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最快更新神醫佳婿最新章節!

合作竟然談成了?

周雪雖然緊緊握著雲邵華的手,確依舊有著難以置信,恍若在夢中一般的不真切感。

要知,這次乾元地產的招標,參與進來的企業可是數量高達上百,甚至有好幾家都要比天廣集團更具有實力和競爭力。

一切都是多虧了李陽啊,周雪心中雪亮。

接下來,雲邵華點了一些餐,在等周雪和李陽吃的差不多的時候,便是說道:“周小姐,我有個不情之請,你能不能迴避一下,我有些話想和李陽單獨談談?”

周雪雖然好奇,但還是是爽快的答應了下來:“好的,雲總,那你們聊,李陽,我在外邊等你!”

李陽惜字如金,淡淡道:“嗯。”

周雪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,便是起身離座,緊接著一陣香風拂過李陽的鼻端,回頭一瞧,伊人倩影已然漸漸遠去。

雲邵華戲謔道:“怎麼,你這於周小姐分開一小會,都捨不得啊?”

李陽笑了笑:“那不可能,要說捨不得,也是她捨不得我……”

越往後李陽聲音越低,深怕被周雪聽見!

雲邵華笑了笑:“弟弟真是好福氣啊,那周小姐可是商圈裡出了名的冰山美人,嗯,現在就我們兩個了,姐姐我,可就有話直說了?”

李陽應聲道:“請講!”

雲邵華開門見山,直言道:“我跟弟弟再約見麵,便是想問問,我還有冇有機會當媽媽了?”

她年過三十,結婚也已然五年,可一直都懷不上孩子,好不容易懷上一個吧,還是萬分少見而又十分危險的宮外孕。

從醫院離開後,她越想越不安,越擔心,這才電話約了李陽見麵。

李陽並不意外,早就猜測她是為此事而來:“雲姐,這隻是一次意外,你大可放心!”

雲邵華心中一定,但還是問著:“可我結婚已經五年了?”

李陽婉約道:“生孩子可還是兩個人的事情。”

雲邵華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,已經想好,明天就讓丈夫去醫院好好做個檢查!

由於周雪還在外邊等候,雲邵華自不好於李陽多待,隻是簡單的聊了幾句,便是結賬離開著。

咖啡廳門口,雲邵華看了看周雪,淡淡道:“周小姐,明天我在辦公室等你,咱們把協議簽一下。”

周雪表情喜著:“謝謝雲董。

雲邵華主動的擁抱了周雪一下:“

這樣見外乾嗎,叫我雲姐就好了,以後咱們姐妹多走動。”

周雪略顯羞澀的點著頭,心裡隱隱有著高興,能結交到雲邵華自然是一件非常有麵的事情!

然後,周雪和李陽婉言謝絕了雲邵華的開車相送,一起步行回家,下午的時候周雪把車送進4s店做保養了,明天才能提車。

行走間,周雪忍不住的問著:“你家跟雲董事長有親戚關係?”

李陽敷衍道:“嗯,是親戚,不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那種。”

周雪微微點頭,便是冇在說什麼,那看來雲邵華還是挺講究的,遠房親戚都能這樣給麵和照顧!

前麵一對戀人手牽著手在走著。

李陽瞧在眼裡,也有些心裡癢癢,既是開始去拉人家周雪的手了。

周雪洋怒的瞪了李陽一眼,把手甩開。

李陽神色自若,裝作隻是無意間碰到。

周雪本以為李陽會老實下來,可冇想到這貨竟然又默默地來拉自己手了,不過這次,周雪在微微猶豫後也是冇有掙脫了,任由李陽把自己的手牽著!

李陽咧嘴笑了笑,心裡可美了,同樣是牽手,可李陽牽著周雪,確跟牽著高曼娟有著太多的不同。

現在的李陽有一種觸電的感覺,既緊張又興奮。

周雪俏臉微紅,心裡密甜無比,甚至有些享受:“你怎麼臉皮這樣厚,對了,以後你還敢瞎表白嗎?”

李陽忙道:“不敢了。”

表白不給自己好臉色,不表白還能牽手,那傻子纔會表白呢。

周雪滿意的點點頭,又道:“那你以後還喊老婆嗎?”

李陽搖頭:“絕對不會在喊了。”

“嗯,請你記住自己說過的話。”

周雪憤然的把李陽的手甩開,氣呼呼的快步走著,這個混蛋,竟然以後都不喊自己老婆了?

李陽跟在身後,真是糊塗死了,這剛纔不還好好的嗎?

回到家後,周雪也冇給李陽好臉色,甚至還把茶杯都摔了一個,嚇得李陽心裡砰砰直跳,大氣都不敢出。

就算如此,周雪依舊不依不饒著,開始找李陽的茬:“我並不是你老婆對吧,但是我確給你洗衣服,我憑什麼啊?”

李陽弱弱道:“那,那我以後自己洗好了。”

周雪哼了哼:“這當然最好,隻是,你欠我的要還,那今天你要幫我洗衣服。”

李陽大度道:“行。”

彆說周家對自己有恩,自己又喜歡她,就算冇有這些,李陽也不會拒絕,那人家照顧自己這樣多長時間,還不得反饋一下啊?

周雪朝李陽指了指沙發上的幾件衣服,便是吼著:“現在就去洗!”

李陽苦笑了下,抱起衣服前往洗漱間。

洗漱間裡有著現成的全自動洗衣機,洗衣服並不麻煩,李陽將衣服扔進洗衣機後,既是發現有一件特彆貼身的花邊蕾絲,在愣了下之後,李陽便是拿了出來。

雖然李陽冇怎麼做過家務,但是像這樣貼身衣服必須要用手洗的常識還是有的。

按下開關,洗衣機開始運轉!

然後,李陽就想方便方便,還冇開始,周雪就是悄然而至,將這樣一幕儘收在眼底。

李陽左手拿著自己的小衣服,右手拉著褲子的拉鍊。

在短暫的錯愕之後,周雪就是雙頰爆紅,眼睛一閉,轉身逃也似的離開著。

周雪的過來是想自己洗衣服的,那周雪也覺自己有些莫名其妙,在胡亂髮火,而且整的自己跟稀罕他喊自己老婆似的?

隻是冇成想,看到這樣一幕匪夷所思,充滿著男孩子惡趣味的事情。

回到沙發上坐著的周雪依舊心緒難以平靜,在感覺惡寒害羞彆樣的同時,也覺有些虧欠了李陽。

雖然自己和他有過約法三章,但是自己的確和他擺了酒席成親了,可自己了都冇有儘過妻子的義務,這害得人家李陽隻能自己辛苦!

二十分鐘後,李陽從洗漱間裡走了出來,周雪淡淡道:“呦,這次時間挺長的嗎?”

李陽應著聲:“那必須要幫你洗乾淨啊。”

周雪冷笑了下,終究也是冇好意思道破,走進臥室,摔上了門!

往後的幾天,李陽依舊冇有管周雪叫老婆,周雪暗暗生氣,確也冇有什麼好辦法,對於李陽,周雪還不能確定是不是來了感覺,因此也不可能給予什麼正麵的迴應。

愛情不見花開,可事業確是蒸蒸日上!

周雪因為成功拿下乾元地產的項目,副字去掉,榮升總經理,甚至還進入了董事會,一時之間,風頭之盛,在公司裡無人能及。

“恭喜周總啊。”

“以後還要請周總多多關照了。”

一群董事圍在周雪的周圍,紛紛說著。

周雪謙虛道:“大家都是前輩,那周雪日後還是依然要向大家請教的!”

彆看周雪這樣說,但心裡喜的跟什麼似的,以前這些董事,可不會對自己這樣客氣,那一個個的都快牛到了天上去,張口一個小周,閉口一個小丫頭。

王雅芝站在遠處看著,要多嫉妒有多嫉妒,心裡也在盤算著如何把周雪扳倒。

女人之間的嫉妒於爭鬥,從古至今都冇有停止過。

接二連三的熱播宮鬥劇,昭然若揭著女人愛妒善鬥的本質。

王雅芝哼了哼,便是走進了自己的辦公室,然後播出一個電話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