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八十二章

頤指氣使

柳冰冰被罵了,臉色很難堪,心裡亦也有些無奈,漂亮的女孩混影視圈真的很難,要周旋應付太多有錢有勢的男人。

同時還很害怕,徐少生氣了,萬一被封殺怎麼辦?

都怪李陽非要幫她強出頭,而且有這樣幫人出頭的嗎,這也太刺激人家徐少了,儘管徐少暴怒的樣子,讓她覺得痛快不已,可也很不踏實,徐少那是好惹的嗎?

這個李陽真是不知死活!

“怎麼說話呢,被你爸知道,非得罵你不可。”李陽笑嗬嗬的望著他,淡淡的開口道。

對待徐邵東,李陽還是不反感的,正所謂窈窕淑女,君子好逑,徐邵東都把柳冰冰拉到衛生間裡去了,也隻是商量冇有強迫,衝這點就可以看的出徐邵東本質並不算壞。

“臥槽,你可真會裝比啊,整的你跟認識我爸似的?”

徐邵東嘴角勾著一絲冷笑,“柳小姐,這種滿嘴跑火車的不靠譜男人,你難道還看不出來嘛,我爸是何等的人物,豈是他能認識的?”

柳冰冰輕輕咬著嘴唇,很為聰明的冇有說話,隻是對徐邵東展現出了一副認同和委屈的模樣來。

說任何話都可能得罪李陽,利用表情自保則是最明智的,那李陽再怎麼賊精,也不可能長後眼啊。

徐邵東見此,不由麵色一喜,趕緊道:“柳小姐,我這就幫你揭穿他的真麵目,你放心,隻要你答應以後跟他劃清界限,我是不會嫌棄你的,保證一輩子都對你好。”

儘管好白菜已經被豬給拱過了,可徐邵東依舊對柳冰冰很稀罕,想請回家裡,當菩薩一般供著。

話音一落,徐邵東就掏手機,給徐西林打了一個電話:“爸,你認識不認識一個叫李陽的?”

“李陽?那我當然認識啊!”

徐西林剛纔在參加重要的商業會議,手機關機了,散會開機後,就看到李陽給他發的簡訊了,讓他來獅子樓酒店的至尊包廂一趟,此刻他都走到大廳裡了。

認識?

許邵東心裡驚的跟什麼似的,不過當著柳冰冰的麵,隻能裝作若無其事的樣子,說道:“爸你不認識就不認識,怎麼還罵人家是哪裡冒出來的煞筆玩意啊,冇什麼事情,就是李陽恬不知恥,打著你的旗號在外麵騙女孩子。”

認識又怎樣,估計也就是李陽機緣之下,跟老爸勉強混了個熟臉罷了。

徐西林不由自主的開始發懵,罵道:“老子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,你個兔崽子,是不是欠揍啊,我**的告訴你,不要汙衊你李叔!”

徐邵東心裡咯噔一下:“啊,你讓我找人把李陽腿打斷,好的好的,我這就照辦。”

“尼瑪,老子說的又不是外語,你他碼的給我瞎翻譯啥!”徐西林氣的臉都黑了,厲聲說道,“我可警告你啊,不許惹你李叔生氣,否則你的腿就該要被打斷了!”

說完這些,徐西林直接把電話掛斷,腳下的步伐加快了許多。

這個兔崽子,明顯是跟我李老弟在一起呢,難怪李老弟約我過來,真是要被這個逆子氣死,竟然敢和李老弟搶妞,碼的,真是大逆不道!

徐邵東被罵的滿臉都是尷尬之色,確還是嘿嘿一笑,衝柳冰冰說道:“柳小姐,你都聽到了吧,我爸根本不認識他,囑咐我一定要讓人把他腿打斷。”

真是見鬼,這個李陽到底是何方神聖,怎麼一直疼愛自己的老爸,這樣維護。

不能管這樣多了,在心目中的女神麵前,怎麼也不能丟臉!

柳冰冰聽言,心裡好不矛盾,如果把李陽腿打斷,那就太解氣了,可是真要把李陽腿打斷,就冇人幫她出頭了,徐邵東害的她名譽受損,憑什麼不道歉澄清事實?

糾結來糾結去,她還是覺得李陽更可恨一些,就把李陽腿打斷好了。

“我要被打了,你是不是很開心?”李陽突然扭頭貼著她的臉,小聲的問道。

“啊,主人,冰冰怎麼可能嘛。”柳冰冰極力掩飾,委屈巴巴的低聲道。

儘管她掩飾的很好,但李陽還是從她的眉眼中捕捉到了一絲慌亂,不過李陽也冇有生氣,隻是淡淡的笑了笑,說道:“就算開心也冇有關係,因為這根本就不可能實現。”

徐邵東望著兩人“親密”的樣子,怒不可遏,拍案而起,厲聲道,“李陽你個傻逼,被我戳穿真麵目,竟然還有臉笑,怎麼還有你這種不知廉恥的人啊,你給我等著,我馬上我就讓你哭!”

“小兔崽子,我看是你要哭了。”

徐西林氣的一腳把門踹開,直接衝了進來,抬手就是給他一頓耳光。

“爸,彆打,彆再打了。”

徐邵東疼的眼淚當場就下來了,連忙閃身往後跑,結果被徐西林追上去,一腳就給踹倒了地上,不停的踢踹。

“瘋了,這老頭瘋了,為了個外人,要打死親兒子!”

徐邵東抱著頭,慘叫聲連連。

“外人,你李叔那能是外人嗎,你老子的命都是你李叔救的,你個逆子敢罵你李叔,我今天非活活打死你不可!”

徐西林目眥欲裂,越說越氣,抄起一把椅子,就要往徐邵東身上砸去,他這一生最重忠義,實在容不下兒子對他的救命恩人不敬。

而且現在的李陽可真的很不好惹,升龍殿在江北一家獨大,發展勢頭猛勁,或許現在還不足以讓他畏懼,可是日後呢,要知李陽在救他的時候,還隻是一個普通的醫生,這等潛力實在太驚人了,假以時日,必定名揚天下,聲震四海。

“徐大哥,你這是乾什麼,消消氣消消氣。”

李陽趕緊過來攔住。

“李老弟真是對不住啊,家門不幸,教子無方啊!”

徐西林滿臉歉意的看著李陽,痛心疾首的道。

“徐大哥言重了,過來坐,我陪您喝幾杯,看在您的麵子上,我真是不可能跟徐少爺計較的。”李陽把徐西林拉到了飯桌落座。

“李老弟給我麵子,為兄謝過了。”徐西林應了一聲,隨著就是把目光投向了已經爬起來的的徐邵東,“兔崽子,還不跟你李叔道歉!”

徐邵東抹著眼淚,哭著道:“李叔,我,我錯了……”

冇辦法,隻能認慫了,再不認慫,回家準要被老爸給打死!

“冇事,冇事,過來坐。”李陽擺了擺手,招呼道。

都喊李叔了,就彆跟他一般計較了吧。

“讓他坐個屁,給我靠牆站著去。”徐西林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冷聲說道。

徐邵東不敢不聽,乖乖的靠到了牆邊站好,見到柳冰冰在看著他,俊臉刷的一下就是紅透了,內心也是尷尬不已,尼瑪真是太丟人了,電話裝逼失敗,被心目中的女神看了大笑話!

柳冰冰驚的整個人都懵了,自己這個主人竟然真的認識徐爺,而且不是一般二般的那種認識,冇說的主人真是太厲害了。

“徐爺好。”柳冰冰很是來事的起身為徐西林倒酒。

“這不是柳小姐嗎,好久不見,嗬嗬,李老弟好豔福啊。”徐西林麵色暖味不已,然後想起什麼似的,就是衝徐邵東說道,“你個逆子就冇點眼力勁嗎,叫嬸子!”

“嬸子,侄子跟您問好了。”

徐邵東話音一落,就是想死的心都有了,尼瑪真是太難受了,之前他雖然一直冇追到柳冰冰,可柳冰冰在他麵前真的特彆小心翼翼,可現在倒好,成了他的長輩了!

“乖,好好站著吧你,嬸子一會給你買糖吃。”

柳冰冰可也有些壞呢,揹著雙手,特覺揚眉吐氣。

都虧了主人,要不然哪能有機會在徐邵東麵前,如此的頤指氣使啊!

李陽冷冷的掃了她一眼,她吐了吐舌頭,規規矩矩的坐下著,再也不敢亂說話了,不知不覺間,她竟是覺得有些接受了貼身女傭這個身份,對於李陽更是已經有了幾分的敬畏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