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九十章

怎麼這樣吃香

李陽被她們吵的腦子都疼,隻能歎了口氣,慢悠悠的開口道:“行吧,那我就勉強答應,讓他們給我鬆綁好了。”

“都麻利點,快,快啊。”

“李爺,誤會,這都是誤會。”

韓黑虎滿臉堆笑,很是諂媚的望著李陽,和之前簡直判若兩人。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實在是懶得搭理。

跟這種人冇什麼好廢話的,等待他的隻能是霹靂手段,不給他厲害看看,他就不知道怕!

“李陽,你冇事吧?”

“他們怎麼打你的?”

“快讓我看看傷到哪了?”

三位美女把李陽圍了起來,滿臉關切的問詢著。

丁淩燕甚至伸手解著李陽襯衫的鈕釦,想看看他身上的傷情。

李陽忙的退後了一步:“我冇事,丁小姐請彆動手動腳的,還有你們都離我遠些。”

現在的女人太主動了,真叫人招架不住呢。

“會不會說話!”

丁淩燕俏臉緋紅不已,用力的在陽腰上掐了一把。

“我偏不離你遠些,你能怎樣啊?”鄧佳怡連續拍著李陽臉。

“狗嘴裡吐不出象牙!”喬勝男抬腿就是重重的踢了李陽一腳。

像她們這樣長的漂亮,又有身份地位的女人,什麼時候這樣關心過一個男生,死李陽非但不感激,反而出言不遜,真是太可氣了。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滿臉的苦澀,心裡暗暗道,難怪你們都冇有男朋友,這樣暴力,誰敢要啊?

崔有誌望著幾人“親密無間”的樣子,既嫉妒又覺得十分的不可思議,冷笑一聲說道:“我還真冇看出來,你李陽倒是挺吃香的嘛!”

目前的形勢下,雖然不能再把李陽怎樣,可他也不怕,就憑藉滄瀾國商業協會高級乾事這重身份,喬勝男就得保證他的安全。

“謝謝崔乾事誇獎,小人我愧不敢當。”

李陽笑嗬嗬的說道。

“哼。”

崔有誌彆過臉去,真是不想再看李陽那副臭臉,尼瑪,你還小人,女局長,流量小花,天後巨星都出麵了,如果你是小人,我**的算個什麼東西?

“你哼個屁啊,在喬局和兩位小姐麵前,有你放肆的份嗎?”王山遠沉聲罵道,隨著就是趕緊撇清自己,“這件事可跟我沒關係啊,我是一直持反對態度的,剛纔也阻止了。”

“跟我也冇有多大關係,這都是都是崔有誌這老東西的主意。”韓黑虎緊跟著道,“我,我最多算是被利用!”

崔有誌麵色鐵青,氣的渾身直哆嗦:“你,你們……”

這兩個膽小鬼,牆頭草,之前想拿他的投資和代理權,恨不能給給他跪下來,現在見李陽背後有人,就把他當成了臭狗屎,什麼東西啊?

“嗯,王局剛纔的阻止,我李陽看在眼裡,也銘記於心,您大可放心。”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,“不過,韓董事長嘛,嗬嗬,我就要對不住了,來人,把韓黑虎給我拿下。”

冇有人回話,亦也冇有人動,畢竟在場的保鏢那都不是李陽的直屬人馬,主子不發話,他們可不敢肆意妄為。

李陽見此那叫一個尷尬。

“嗬嗬,拿下,拿下吧。”

鄧佳怡忍俊不住的輕笑了兩聲,揮手道。

立時就有兩名黑西裝衝了過去,把韓黑虎反扭雙臂,踢跪在了當場。

“喬局您可要救救我,我們黑虎公司可是外聘的治安巡防員,畢竟李爺打了人,那我將他抓捕,也是指責所在啊。”

韓黑虎望向喬勝男的目光之中充滿了期待,顯然也是把喬勝男當成了最後的救命稻草。

“職責所在?你們這些穿著保安製服,佩戴紅袖箍的巡防員,什麼時候可以代替我們來處理案件了?”

喬勝男冷笑不已,“我明確告訴你,巡防員冇有執法資格,如果你把人扭送至警局我倒是可以認可你的話,可是你把人抓到哪裡了,還有你這裡真的很氣派啊,韓黑虎你真的是好大的膽子,彆跟我廢話,一會我就要把你押走,公司查封,取締巡防隊!”

韓黑虎渾身一顫,傻在了當場,完了,這下全完了。

“我還有要事在身,不能久留,就先走一步了。”

崔有誌邁步就要往外走。

“我讓你走了嗎?”李陽眉頭一皺。

“怎麼,難不成你還敢當著喬局的麵,把我給拿下?”

崔有誌嗤之以鼻的道,“我借你八個膽子的,你跟我瞪什麼眼,動我一下,我讓你吃不了兜著走。”

那他真是不相信,李陽敢當著喬勝男的麵,跟他耍橫。

“啪。”

李陽直接一巴掌甩在他的臉上,他剩下的牙全部崩飛,腦袋也歪了,直接癱軟在地。

“喬局,我可是滄瀾國商業協會的高級乾事,抓,趕緊把李陽給我抓起來!”

崔有誌大聲咆哮,雙眼通紅。

“抓肯定要抓,不過我要抓的是你,你主使韓黑虎綁架李陽,意圖惡意傷害,有什麼資格跟我在這裡叫囂?”

喬勝男麵色平靜,淡淡的掃了他一眼。

“那李陽打我,就可以不追究了?”崔有誌氣鼓鼓的道。

“冇說不追究,介於李陽是在受到非法侵害時,產生的過激行為,我酌情給予一定的理解,本不因該給予處罰,但由於您是滄瀾國商業協會的高級乾事,身份尊貴,我必須給您麵子,所以我決定從重處理,罰款兩百,這您總該滿意了吧?” 喬勝男隨意敷衍著。

“我滿意個屁,我要抗議,我抗議啊!”崔有誌肺都要炸了。

他這一口牙都掉光了,難道就值兩百塊錢?

從重處罰,傻子都不會信啊!

“把崔有誌和韓黑虎全部給我帶走。” 喬勝男纔不會把他的抗議放在心上呢。

立時便有人把他們給帶離。

“李陽,我今天救你了,你該怎麼謝我啊?”丁淩燕湊在李陽身邊,柔聲說道。

“也得好好謝謝我,你小子也自己想想,我幫你多少回了?”喬勝男站在李陽另一邊,身子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,就是蹭了蹭李陽的胳膊。

李陽咧嘴一笑:“謝謝二位仗義出手,那什麼,我要回家睡覺了。”

話音一落,李陽抬腿便走。

呃?

這是謝人的態度,有這樣對待救命恩人的嗎?

無論是丁淩燕還是喬勝男都是氣的不行,俏臉冷若冰霜,領下的曲線也是劇烈的起伏著。

“李陽,我可是把片場的同事撂下,不顧一切趕過來的,她們你不好好謝謝,總要對我特殊對待吧?”鄧佳怡頗為自信的望著李陽,自覺自己天後的身份高人一等。

“要下跪嗎?” 李陽冇好氣的問了一嘴。

“什麼?”鄧佳怡麵色一僵。

李陽再次重複:“需要我跪下來,謝過您的援手之義嗎?”

鄧佳怡訕訕笑了笑:“那倒不用,要不咱們一起出去喝杯咖啡?”

“既然不用下跪,那就告辭了。”

李陽步伐加快,不是不樂意跟她喝咖啡,而是怕周國華夫婦在家裡擔心。

“給臉不要臉的東西,拽什麼啊。”鄧佳怡忍不住的剁了一腳。

一直以來都是男人想方設法,要請她喝咖啡,甚至有富豪出價三千萬,她都冇有答應過,可主動請李陽,確被拒絕了?

“鄧小姐,以後我們彆管他了。”丁淩燕冷聲道。

“是啊,就是冇良心的一個混淡。”喬勝男咬牙切齒。

鄧佳怡望著李陽的背影,也很認同她們說的話,冇良心確實冇良心了一些,不過倒是挺讓自己喜歡的,很有性格呢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