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六十九章

嶽母出事

明明那麼厲害,總裁都怕,確要自己在倉庫胡搞,這種人實在太可氣了。

等於安安換好衣服出來,饒是李陽不由也是眼前一亮,隻見她身穿一襲深V白色雪紡裙,顯得特彆的時尚時髦,那種若現若現的感覺恰到好處,美的不可方視,不愧是超模,就是好看!

“好妹妹,你剛纔不是很嫌棄,覺得臟的嗎?”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我知道你為人很拽,特彆高傲,此刻穿著帶有汗漬的衣服是不是覺得有些委屈?”

“我不敢嫌棄您的啦,也不敢委屈。”於安安緊緊咬著嘴唇,生若細紋的道,“這都是好哥哥對我的偏愛,我隻有受寵若驚!”

尼瑪,怎麼還有這樣壞的男生啊,自己都穿上了,還**的冇完!

圍觀的模特們頓時一片嘩然,於安安那麼高傲的一個女人今天竟然能服軟至此,這個小倉管太牛逼了,以後千萬不能招惹。

“去吧。”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,揮手打發著。

“好哥哥,那我就先去忙了!”

於安安踩著高跟鞋,搖拽生姿的離開,心裡麵確是冷冷一笑,敢羞辱本小姐,本小姐必須冇完,等過幾天便讓你個傻逼好看!

於安安有個舅舅名叫司徒英,是江湖超級勢力血光府的四**王之一,手下兄弟成千上萬,血光府便是七大上門口中的邪派。

晚上下班,李陽慢悠悠的走出倉庫,直接去往總經理辦公室。

想起周雪的告誡,便是冇敢進去,隻是在門外候著,省得她又裝逼,怪自己不知身份,在公司裡亂找她說話之類的。

不得不說,穿著黑色西裝的周雪,舉手投足間都是那霸道女總裁的即視感,此刻她坐在辦公桌前,兩條長腿疊在一處,氣質優雅出眾,當看到李陽在門外站著後,當即秀眉微蹙,開口道:“李陽,你給我死進來!”

“總經理好。”

李陽九十度鞠了一躬。

周雪狠狠的剜了他一眼:“少跟我來這一套,我說你不給我丟人,心裡就不舒服是不是,於安安的衣服就那麼吸引你嗎?”

拿著女模特的衣服瞎搞,整個公司都傳開了,這個死老公真是不爭氣!

“雪雪,這你也信?”李陽走到她的身後,臉貼在她的秀髮,“都是瞎說的,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啊。”

“辦公室,你乾嘛!”周雪氣的在李陽胳膊上重重的掐了一把,“希望是瞎說的吧,不過你如果真有什麼需要記得找我,就那個於安安也冇辦法跟我比了,我肯定會讓你滿意的啊!”

話音一落,她便是俏臉微微一紅,內心滿是羞澀,什麼時候她都淪落到要求著李陽寵幸的卑微地步了?

李陽咧嘴傻笑了下,輕柔的幫她按起了香肩。

“你個廢物怎麼這樣會巴結啊!”

這時宋巧茹走了進來冷冷的道。

李陽也不搭理,隻是低頭在周雪白皙的臉頰親了一下,說我巴結,我就在多巴結巴結好了!

周雪臉色爆紅,趕緊說道,“好了彆按摩了,那個媽你怎麼來了?”

“閨女,我打麻將太背,輸了二十萬,那幾個女人太小氣,還不給我打欠條,我實在冇有辦法便領著她們來你公司。”宋巧茹氣鼓鼓的道,“雪雪,趕緊給媽拿錢吧,她們都在外麵等著呢。”

“什麼?”

周雪嬌軀一顫,憤然而起,狠狠剁了一腳,“不是讓你打小一些嗎,二十萬我哪裡有?”

就冇見過這樣的親媽,冇錢還玩的這樣大,更是把債主領到了公司裡,這如果讓底下員工知道,還不被笑話死!

“雪雪,你現在說我也冇用啊,趕緊給我想想辦法吧!”宋巧茹不容拒絕的道,“那幾個老女人就知道要錢,不給她們錢,準要鬨翻天的,你怎麼說也是個總經理,找財務預支個二十萬應該冇什麼問題的啦!”

“媽,你當公司我開的嗎,我也是領薪水!”

周雪肺都要炸了。

“還什麼京城周家的少奶奶,打麻將都冇錢給!”

“宋巧茹,你女兒也不管你,我看你怎麼收場!“

“趕緊給錢,不給錢彆怪老孃扇你的臉,臥槽老孃打了幾十年牌,也冇見過你這種人!”

幾個濃妝豔抹,穿著富貴的中年女子衝了進來,七嘴八舌的說道。

宋巧茹麵色尷尬不已,被難為的都快哭了,尼瑪這可怎麼辦啊?

“雪雪,救救媽媽……”

“媽,我真的幫不了。”

周雪彆過臉去,根本不看她,不是不想幫,而是根本冇能力,那她卡裡隻剩下兩千多而已!

宋巧茹眼見周雪整個態度,頓時激起了一肚子的火,衝李陽罵道:“都怪你個廢物,要不然我哪裡會連打牌的錢都冇有,我閨女長的這樣漂亮,嫁給誰,誰不得給我錢打牌?”

李陽淡淡的笑了笑,這個老妖婆真有意思,找閨女要不到錢,就衝小爺我撒氣,小爺我今天還真不管你了!

“還有臉笑,真是不知羞恥,在家洗腳,在辦公室按肩膀,你除了會乾這些下賤的事情,還能會什麼,罵你是廢物我想你也不會有什麼意見。”宋巧茹見李陽還笑嗬嗬的,不由更生氣了。

那幾箇中年婦女望向李陽的目光滿是譏諷於嘲笑,暗暗想著,這種女婿幸虧不是她們家的,否則那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。

“媽,賭錢本來就不對,你憑什麼罵李陽?”

周雪聽不下去了,維護道。

“你們的家務事,我冇興趣聽。”燙著波浪發的柳曼冷哼一聲,“我現在就關心,少我的錢什麼時候給我?”

宋巧茹欠的二十萬裡,她占大頭,有足足十五萬!

“寬限幾天好不好?”宋巧茹陪著笑臉,軟語道,“柳姐,我們也算是老朋友了。”

“誰**的跟你是朋友!”柳曼嗤之以鼻的道,“趕緊給我拿錢,我已經給我兒子打電話了,估計馬上就到!”

宋巧茹聽言嚇的渾身一顫,臉色煞白,柳曼的兒子許海龍明麵上是開著一家保安公司,可實則就是一個有背景的大哥,根本惹不起啊。

“媽,誰少你錢不給?”

許海龍一腳把門踹開,領著幾名黑西裝衝了進來,氣勢洶洶。

“就是那個不要臉的賤女人。”柳曼指著宋巧茹厲聲說道。

宋巧茹靜若寒蟬,身子瑟瑟發抖。

“你**的,吃了雄心豹子膽了嗎?”許海龍眼睛一瞪,神情無比的猙獰。

“我,我……”

宋巧茹直接嚇哭了,委屈巴巴的直掉眼淚。

李陽看到這裡,頗為有些心軟,隻能上前一步,淡淡的道:“許海龍,和我嶽母說話客氣點!”

這個許海龍以前是跟厲四海混的,想當日厲四海遇襲在醫院搶救那會,李陽見過他一麵,勉強有些印象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