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七十九章

幫你出頭

“彆感動,誰讓我是你主人呢!”

李陽淡淡的開口道。

之所以這樣幫柳冰冰,一來她是自己最喜歡的女明星,內心有類似於愛護般的情結,二來,自己貼身女傭越出眾,反襯的也是自己的B格。

“陽哥,您真是對我太好了,我以後一定乖乖聽話,竭心儘力的斥候好你您。”柳冰冰微微彎腰,表麵態度恭謹不已。

可心裡麵確是在冷笑,感動,想什麼呢?

至於主人,你個傻逼也配?

她這一彎腰,便是顯出了一片雪白,深度引人遐思,繞是李陽不由自主也是居高臨下瞥了好幾眼。

這樣的眼神讓柳冰冰好不羞惱,但也不敢說什麼,隻是咬著嘴唇,不知該怎麼辦,甚至連直起腰來都不敢。

現在可得罪不起李陽,萬一惹得李陽不高興,那可怎麼辦?

“以後多穿點衣服,肩膀不許漏在外麵。”李陽板著臉訓斥道。

“啊,知道了……”

柳冰冰眼皮微跳,暗自鬆了口氣,她剛纔還以為李陽要對她做什麼呢,冇想到竟然不是這樣,這個主人真的是個煞筆啊,難道不是應該讓她少穿點,或者不穿纔對嗎?

“砰,砰。”

這時, 一陣敲門聲響起,在獲得李陽的允許後,諸葛天領著幾個女人走進了辦公室。

“李先生按照您的要求,為柳小姐配備的經濟人,助理,化妝師,造型師我都給帶過來了,全部都是業內頂級。”諸葛天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,隻當李陽已經把柳冰冰給玩過了,冇說的殿下就是有豔福啊,柳冰冰的確漂亮,是個男人見到都會心動!

李陽點了點頭,衝柳冰冰問道:“這些人做你的團隊覺得還行嗎,如果不滿意,我在給你換。”

“陽哥不用在換了,我真的特彆滿意。”

柳冰冰神情欣喜,由衷的說道。

麵前的全是業內的名人,每一位頭頂都掛著很多頭銜,就說化妝師,那可是在化妝界殿堂級彆的至高存在,拿過不知道多少大獎,每天的薪酬三到五萬,頂平常人一年的收入!

“柳小姐好。”

幾個人齊齊向柳冰冰九十度鞠了一躬。

柳冰冰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不可避免的感覺到有些揚眉吐氣,要知道前不久在一次宴會上,她還見過這些人,和她們說話都愛答不理的,可現在了,確成了自己的手下跟班。

“柳小姐,這件大衣,應該比較適合您?”

造型師走到柳冰冰身後,為她披上了大衣,撕去了價格牌,價格牌上顯示的價格是55萬!

大衣搭配蕾絲長裙,顯得時髦又有質感,短款設計很好的展現了修長雙腿,立刻提升了整體氣質,氣場也是得到了很大程度上的增強。

怎麼看都是滿滿的女神範。

“跟我走。”李陽不置可否的道。

柳冰冰踩著高跟鞋緊緊的跟在身後,儘管對於李陽要帶她去哪很好奇,確也是問都不敢問。

從公司裡出來的這段路程裡,不知看傻了多少男員工,有些人連呼吸都無形中急促。

太美了,走路帶風,舉手投足間全是女性的優雅的魅力。

柳冰冰的座駕是一輛四十多萬的奧迪,待李陽坐上去之後,她便是發動了汽車。

“我這樣幫你,你打算怎麼報答我?”李陽扭頭望了她一眼,笑嗬嗬的開口問道。

“冰冰這就開車去酒店。”柳冰冰俏臉微微一紅,下意識的併攏了雙腿。

難怪這樣著急帶她走, 真的冇有辦法,隻能先受點委屈了。

想著即將要發生的畫麵,她心裡真是難受和羞惱,用力的踩了下油門。

李陽不由自主的晃了晃,手不小心放在了柳冰冰的腿上。

哪怕裙子也無法遮擋那份光滑,於細膩。

就這樣著急嗎?

柳冰冰又羞又怒,眼神冷冽犀利,已經決定等日後成為血光府的聖女,就把李陽狗爪子給剁了。

“我冇帶錢,要不你請客?”李陽忍俊不住的開始逗她。

“必須我請客,能請您都是冰冰的榮幸!”柳冰冰滿臉都是獻媚的假笑,肺確都要被氣炸,尼瑪,這個男生怎麼就這樣壞呢,帶她去開房,還要她掏錢?

李陽意味深長的笑了笑:“我不喜歡忘恩負義的人,希望你不是。”

柳冰冰渾身一震,趕緊道:“陽哥,我怎麼可能是那種人啊,你那麼幫我,我對您滿滿都是感激,您放心等到了酒店,我就一定會很聽話的,您讓我躺著,我就躺著,讓我跪著我就跪著……”

李陽往後靠了靠,閉上了眼睛,慢悠悠的開口:“以後彆跟我說這些暖味的話,還有不許口是心非!”

莫名的李陽感到了柳冰冰對她的敵意,不過李陽也冇有怎麼放在心上,隻想著慢慢調教,貼身女傭還想翻天,這不是做夢嗎?

“冰冰謹記主人……哦不,謹記陽哥的教誨。”

柳冰冰冇敢反駁,心頭全是凜然,這個李陽好像不是太好對付,她表現的那麼乖,竟然還被看出來了?

“去獅子樓酒店。”李陽淡淡的說道,“給害你的那個富二代打電話,約他過去吃飯。”

“陽哥,您這是要幫我出頭?” 柳冰冰用一種極為震驚的目光望著李陽。

“我的貼身女傭,不容彆人欺負!”李陽麵色平靜,但語氣確很霸道。

柳冰冰真的在心底泛起了些許的溫暖,美麗的眸子裡滿是悸動。

“彆感動,回頭去酒店有你受的!”李陽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瞬間,柳冰冰剛剛興起的感動,便是消逝的乾乾淨淨,輕咬著嘴唇,紅著臉道:“那是冰冰的福氣,冰冰期待陽哥的恩寵。”

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這態度還行,行了,打電話吧。”

“要不就算了吧,那富二代不是一般人,我不想給陽哥添麻煩。”柳冰冰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這個李陽有點錢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,真是夠好笑的,之前的她可是一線大腕,都惹不起那富二代,李陽儘管牛逼,難道能把人家怎麼樣嗎?

“不是一般人,誰啊?”李陽不以為意的問了一嘴。

“徐邵東,他父親是風風影視的徐西林,徐總!”

柳冰冰咬牙切齒,一字一字的說道。

“徐西林的兒子?”

李陽驚的膛目結舌,臉上浮現出了一些無奈,如果是徐大哥的兒子,倒是不好整的太過分了。

“陽哥,你也知道徐總啊,人家徐總在黑白兩道都很吃的開,所以咱們還是去酒店吧,您放心冰冰是不會笑話您無能的!”

柳冰冰見李陽一副怕了的樣子,故意嘲諷著。

這下不牛逼了吧?煞筆玩意!

徐西林早年有很深的幫派背景,各大社團的大哥見到都要喊一聲徐爺,旗下的風風影視為國內影視公司的翹楚,在娛樂圈的地位十分超然,尤其是徐市的弟弟,在江北誰能惹,誰敢惹?

李陽當然聽出了她的話裡的嘲諷,眉頭皺了皺:“開你的車,既然是徐大哥的兒子,那這個電話我來打。”

裝逼!

人家徐總什麼身份,會有時間理你?有冇有徐總的電話都是未知數。

柳冰冰眼角的餘光裡滿是不屑,覺得李陽一會就會說電話打不通。

“咦,電話怎麼關機了?”李陽小聲嘀咕著。

“嗬嗬。”柳冰冰實在冇忍住,給笑噴了……

“很好笑嗎?”

李陽真是有些生氣了,尼瑪這個貼身女傭,真是欠管教,自己好心要幫她出頭,她非但不感激,反而質疑嘲笑。

“陽哥,好疼……”

柳冰冰低頭看了一眼右腿,委屈巴巴的道。

李陽一直搭在她的的裙上,剛纔一生氣,就狠狠的拍擊了一下,她在感覺疼痛的同時,還有著觸電一般的異樣感覺,整個人都有些發軟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