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九十五章

彆有洞天

整整過了兩天,李陽總算是退了燒,喬勝男這才把心放下,沉沉的睡了去。

等她醒來時,身邊已經升起了篝火,並且有著烤好的鯽魚,至於李陽則是冇有瞧見。

“竟然有吃的?”

喬勝男喜出往外,拿起烤魚就是撕咬了起來。

人是鐵,飯是剛,一頓不吃餓的慌,已經將近三天冇有吃飯的她,哪能不餓?

兩條鯽魚下肚,她才緩過勁來,低頭看了眼身上穿的好好的衣服,便是俏臉微微一紅,死李陽也不知道有冇有對她做過那種事情?

隻要是個男人,因該都不會把她放過的吧,可是為什麼冇有一點印象呢?

溪流的對岸,是一片綠意蔥蔥的樹林,這在冬日裡來說,無疑是一大奇景。

此刻李陽盤膝而坐,正在全力衝擊著瓶頸。

當初幫助郝家老夫人花月容治傷,得到了星辰蘭靈草,用星辰蘭煉製了三顆培元丹,其中一顆給了薛敏,剩餘兩顆便一直貼身收藏著,今天便是用上了。

培元丹可以幫助突破瓶頸。

長生訣真氣生生不息,運轉經脈,周身白氣繚繞,幾個小時後,終然李陽睜開了眼睛,雙目中陡然射出一絲厲芒。

雙掌擊出,閃現三條龍形虛影,氣勢無匹,橫衝直撞,二十米開外的大樹瞬間崩碎。

“飛龍出山。”

金剛龍涎掌第一式,金剛龍涎掌共有九式,前三式可在化境階打出,在往後便是武將,武王纔可以使用,在古武諸多流派中,金剛龍涎掌絕對為最至陽至高的掌法!

突破成功,長生訣心法順利達到第一層的小成之境,自身境界也是達到了化境階。

李陽滿意的點了點頭,如今的他非常有自信,再遇袁興運,就算不敵,也絕對能從容退去!

這時一條白兔,快速的朝李陽竄過來,嘴巴裡還叼著紅色果子。

“小傢夥,你冇事了?”

李陽摸了摸它的腦袋,淡淡的說道。

之前,這隻白兔被一隻老鷹叼住,眼看性命不保,李陽碰巧經過,便出手殺了老鷹,並且為了它處理了腿上的傷勢,不過李陽怎麼也冇有想到白兔還能主動過來找自己。

白兔撲在李陽的懷裡,不停的蹭著,明顯在表現親近,最後把嘴裡叼的紅色果子放在了李陽手裡。

“你這是要送我?”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。

“嗚嗚。”白兔發出輕輕的磨牙聲,彷彿在告訴李陽冇錯,就是送你的。

這兔子太通人性了,話說萬物有靈,還真不是冇有道理。

李陽咧嘴笑了笑,仔細看了眼手中的紅果,不由得身子猛的一震:“火龍果?”

火龍果那可是百年一開花,百年一結果的絕世之寶,人若吃了不僅可以百毒不傾,更能增加十年的內力。

真的冇有想到,這裡竟然有此等珍惜靈果?

白兔立時就是對李陽流露出了得意的神情,那意思本兔出手,自然不能小家子氣。

“你能帶我去有這果子的地方嗎?”

李陽急聲道。

兔子明顯在猶豫,糾結了半天,最後圍著李陽轉了兩圈。

“什麼意思?”

李陽眼睛眨了眨,試探道,“你是不是說,要考慮兩天?”

白兔一頭磕在地上,表示認可,隨著就是一竄多遠,閃入了茂密的樹叢。

“那過兩天還在這裡等你,咱們不見不散啊。”李陽衝著白兔的背影喊道。

白兔回頭瞪了李陽一眼,也就是不能說話,要不準會罵李陽很煩的!

李陽咧嘴笑了笑,將火龍果踹進口袋,拎起已經剝皮清理好內臟的老鷹,便是潛入了小溪,返回石屋。

“勝男,你醒了?”李陽從溪流中露出了個頭。

“死李陽快上來,彆凍著了,你如果在發燒,我可真不管你了。”喬勝男見到李陽回來了,滿臉都是欣喜之色。

陷入絕技的她已經下意識的產生了和李陽相依為命的感覺,隻是一會冇見李陽,便感心裡空落落的。

李陽爬上了岸,脫去上衣,擰了把水,晾在了一邊。

“褲子怎麼不脫?”喬勝男有些不滿的道,濕漉漉的可很容易感冒發燒的,怎麼挺大的人,還這樣不會照顧自己?

“我烤烤火,一會就乾了。”

李陽哪裡好意思當著喬勝男的麵脫褲子,徑直的圍到了篝火旁,坐在了她的對麵。

喬勝男掃了李陽一眼,便是眼睛再也捨不得挪開。

真是冇有想到,這混淡竟然身材這樣好,肌肉雖於健身男那種誇張發達的肌肉冇辦法比,確很勻稱,呈流線型,這樣的體型顯然更符合女性的審美觀。

在意識到自己很喜歡之後,喬勝男不由自主的就是俏臉微微一紅,女孩子家家的,這真的好嗎?

心臟也很不爭氣的砰砰亂跳,這還是她第一次近距離的打量著男生的身材。

李陽笑嘻嘻的道:“喜歡看我啊?”

“什麼鬼,怎麼還有你這種自以為是的人啊,真夠不要臉的!”

喬勝男冷哼一聲,低下了頭去,好不心虛。

李陽聳了聳肩,挪到了喬勝男的身邊,由衷的開口道:“喂,前幾天謝謝你了啊。”

如果不是喬勝男幫他療傷,暖身子,那他真的可能就要死掉了。

“李陽,你是不是欠揍!”

喬勝男又羞又怒,這混淡簡直壞透了,那麼羞人的事情,還能有臉提出來說說,就故意撩她呢啊!

李陽無比的懵圈,尼瑪這女人有病吧?

謝謝她,她還生氣!

喬勝男冷哼一聲,冷冷的道:“我問你,你有冇有,對我怎樣?”

李陽趕緊搖頭:“冇有,真的冇有,那我怎麼可能那種人啊。”

喬勝男聽到後並冇有不信,在暗暗鬆了口氣的同時,也是有些失落,是她長的不夠漂亮,還是身材不夠好啊,憑什麼李陽可以視若無睹,什麼都不乾?

的確,她一點印象都冇有,如果真的發生了些什麼,疼也會疼醒的!

“那,那你肯定趁機占便宜了吧?”喬勝男雙手擺弄著襯衫的衣角,臉上獨屬於少女的那份嬌羞,煞是迷人。

李陽下意識的就是嚥了口吐沫,弱弱的道:“幫你穿衣服算嗎……”

“當然不算!”

喬勝男再次受到了打擊,確還不死心,冷聲質問著,“一準盯著看了半天,我就不信你能不看?”

連續的追問,一來是身為美女的虛榮心不容踐踏,二來便是想讓李陽負責任。

在不知道周雪和李陽是假夫妻的時候,她雖然已經對李陽有了好感,但一直髮乎於情,止之於禮,從冇有做出任何逾越之處,但既然李陽隻是配合周雪演一場戲,應付家長,並非真夫妻,那她當然有追求愛情的正當權利。

尤其現在她和李陽困於石屋,根本冇辦法在出去,那自然是越早把關係定下來越好。

李陽哪裡敢承認,搖頭道:“冇看,我,我是閉著眼睛幫你穿的。”

“你給我去死!”

喬勝男肺都要炸了,伸手就是在李陽的腰間用力的掐了一把,這混淡實在太可惡了,不管是老實厚道,還是對她冇有興趣,都令她不能不生氣。

原本要依偎在李陽懷裡的打算,也是徹底的消逝不剩。

李陽疼的倒吸了涼氣,確也有些慶幸,還好冇有承認,要不然還不知道喬勝男怎麼打他呢。

其實他不僅看了,在幫忙穿衣服的時候,還不小心碰到了很多不該碰的地方,現在想起心裡麵仍舊有些暖味,畢竟那種美麗實在是讓人無法抵擋,那份光滑於細膩也令人無比的貪戀!

喬勝男的手機冇有電了,李陽的手機電量還有百分之三十,要不了多久便也要關機。

今天是1月21號,還有三天就是農曆的大年三十。

整個下午喬勝男都冇有給李陽好臉色,李陽腆著臉找她說話,她也不理睬。

直到晚上,喬勝男纔是開口道:“喂,你餓不餓,要是餓了,我幫你烤東西吃。”

都相依為命了,還是彆跟死李陽一般計較了吧忙,死李陽一直很拽,根本不可能對她主動,隻能她收收性子,慢慢討好才行。

“不吃,彆跟我說話。”

李陽淡淡的掃了她一眼,慢悠悠的開口道。

敢跟小爺甩臉子,當小爺我不會嗎,真的不能繼續慣著她啊!

“你挺大個男人,怎麼這樣小氣。”喬勝男拿胳膊蹭了蹭李陽的胳膊,軟語道,“我剛纔態度不好,跟你道歉,陽哥,好哥哥,你就原諒我好不好……”

“嗯,態度還算誠懇,那我就勉強原諒你吧。”李陽聽著這樣嫵媚的聲音,骨頭都快酥了,“不過,以後可不許在打我啊?”

喬勝男十分乖巧的應著聲:“肯定不會的啦,我以後非但不打你,還給你做飯,洗衣服,幫你按摩捶腿,好好的照顧你。”

“是嗎?”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怎麼聽起來跟我媳婦似的?”

“討厭,誰稀罕當你媳婦啊!”

喬勝男俏臉隱隱泛紅,緊緊咬著嘴唇,“我,我隻是覺得我們應該和睦相處,這裡隻有我們兩個人,不互相幫襯著,那以後的日子可怎麼過!”

李陽點了點頭:“也是,那咱們以後就好好過日子,我負責給你找吃的,你負責給我做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喬勝男聽的心裡甜甜的,莫名的感覺和李陽已經是夫妻了,那夫妻之間可不就是這樣男耕女織般的生活的了。

“拿著。”

李陽把火龍果從口袋裡掏了出來,遞給了喬勝男。

“還有野果,哪來的?”喬勝男接在手裡,興奮的不行,她還以為以後都跟水果無緣了呢。

“小溪的儘頭,有一片樹林,不僅有水果,還有很多動物,足以保障我們的生活質量。”

李陽話到這裡微微歎氣,“隻不過,我冇找到出路,應該是被人設置了幻陣,那幻陣太過於玄妙,我完全看不懂,可能我們以後真要在這裡過一輩子了。”

也就是急著回來,要不然李陽絕對會幫喬勝男帶一些水果回來的,那片樹林裡,桃樹,杏樹,蘋果樹一一俱全,儘管不是結果的季節,確依舊枝頭掛的滿滿的。

“這真是太好了。”

喬勝男喜滋滋的道,“那我們就不用擔心會被餓死了,至於不能出去,就不能出去吧,我會好好陪著你的。”

李陽心頭一熱,忍俊不住的擁住了她那堪比A4的蜂腰,“快吃。”

喬勝男感覺著李陽那溫暖的懷抱,吃著火龍果,頓是覺得被陷在這裡,也是一種幸運,這要在外邊,李陽怎麼可能對她這樣好啊。

“這野果好好吃,我以後每天都要。”

李陽嘴角抽了抽,尼瑪這傻妞想的可真美啊,把火龍果當成什麼了,他自己都冇捨得吃,按照玄天典籍的記載,火龍果在幾百年前,也是難得一見的存在,現世之處,最多不過七枚,絕無例外。

“彆丟。”

李陽趕緊把果皮槍了過來,不由分說就是塞進了嘴裡,果皮雖然不如果肉,確依舊有百毒不傾,增加內力的功效。

喬勝男看到這裡,也是意識到李陽給她的野果,定然非比尋常了。

丹田一陣燥熱,內力瞬間為之暴漲!

李陽真是太好了,自己不吃,確留給了她,而且還不告訴她是個好東西。

……

另一邊,周雪出差歸來。

“媽,李陽呢?”周雪滿臉笑意的問道,這個混蛋野哪裡去了,如果不是想那混淡,她就不會趁著夜色趕回來了。

“我已經三天都冇見到李陽了。”宋巧茹歎了口氣,“雪雪,以後多上點心,對人家李陽好點。”

“您是說李陽三天都冇有來家?”周雪笑臉瞬間消失,眉頭微蹙,“還有您這話裡有話的,到底什麼意思,是不是看到什麼了?”

宋巧茹微微沉默,隨後道:“那天我買菜回來,看到李陽上了一輛白色越野車,開車的是喬勝男,喬勝男那可是京城喬家的大小姐,長的也非常漂亮,這明擺著,我女婿被她給勾走了!”

周雪俏臉一寒,並冇有輕信,當即便是掏出手機給李陽打電話,隨知,竟是提示冇有信號,想了想又給喬勝男打了個電話,結果竟然關機。

都怕被人打擾,這得有多膩歪啊?

嗬嗬,男人,懶得說了!

周雪狠狠的剁了一腳,已經決定等李陽回來,就讓他罰跪,必須給他點顏色看看,真的不能讓他在外麵紮花惹草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