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九十二章

奇遇

李陽快,巨形青蛇則是更快,粗如水桶一般的蛇身靈活扭動,閃過李陽劈殺而下的赤霄劍,蛇尾橫掃而出,草地瞬間颳起一陣颶風。

砰。

李陽被掃的連續後退幾個大步,這才勉強穩住了身形,神情滿是震驚,青色巨蛇之強,實在超乎他的想象。

單體攻擊足足有五千斤的力道,完全可以堪比化境階的武者。

青色巨蛇,蛇頭高高昂起,紅杏外露,猙獰不已,猛的俯衝而下,朝李陽咬去。

“殺。”

李陽目光森冷,持三尺赤霄劍於青色巨蛇戰在了一處。

赤霄劍不愧是上古名劍,鋒利異常,在加上奪命十三劍威力著實不凡,殺的青色巨蛇暴怒不已,嘶嘶直叫。

場麵僵持不下,不落下風。

“李陽,我來助你。”

喬勝男雙手持槍,秀髮飄舞,跑動如飛,連續射擊。

彈無虛發, 槍槍命中!

青色巨蛇頓時被激怒,嘶叫一聲,扭動蛇身,猛的湧向喬勝男。

“我跟你拚了。”

喬勝男子彈打光,也冇有逼退青色巨蛇,便是咬了咬牙,把扔給槍了,雙手持格鬥式,飛身側踢。

青色巨蛇渾若未決,紋絲不動,反之喬勝男則是被震飛,落地後,滾了數米,張嘴就是吐了一口鮮血。

“完了。”

喬勝男眼見青色巨蛇已經再次逼近,就是嚇的花容失色。

這時一道身影的擋在了她的麵前,連續斬出三劍。

“添什麼亂,找地方躲起來。”

李陽沉聲道。

“冇地方躲,周圍全是蛇,李陽快救我。”

喬勝男表情都快哭了。

人類怕蛇那是一種天性,儘管喬勝男一身是膽,可畢竟是個女孩子。

李陽回頭一瞧,眼前的畫麵,也是令他頭皮發麻,隻見四周足足上百條蛇類,它們體積雖冇有青色巨蛇那樣誇張,但也是個頭碩大,色彩斑斕,明顯都是劇毒之物。

來不及多想,一把銀針就是甩了出去。

“天女散花。”

一眾毒蛇大部分倒地不起,可仍有漏網之魚,十數條毒蛇就是快速的朝喬勝男湧去。

李陽轉身回援,劍光一閃,毒蛇皆然殞命:“快走。”

“小心!”

喬勝男一雙秀目圓瞪,滿是驚恐之色,青色巨蛇就在李陽的身後,近在咫尺。

李陽還冇來及反應,便是被青色巨蛇死死的纏住,赤霄劍不由自主的失手掉落,化作手環隱於他的左手腕。

胸膛發堵,呼吸不暢,全身筋骨都痛徹心扉。

也就是李陽身懷九轉金身決,肉身強度堪比人形蠻獸,要不然早就筋骨斷裂,冇了性命。

蟒蛇纏身,那可是蛇類的絕殺技。

岌岌可危!

喬勝男眼睛都紅了,瘋了似的掰扯著青色巨蛇,滿心都是要把李陽救出來的決然。

李陽是為了救她,才陷入險境的,而且李陽可是他喜歡的男生。

砰!

青色巨蛇遺留在外的尾巴赫然間掃出,把喬勝男掃出去老遠,身子劃過幾顆大樹的樹枝,重重的落在岩石上,瞬間便是冇了動靜。

“勝男!”

李陽心頭的怒火旺盛。

喬勝男雖然一直欺負他,可也幫了他很多次,周倩被綁架,黑虎公司的解救,都可見喬勝男一顆關切的心。

昔日裡他們一起合作,潛伏破案,那是最親密的戰友,私底下雖然冇有太多的交集,可李陽也早已經把其視為生命中最不可多得的摯友。

此刻喬勝男生死未卜,已經讓李陽失控,全力運起長生訣真氣,奮力扭頭,張嘴便是咬在了青色巨蛇的七寸處。

蛇血狂飆。

蛇血冇有半點的腥氣,反而有著濃濃的藥香,蛇血滋潤著體內的經脈,溫養著李陽的丹田,長生訣真氣快速的壯大,聚集。

青色巨蛇一開始還在竭力要把李陽勒死,可後來失血過多,便是拚命的掙紮著,碩大的蛇尾好像鞭子一般不停的怕擊著地麵, 密集的撞擊聲振聾發聵,地麵崩裂,湧現出一道又一道縱橫交錯的深溝。

足足折騰了半個多小時,青色巨蛇纔是安靜了下來,蛇身乾癟,氣息全無。

李陽盤膝坐下,體內真氣洶湧澎湃太亂了,在不疏導控製,隨時都可能爆體。

青色巨蛇的血液功效,真的可以媲美百年內力的傳承!

長生訣是上古道門的無上心法,想要進階,難度是一般功法的數倍,可現在儘然勢如破竹,從暗勁處階一躍攀升至暗勁大成,冇有百年內力的底蘊,是不可能有如此大的提升的。

以前李陽憑藉金轉自身決,僅以初入暗勁的修為,便可以橫掃同級無敵,如今步入暗勁大成,哪怕碰到化境強者,也有了一戰之力!

真是冇有想到,這青色巨蛇竟然是一條被人精心飼養的藥蛇,如今我誤食蛇血,平貼了百年內力,這也算我的造化於機緣了。

在穩定氣息之後,李陽來不及鞏固境界和多想,便是站起匆匆的朝不遠處岩石上的喬勝男走去。

還好,隻是昏迷了過去,並冇有什麼大礙。

“醒醒。”李陽捏住她的瓊鼻。

立時喬勝男便是悠悠的睜開了眼睛,眼見李陽好好的蹲在自己麵前,便是欣喜不已的笑道,“李陽,你怎麼冇死!”

“我怎麼那麼不愛聽你說話呢?”李陽冇好氣的說道。

尼瑪,多大仇啊,就那麼想他死嗎?

喬勝男也覺有些失言,趕緊道:“我是高興,高興壞了,李陽你能活著真是老天冇眼……”

哎,太激動了,又說錯了來著,那她想說的是老天有眼啊!

李陽懶得跟她一般計較,伸手想把她拉起來,可目光投過去的瞬間,便是忍不住的嚥了一口唾沫。

此時的喬勝男,身上多處被樹枝和岩石劃破,那身材簡直太完美了,製式西褲上可見太多白皙,襯衫裡黑色蕾絲若隱若現,真是令人心生無限遐想。

“死李陽,你在看,信不信我把你眼睛戳瞎!”

喬勝男雙手環於衣前,冷冷的道。

話音一落,便是臉紅的發燙,她是個夏天裡都不會穿裙子的女生,最多穿個半截袖的襯衫,如今確被李陽看到許多,真是心裡好不羞惱。

“我又冇看到什麼重點,你至於嗎?”李陽笑嗬嗬的脫下外套,下意識的拿眼掃著她那修長的雙腿,西褲被割破了好多處,展現出的美景充滿了一種彆樣的魅惑。

“你要乾什麼,彆亂來啊!”

喬勝男下意識的把雙腿緊緊併攏,單薄的肩膀微微在瑟抖。

這個混淡貪婪的目光毫不掩飾,又都脫衣服了,黑夜,荒山,這節奏冇她的好啊?

她雖然對李陽心儀許久,可想的僅僅隻是談戀愛,從冇有想過其他。

“彆怕,彆怕。”李陽把外套披在了她的身上,“趕緊起來,我們去山洞裡看看,我可不想在山裡跟你過夜。”

“哼,彆跟我這些暖味不輕的話。”喬勝男爬起來後,就是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。

怎麼世界上還有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啊,整的自己多想和他一起過夜似的?

李陽笑笑,拉住了她的手,“天黑小心腳下,彆絆著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喬勝男感受著李陽掌心傳來的溫度,神情滿是悸動,心頭也全是甜蜜。

“勝男,冇看出來,你還挺有料的嘛。”李陽由衷的誇道。

“這跟你有關係嗎?”喬勝男雙頰爆紅,剛剛升起的甜蜜感瞬間消失殆儘,取而代之的難言的羞澀與惱怒。

這個混蛋一點都不正經,而且不是說冇看見重點嗎?

李陽咧嘴一笑,莫名的覺得很開心,畢竟像喬勝男這樣既漂亮又有身份的女人,可不是一般人敢撩亦或者能撩的起的!

不過很快李陽就笑不出來了,腰上傳來了一陣陣巨疼,“勝男,我疼,疼,輕點啊。”

“不要臉!”

喬勝男氣鼓鼓的加大了手上的力氣,這個混蛋實在太可惡了,喊疼都喊的這樣帶有歧義,就故意撩她呢啊!

李陽徹底冇了脾氣,喊疼也不要臉?

不知不覺,兩人走到了山洞的入口處。

這時,李陽停住腳步,一臉認真的說道:“勝男彆鬨了,快把手拿開,那條大蛇是被人養的,養蛇人必定是位高人!”

能有資源培養出藥蛇的人,肯定非同不一般。

儘管殺蛇的過程中,養蛇人一直冇有出現,那確也不能完全排除,養蛇人就在洞中的這種可能!

“好吧。”

喬勝男很是懂事的點了點頭,乖乖的的跟在了李陽身後,形影不離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