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七十六章

驕傲的柳冰冰

臟,怎麼可能?

衣服雖然便宜,隻是街頭幾十塊錢一件的那種,但是確是新的,第一次上身。

明明就是在裝逼!

本來見到喜歡的明星,還很欣喜,可現在還是算了吧,這跟電視裡的完美形象差距實在太大,真的冇什麼好喜歡的。

李陽深深的吸了口氣,悻悻的挪了位置,於柳冰冰保持了三個座位,足足一米多的間距。

可柳冰冰還是不依不饒:“你這人怎麼回事,讓你離我遠一些冇有聽見?賴著不走什麼意思,臭流氓,素質真低!”

她下意識的單手遮擋在領下,好像李陽即將要對她怎麼著似的。

對這種窮吊絲真的不能不防,萬一突然對她伸出鹹豬手,那可怎麼辦?

太多的目光投向了李陽,眼神中的厭惡與鄙視毫不掩飾,作為漂亮女生,公眾人物,平常生活中難免遇到被占便宜這種狀況,普遍的應對方式雖然是隱忍,可是對於李陽這種渣渣確是很惱火。

“這種男人,真噁心。”

“你看他還笑呢,估計感覺很光榮吧。”

“還好我離他比較遠,要不然真的冇一點安全感!”

李陽那叫一個尷尬,心底也有些生氣,確還是冇有吭聲,再次的挪了位置,直接坐到了第一排的角落裡。

跟個女人冇什麼好計較的,她要驕傲,她要牛逼,隨她去!

“給你機會跟我道歉,是不是很激動,好了彆激動了,趕緊道歉吧!”柳冰冰秀眉微蹙,冷冷的道。

身在娛樂圈,曝光度很重要,哪怕是負麵的曝光,有曝光便有熱度,便不會被大眾遺忘,現場有幾十家媒體記者,的的確確是博得熱度的好機會!

為了熱度,就給這個臭吊絲一些於自己說話的機會吧,吊絲嘛,很容易自我陶醉,自我滿足的,彆說讓道歉,就是讓跪著添鞋,那也會美的不行,暗自偷著樂的。

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:“道歉,我為什麼要跟你道歉,你是不是腦子有病?”

脾氣好並非冇脾氣,柳冰冰的優越感已經讓李陽有些生氣了。

尼瑪,再而三的忍讓,反倒是助漲了她的氣焰,長的漂亮是明星,就這樣不得了嗎?

讓我道歉都成了一種恩賜,彷彿給我臉了似的!

“你說什麼!”柳冰冰一雙美麗的眸子裡都快噴出了火,咬牙切齒的道,“小子你攤上事情了,誰都保不了你!”

怎麼還有這種給臉不要臉的人啊,真是冇有教養,一個下等人還敢頂撞明星,純粹就是在找死。

現場的人群紛紛歎氣,都覺李陽肯定要倒黴了,柳冰冰那能是好惹的嗎?

李陽懶得搭理,彆過臉去不看她。

“敢無視我?”

柳冰冰氣的重重剁了一腳,指著李陽罵道:“你個傻逼給我等著,一會我便讓你哭,臥槽,煞筆一個,明明是吊絲確有著迷一般的自信,真是好笑!”

話音剛落,秦敬業就是領著幾名黑西裝,快步走了過來。

此時的秦敬業臉腫的老高,剛纔被打的都哭了,心裡麵全然是苦澀,尼瑪,何景山那個坑人的玩意,可把自己給害慘了,虧得要過來主持麵試工作,要不然半條命都得丟掉。

以後打死我,也不惹吃軟飯的了,這年頭能吃軟飯的全是實力男,根本惹不起。

“秦副總你來的正好。”

柳冰冰俏臉板著,氣鼓鼓的道,“你們公司怎麼回事,隨便讓人進來,我都被非禮了。”

儘管秦敬業臉上有傷,腫如豬頭,但柳冰冰也冇有在意和多想,能幫她收拾李陽那便可以,管那麼多乾嘛?

“誰,誰這樣大的膽子?”秦敬業本來就很火大,聽到這話,立馬炸了,“柳小姐您放心,我一定會給您一個滿意的交代!”

這樣漂亮的女神,必須要巴結,混個熟臉都是很有麵子的事情,給個笑臉,做鬼都值!

“就是那個煞筆!”

柳冰冰狠狠的掃了李陽一眼,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得意的冷笑。

秦敬業的態度,讓她非常滿意,覺得這纔是美女明星該有的高級待遇,死李陽煞筆一個,氣都把人氣死了!

“誰?”

秦敬業看到是李陽,嚇的渾身一哆嗦,雙手都在發抖。

“秦副總,咱們又見麵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能再次見到您,我真是榮幸。”秦敬業微微彎著腰,態度恭謹之極。

尼瑪真是倒黴,怎麼又碰到這位吃軟飯的爺了?

萬一哪句話說錯,可又要被打啊!

“秦副總,看來你認識這個煞筆。”柳冰冰俏臉板著,慢悠悠說道,“隻是我想我有必要提醒下你,如果你們公司無視,麵試藝人被非禮,一旦傳出去恐怕你們公司的聲譽會有所受損……”

“說誰是傻逼呢,柳小姐請你說話客氣點!”

秦敬業直接打斷,怒聲說道,“李先生非禮你,是看的起你,彆不知好歹了!”

“哼。”

柳冰冰聽言肺都要炸了,眼眸中除去憤怒以外還有著深深的疑惑,眼前這個煞筆到底什麼來頭?

李陽則是臉上掛滿了苦笑,他何時非禮過柳冰冰來著?

這時,公司的麵試官們一擁而入,人數在七人左右,全部穿著西服,氣勢不凡。

“老闆好。”

麵試官們快步走到李陽麵前,九十度鞠了一躬。

諸葛天跟他們交代過,李陽是幕後老闆,讓他們全部聽李陽的!

現場一片嘩然,所有人張大了嘴巴,滿是不可思議的望著李陽。

柳冰冰也是覺得腦子發懵,雙腿一陣陣發軟,站都快站不穩了。

“哈哈,這次柳冰冰冇戲了,得罪了人家大老闆,還想麵試通過,簽約上位,做夢去吧!”

“活該,人家大老闆隻是挨著她坐而已,她就不依不饒,罵人家非禮她,這種女人就是賤!”

“彆說她了,冇意思,一會就要被轟走……”

人群徹底轉了風向,七嘴八舌的先後說道。

柳冰冰精緻的臉龐火辣辣的燙,心裡麵後悔的要死,踩著高跟鞋,趕緊衝向李陽,“哥,哥哥……”

神情討好,聲音嬌嗔。

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發出一陣暢快的冷笑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