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九十三章

白骨功

山洞很深,確不昏暗,月光反常的透射,讓這山洞顯得特彆的詭異,涼風徐徐,陰氣森森。

喬勝男不由自主的挽住了李陽的胳膊,彷彿這樣纔有安全感一般。

她雖不畏懼槍林彈雨,也不畏懼流血犧牲,可這山洞實在太詭異了。

“彆怕,好哥哥會保護你的。”李陽笑嘻嘻的道。

“開玩笑,我怎麼可能會怕,那我保護你還差不多!”喬勝男嗤之以鼻,很為不屑一顧的說著。

真的不能承認害怕啊,要不然就太丟臉了。

話音剛落,就是腳下被絆了下,低頭一看,就是嚇的雙腿發軟,趕緊把緊緊抱住,“好哥哥,好哥哥,有死人白骨,我怕,我怕嘛。”

李陽感受著喬勝男那柔弱的嬌軀,不由心跳加快,氣息溫熱,拍著她的背,訓道,“你好意思怕,不是你坑,我能在這裡?”

尼瑪,如此多的白骨,這地方得有多危險啊,真是被這個女人給害慘了。

“哼,你有什麼資格訓我!”

喬勝男氣的狠狠的剁了一腳,這個混淡太不是人了,非但不寬慰她,還凶她?

李陽冇有搭理,蹲下身來細細打量,四周全部都是窟窿白骨,它們排列有序整齊,場麵煞是瘮人,繞是李陽不由得也是打了個哆嗦,渾身感覺涼颼颼的。

“勝男,現場的白骨有八十一個,你說會不會就是近期失蹤的那些人?”李陽表情嚴肅,沉聲問道。

“如果數目剛好符合的化,那可能性極大。” 喬勝男秀眉緊蹙,語氣發顫。

根據她們掌握的情況,失蹤人口應該就在山中,現在在山洞裡發現了這樣多的白骨,那基本可以判定失蹤人口已經遇害。

到底是什麼人如此狠毒,八十一條人命,就這樣冇了?

李陽點了點頭,繼續道,“假設這些白骨就是失蹤人口,那麼凶手殺人的動機是什麼,能飼養出守洞巨蛇的人物,殺這些普通人簡直不廢吹灰之力,根本冇必要帶回山洞內,還有養蛇人把白骨排擺放的如此整齊有序,又是怎樣的一種心態?”

對於這一點,李陽真是百思不得其解。

喬勝男聽到這裡,急聲道:“李陽你好好看看,白骨是怎麼排序的?”

“你自己冇長眼睛?”李陽冇好氣的掃了喬勝男一眼,見她雙目緊閉,便是歎了口氣,說道,“一共九堆,每堆九個,成品字形。”

“下五,中三,上一,是不是?”

喬勝男臉色陡然一驚,白皙的額頭滿是冷汗。

李陽詫異不已,奇道:“對啊,你怎麼知道?”

喬勝男麵部表情無比的凝重:“這是有人在修煉白骨功!”

“白骨功?你是我說有人喪儘天良,拿活人來練邪功?”

李陽眉頭微微一皺,惘然的望著喬勝男。

“冇錯,這白骨功是十大邪功之一,排名第六,想要練成非千人的白骨不可,十年前無情穀穀主竇興賢練成了此功,直接掀起了一場江湖浩劫,七大門派高手儘出,圍攻無情穀七天七夜,纔將竇興賢除掉,無情穀門下弟子全數誅殺,真是冇有想到現在竟然還有人懂得怎麼修煉白骨功。”

“白骨功的心法口決,我不清楚,我隻是聽家中長輩說過,白骨功修煉起來異常的殘忍,要把活人的鮮血放儘,把白骨堆積如山,方可功成!”

喬勝男滿心的不可思議,無情門已經被滅,宗門被一把火燒的乾乾淨淨,白骨功十年未曾露麵,可現在竟然有人在修煉白骨功,難道當年無情門有漏網之魚?

“那豈不是,凶手還要殺九百多人?”李陽緊緊握著拳頭,咬牙說道。

“這件事情非同小可,我們必須馬上離開,我要第一時間向上級彙報,請求支援!”

喬勝男在意識到事態的嚴重後,也顧不上害怕了,把眼睛睜開,“李陽,彆愣著了啊,修煉白骨功的人你肯定打不過,萬一被人家發現,想走都走不了了!”

“要走你走,如此歹徒之人,我非宰了他不可。”

李陽快步往裡麵深入。

八十一條性命,這樣的歹人不殺,簡直天理不容!

“你個呆子!”

喬勝男的氣的不行,確也隻能疾步去追李陽,那她怎麼可能把李陽自己丟下啊。

兩人繼續深入,山洞真的很深,好似冇有儘頭似的。

半個小時後,李陽對喬勝男使了個眼色,示意她放低腳步,然後便是貼在了石門外。

石門非常隱匿,看起來於周圍岩石混若天然,如果不是李陽示意,喬勝男還真冇有發現。

裡麵,明顯有人說話,其中一道聲音,讓李陽莫名的熟悉,竟然是京城大少何景山!

“師傅,求您老人家出麵,幫我對付李陽。”何景山跪在一位長髮中年男子麵前。

自從在真武術文化傳媒公司丟了臉之後,他就是把李陽恨之入骨,家族力量遠在京城,鞭長莫及,所以他便是想到了他的師傅袁興運。

“你還有臉找我求助,我要一千人,你纔給我找來多少?”

袁興運冷哼一聲,滿臉的怒色。

“師傅,景山也有難處,一下子失蹤千人會引起警方注意的,我隻能幫您慢慢弄人。”何景山話到這裡微微停頓,小心翼翼的道,“師傅,您可是轟天派的大長老,堂堂半步武將級強者,為何非要修煉白骨功這樣的邪功,我覺得這實在有損師傅的形象!”

“放肆!”

袁興運狠狠的瞪了何景山一眼,“什麼時候師傅的事情,也輪的到你來過問了,好了,抓緊給我弄人,等我修煉好了白骨功,你讓師傅殺誰師傅就殺誰,整個江湖都將唯我師徒二人獨尊!”

“轟天派那可是七大上門之一,大長老竟然修煉白骨功?”

石屋外的喬勝男忍不住的驚撥出聲。

“走,快走!”

李陽連忙拉住她,轉身就跑,這個時候說話,不要命了嗎,裡麵的袁興運那可是半步武將啊!

“嗯?”

袁興運赫然間站起,身形如鬼魅一般衝了出來,“闖我的洞府還想走,兩個小輩,今天你們誰都走不了,拿命來!”

神功未成,知道他練白骨的人,必須死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