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八十七章

實力護妻

李陽居高臨下,撫著周雪那一頭柔順的秀髮,雖冇有少了一根,確也是有些心疼和自責。

他早就看到崔有誌找周雪喝酒,但這在生意場上真是在所難免,合理的應酬他不好多過問,管的多了隻能顯得他小家子氣,也會有不尊重周雪的嫌疑,不過眼見周雪如此被欺負,便是直接衝了進來。

誰也彆想欺負雪雪,不管是誰都不行!

周雪感覺著李陽對她的關切,心頭溫暖不已,虧得把李陽帶來了,要不然可怎麼辦啊?

除去慶幸以外,還有些不好意思,那混淡肯定會在心裡想她現實的,冇事就死李陽,有事了就老公,好老公!

可是這能怪她嗎,試問天下間哪個妻子能容忍老公在外麵沾花惹草?

“你儘然敢打我的人,是誰給你的膽子!”崔有誌神情猙獰,憤然的拍響了桌子,“王局長,你今天必須要給我個交代!”

招商局的局長王山遠趕緊陪著笑臉:“崔乾事息怒,我這就讓他跟您道歉。”

“道歉,打了我的人,道歉就行了嗎?”崔有誌不依不饒。

做為滄瀾國商業協會的高層人員,他就已經養成了高人一等的習慣,覺得仗勢欺人理所應當,任何人的反抗都是以下犯上,不自量力。

“那我這就讓人把他拿下,交給您任意發落。”

王山遠誠惶誠,滿是討好的道。

招商局雖是事業單位並非職能部門,確負責市裡麵的招商引資,市裡麵對於崔有至此行高度重視,如果這個事情被他給搞砸了,那他這個局長真是乾到頭了。

衝進來的這個愣小子,和人家崔有誌相比,算個屁啊?

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這兩個人真是有意思,整的跟吃定了自己似的,這哪裡來的底氣啊?

“王局長,你看他還笑呢,這是冇把您放在眼裡哦。”於安安故意小聲說道。

哈哈,煞筆李陽這次準要被打了。

“小子,你在笑一個我看看?”王山遠站了起來,指著李陽訓道,“崔乾事是來我們江北考察投資的貴賓,豈是你得得罪起的,這種場合你衝進來本就很冇有規矩,還動手打人,刁民一個,素質太差了!”

“照您這樣說,我眼見妻子被欺,無動於衷,冷眼旁觀,纔算高素質?”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“來投資的國外友人,當然要以禮相待,不過也要守國內的法度和禮儀,否則算什麼貴賓,你給我記住,你先是國人,然後纔是領導,不問是非,一味偏袒,丟的是國人的臉麵!”

有理有據的一番話,直擊靈魂。

在場的太多人都忍不住的點頭,就連那些幸災樂禍的,也是不由自主的收起了之前要看好戲的心態。

唯獨於安安冷笑不已,暗暗道,懲一些口舌之利算什麼本事,廢物一個!

王山遠老臉一紅,立刻惱羞成怒:“我還輪不到你來指責說教,崔乾事隻是跟你老婆敬個酒而已,是你老婆給臉不要臉!”

“就是,什麼玩意啊,我告訴你,彆說讓你老婆喝酒,就是玩你老婆,那也是你的榮幸!”

崔有誌一副頤指氣使的模樣。

“是嗎?”

李陽目光森冷,抬手就是重重給了崔有誌一通耳光。

冇等他反應過來,臉已經腫的如同豬頭,嘴角邊也是溢位了鮮血,門牙更是崩飛了幾顆。

這還不算完,李陽抄起一瓶白酒,就強行灌在了他的嘴裡。

一瓶,兩瓶,三瓶。

崔有誌拚命掙紮,奈何身子被李陽按的死死的,怎麼都擺脫不了,隻能瞪著一雙眼睛,滿是恐懼的望著李陽。

怎麼還有這樣狠的人啊,這是要把他喝死的節奏啊?

很快他便是酒勁上湧,冇有了意識,直接暈倒在地。

現場這樣多人,有一位算一位,全部驚的目瞪口呆,這膽子實在太大了,滄瀾國商業協會的高級乾事,身份何等的尊貴,竟然被李陽如此對待,直接給虐成了狗?

“小子,你這是在自尋死路!”

王山遠怒不可遏,氣的雙手都在發抖,“都愣著乾嗎,還不給我上,把這個野小子給我好好教訓一頓!”

把崔有誌虐成這樣,人家還投資個屁啊,**的,自己找死,也彆連累我啊?

幾個年輕的招商局白領,飛速的便是撲向了李陽。

李陽淡淡一笑,抄起一雙筷子,抖手甩了出去,筷子全入鋼筋混泥土的牆壁!

這……

那幾個白領紛紛停下了腳步,臉都嚇白了。

還好冇惡語相向,要不然他們準會哭都冇有眼淚,厲害太厲害了,這是迴歸都市的戰神吧?

就他們那小身邊,哪裡比的上牆壁的堅硬?

“王局長,要不然你自己動手教訓我?”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身為領導,理應身先士卒,起帶頭表率的作用,你覺得我說的對嗎?”

“不不不,我一貫主張以和為貴,反對暴力解決事情。”王山遠下意識的退後了幾步,“周雪,你老公這樣胡來,你都不管一管的嗎,你知道不知道,他這樣做會造成多惡劣的不良影響?”

惹不起李陽,隻能和周雪講講道理了。

“我被他們灌醉,給帶到酒店去,是不是影響就好了?”

周雪冷冷的反問道。

王山遠被慫的無言以對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怪不得能做夫妻,都是不知天高地厚的主,等著吧,有你們後悔的時候。

回去我就向上級彙報情況,也必須通知警方,把他們逮捕法辦。

“把崔乾事和助理先生扶著,我們走!”

王山遠撂下話,頭也不回邁步離開著。

他們這一走,很多人也都跟著離開了,周雪這桌,隻剩下飛揚模特經紀公司的老闆韓黑虎和三個漂亮的女人,一位秘書,兩位模特。

“先生,你真帥。”

“何止是帥,簡直帥呆了。”

“周總真是有福氣,您老公這真的是實力護妻啊!”

三個漂亮的女人,七嘴八舌,由衷的說道。

李陽禮貌的衝她們笑了笑,轉而對周雪說道:“周總,我出去候著了?”

“討厭,快坐下來,陪我吃飯啦。”周雪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。

這混淡儘煞風景,這個時候還喊什麼周總啊,喊聲老婆能死嗎?

韓黑虎麵色不悅,直接起身坐到了另外一張桌子上去,他之所以冇走,便是要打於安安的主意,於安安那可是業內公認的女神啊,今天碰到絕對不能放過。

於安安更是生氣,這叫什麼事情啊,李陽這個煞筆非但冇被打,還漏了臉?

“於小姐,你自己在這坐有些孤單啊,我來陪你。”

韓黑虎話音一落,手就是攀上了於安安的腰肢。

於安安秀眉緊蹙,冷冷的道,“韓老闆,請您自重!”

四十多歲的老男人,還滿臉的橫肉,這是要把她給噁心死嗎?

“我**的就不自重了,你能怎樣?”

韓黑虎神情一擰,凶光畢露。

於安安怎麼掙脫,也掙脫不了,隻能衝李陽喊道:“陽哥,他欺負我。”

李陽頭也冇抬,根本不搭理。

剛纔故意整我也就算了,竟然還打我的臉,簡直快要牛到了天上去的那種。

現在被人欺負了,就老實了,想起她陽哥來了,真的不能管她啊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