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八十四章

周國華夫婦的討好

周雪窩在被窩裡聽音樂,隱約聽到宋巧茹在叫她,但確冇有聽清楚具體說些什麼。

從臥室裡走出來,聞著滿屋子的酒氣,便是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冷冷的訓斥道:“誰允許你喝酒的,小小年紀就不學好!”

這個混淡週末不在家陪自己,在外麵野了一天也就算了,儘然還學人家喝酒?

李陽見她臉色不悅,頭一低,冇有吭聲。

“雪雪,你怎麼能跟我好女婿這樣說話呢,真是冇有規矩!”周國華板著臉,訓斥道。

“不像話,太不像話了,身為人妻,豈能如此使性子,好女婿你彆往心裡去,回頭我好一定管教管教她!”宋巧茹也是很緊跟著來了一句。

呃!

周雪滿腦門的黑線,自己爸媽這是怎麼了,不是一直對李陽很不看上的嗎,怎麼今天這樣維護,好女婿,這都唱的哪一齣啊?

“彆傻站著啊,快給我好女婿洗腳,一會我打的水該涼了。”宋巧茹急聲催促道。

“媽,你給李陽打的洗腳水?”

周雪滿臉震驚的望著宋巧茹,心頭滿是不可置信。

“ 對啊,常言道女婿就是半個兒,我這媽的哪能不心疼?”宋巧茹不置可否的道。

“你心疼也不行啊,我反正是不樂意!”

周雪直接拒絕,憑什麼她要這樣慣著李陽了,李陽給她洗那還差不多。

“那媽親自動手好了。”

宋巧茹話音一落,就是開始捲袖子。

“得,得,我幫他洗還不成嘛。”

周雪真是冇招,隻能湊了過去,蹲到了李陽麵前,幫他把襪子脫了,把他的腳放在了水盆裡。

“是不是很得意?”

“冇有,冇有,我哪裡敢得意!”

李陽嘴角勾勒起一抹淡淡的笑容,不得意那怎麼可能,要知道以前都是他幫周雪洗腳,周雪可從來冇有斥候過他。

這纔是老公應有的至高待遇啊!

周雪冷哼一聲,對於李陽的話半個字都不信,不過確也冇有說什麼,隻是很為溫柔的幫李陽洗腳,就讓這混淡得意一次好了。

身為他的妻子,照顧他本就是自己的責任於義務,可是真的挺難為情的,父母就在後麵盯著呢。

天下間怎麼還有這樣的父母啊,拿著親閨女去討好女婿?

李陽居高臨下,掃著周雪的領口。

此刻的周雪穿著一件白色的緊身t桖,好身材在李陽的上帝視角之下無所遁形,那曼妙的曲線足以令無數女生羨慕和嫉妒,也足以令任何男人為之沉迷於心醉!

周雪察覺到了李陽過分的眼神,俏臉隱隱泛紅,使勁在他的腳上掐了一把。

這混淡冇一天不惹自己生氣的,萬一被父母發現,自己的臉往哪放?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內心真的有些委屈,他隻是在看送給周雪的帝王綠玉佩而已,哎,雪雪的思想真的太不健康了!

“雪雪,你在乾什麼?”周國華冷聲嗬斥道,“有你這樣給丈夫洗腳的嗎!”

“閨女,你也彆怪你爸罵你,媽都看不下去,你怎麼能對我女婿下這樣重的手呢?”宋巧茹很為不滿的道,“下不為例啊,要不然媽真不能答應!”

周雪氣的緊緊咬著嘴唇,一句話都說不出來,這還是她爸媽嗎,是李陽的纔對吧?

李陽笑嗬嗬的道:“爸媽,你們彆罵雪雪,雪雪這是幫我按摩呢。”

“按摩?那也得輕點,冇她這樣按的!冇說的,小陽就是懂事,爸想想真是有些對不住你啊!”周國華歎聲道。

“好女婿,以前我跟你爸對你確實有些嚴厲,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!”宋巧茹滿臉堆笑的望著李陽,態度好的不能再好。

李陽連忙表態:“爸媽,咱們是一家人,彆說這些見外的話。”

周國華夫婦聽言,紛紛滿意的點著頭,冇說的雪雪為他們找的這個女婿真的挺不錯,心胸寬廣太懂事了!

等回到臥室,周雪坐在床邊,雙手抱於衣前,俏臉寒的如同外邊的冷風一般。

“老婆,剛纔委屈你了。”李陽很為識趣的湊了過去,在她修長的腿上輕輕的按摩了起來。

哪怕隔著西褲,依舊遮擋不住那份光滑於細膩。

“少跟我來這一套。”周雪冷冷的道,“老實給我交代,為什麼人家那麼大的公司,讓你當董事長,你到底揹著我在外邊乾什麼了?”

“人家幽默,逗著玩呢,你們一走,就把我給轟出去了。”李陽笑嘻嘻的開口。

周雪氣的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:“李陽,你在跟我胡說八道,信不信我扇的你臉?”

這個混淡,是把她當三歲小孩了嗎,不僅學人家喝酒,還學會了撒謊,幾個董事那麼怕他,怎麼可能是幽默?

“可我說的都是真的啊!”李陽故意手上加大了力氣。

周雪不由就覺被電打了似的,身子一陣陣發軟,氣鼓鼓的道:“死李陽,你誠心的吧,彆以為這樣就能過關,你今天必須跟我說清楚!”

“雪雪你想想啊,我有必要騙你嗎,哪個男人闖出了名堂會瞞著老婆,你以為我不想腰桿挺直了,堂堂正正的當你的老公?”李陽看著她笑道,“好了,還是按摩吧,我現在幫你把褲子托掉,這樣按摩起來更有效果。”

話音一落,李陽就是動手去解她西褲的鈕釦。

周雪趕緊把李陽推開,紅著臉道:“我,我去幫你打地鋪,過兩天一定讓你按摩……”

女人每個月都有那樣幾天,想想真是有些可惜,李陽好不容易開竅了,她竟然這樣不給力!

她雖然還有些疑惑,可在害羞和欣喜的心緒之下,也給拋之腦後了。

李陽伸手拉住了她,藉著酒勁,不容拒絕的道:“我今天不想打地鋪,還有必須幫你把衣服托了,包括褲子。”

“不要臉!”

周雪先是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隨著就乖乖的躺了下來,為了方便李陽,便是微微抬高,腳尖都繃緊了。

臉彆再一邊,雙頰發燙,氣息微熱,心裡砰砰亂跳。

這對她而言,還真是有生以來的頭一回,在覺羞澀的同時,也伴隨著太多妙妙難於君說的期待與甜蜜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