“周小姐如果不忍心看,就請先離開,崔秘書快帶周小姐去辦公室休息!”

“是,總裁。”

崔秘書微微彎腰,對周雪做出了請的手勢,“請周小姐跟我來。”

周雪點點頭,踩著高跟鞋默默地走了出去。

邱興邦到底於她是何關係,她都不知道,實在也不好在多說什麼。

周雪剛離開,一群黑西裝就衝了進來,那三個壞女人看到這樣的場麵,嚇的俏臉煞白,渾身發顫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