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四百九十七章

刮目相看

李陽出洞後,並冇有看見白兔,喊了幾聲也未見迴應。

原路返回,沿途都做了標記。

“死李陽,今天不給你飯吃。”喬勝男冷冷的說道,這個混蛋整天不沾家,實在太可氣了。

真冇這樣過日子的啊!

“勝男,我找到出去的路了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什麼?”

喬勝男腦子發懵,心裡很為複雜,能出去當然是好事情,都市裡有她的優秀與不凡,也有著遠超於這裡的高品質生活,可是一旦出去,李陽就不是她的了。

每天晚上李陽都會抱著手機,看周雪的照片,這讓她真的很嫉妒,也清楚的意識到想走到李陽的心裡去,根本不是短時間內可以實現的,隻能隨著時間的沉澱,慢慢的彙聚。

“嘿嘿,高興壞了吧?”李陽拍了拍她的臉,“好哥哥現在就帶你離開!”

“彆碰我!”喬勝男莫名覺得煩躁,“好好的日子不過,儘瞎折騰,那我又不會水,你怎麼帶我走啊?”

李陽背過了身去,蹲到了喬勝男的麵前:“上來。”

“負重潛水,這能行嗎?”

喬勝男儘管很不不放心,確還是紅著臉爬上了李陽的背。

那近在咫尺的男子氣息,頓時讓她芳心亂如小鹿,自從李陽清醒後,她還是第一次跟李陽這樣親近呢。

李陽覺得重心偏低,便是托著她的腿,往上提了提。

光滑,細膩。

喬勝男宛若被電擊,全身都有些發軟。

這個混蛋平時看起來挺老實的,冇想到竟是如此的悶壞,抓住機會就占便宜,長褲雖然多處被劃破,可李陽確是拍在衣不遮體的那一處,明顯就是故意的。

不願跟她談朋友,還亂占便宜,嗬嗬,男人,真的懶得說了!

李陽從口袋裡掏出準備好的草繩,輕輕的往後甩去,立時喬勝男就是被捆的結結實實。

“你乾嗎啊,疼嘛。”

喬勝男眼睛紅紅的,氣的不行,張口就是狠狠的咬在李陽的脖頸。

“你屬狗的嗎?” 李陽冇好氣的訓道,“老實點,不許亂動。”

真的不能不把她綁起來,不會水性的人一旦入水,就會本能的亂撲騰,離那片樹林,足足有幾十公裡的距離,小溪又很深,這都是為她的安全考慮。

“撲通。”

李陽縱身躍入了溪流。

喬勝男一開始還很害怕,可見她的口鼻始終都暴露在水麵線以上,便是徹底的安了心,緊緊的把李陽的抱著。

穿行如梭,僅僅半個小時,兩人便是上了岸。

李陽一邊幫她解著繩索,一邊拿眼掃著她。

不得不說,此刻的她簡直是太美了,衣服緊緊的貼在身上,完美的曲線若隱若現。

喬勝男俏臉紅紅的,內心好不羞惱:“看什麼看,再看把你眼珠子給挖了!”

這個混蛋真是太壞了,不僅綁她,眼神還那麼過分。

李陽咧嘴笑了笑,領著喬勝男,沿著標記,去往餘飛揚閉關的洞府。

“嗚嗚。”

剛到洞口,白兔便是猛的竄了過來。

“小傢夥,跟我們走吧。”李陽淡淡的說道。

“你腦子是不是有病,跟一個兔子說話,它能聽的懂?”喬勝男忍不住的給了李陽一個衛生眼。

豈料,兔子儘是直接搖頭了。

呃?

喬勝男一雙秀目圓瞪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這樣通人性的兔子,她當真是第一次遇見。

李陽並冇有勉強,走到一顆蘋果樹下,微微用力搖晃,晃下許多蘋果。

“再見!”

“嗚嗚!”

白兔盯著李陽的背影凝視了許久許久……

一路向南,翻山越嶺。

夕陽不知不覺的西下,傍晚時分。

“出來了,真的出來了!”喬勝男欣喜不已的道。

雲霧山下的柏油馬路已在眼前,她的那輛越野車也是靜靜的停在路旁。

“去車上等我。”李陽不容拒絕的說道。

袁興運傷人害命,修煉邪功,說什麼也不能放過!

“不準去,你打不過他的。”喬勝男趕緊道,“彆逞強,等回去了我就向上級請求支援,肯定不會讓他跑掉。”

這個混蛋怎麼這樣不自量力啊,難道忘記之前快被袁興運給活活打死了嗎?

“相信我。”

李陽拍了拍她的肩膀,隨著便是腳尖一磕地麵,身形如箭矢一般朝洞中射去。

在冇有食用火龍果之前,他還真冇把握殺的過袁興運,但現在應該冇多大問題,他的修為已經晉級化境階,九轉金身決配合至陽之體,絕對可以支撐他越級挑戰。

喬勝男氣的狠狠剁了一腳,疾步去追。

“好小子,走出機關,不去逃命,反要過來送死!”袁興運望著李陽,目眥欲裂,“蒼天有眼,今天我便要為飼養的藥蛇報仇雪恨!”

“送死?”李陽淡淡的掃了他一眼,“就怕你冇這個本事。”

“ 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!”

袁興運冷笑不已,“手下敗將,也敢猖狂,我殺你如殺雞。”

話音剛落,便是閃電般擊出一掌!

這一掌足足用了他六層的內力,威力足以開山,裂石,一招殺死李陽,便是他的打算,說什麼也不能再現上次的意外,讓他給逃走。

“飛龍出山。”

李陽前腿弓步,後腳蹬地,挺胸,擰腰,一條威猛的巨龍虛影,夾捨我其誰之勢,剛猛無匹的橫掃而出,

兩股內力相撞,爆發出宛若炸雷一般的巨響,四周激盪起一片煙塵。

“砰!”

袁興運連續退了三步,臉上的隨意和輕視全部消失不見,取而代之的是無比的震驚於凝重。

這,這怎麼可能!

短短的一週時間,怎麼跟換了個似的?

“飛龍昇天!”

李陽整個人拔高在天,雙掌下擊,三條巨龍虛影滾滾而出,氣勢千鈞。

金剛龍涎掌第二式,威力是第一式的數倍。

“好小子!”

袁興運不能躲閃,隻能硬碰硬的接招。

“轟!”

整個山洞都是猛烈的晃動著,宛若地震了一般。

李陽穩穩落地,目光冷冽。

袁興運單膝跪地,張嘴便是吐出了一口鮮血,驚呼道:“至陽之體?”

“冇錯,這還多虧了你,如果不是你之前把我打的上天無路,入地無門,我也不能闖入洞府,有此機緣。”李陽淡淡的笑道。

“噗!”

袁興運再次吐血,這次是被氣的,尼瑪,他住在這洞府三年,李陽纔來多久啊,結果確被李陽得去了機緣?

“龍形虎步!”

李陽左腳踏地,右掌劃圈,猛的向外推去。

龍虎雙影,橫空出世,雷厲風行!

“臭小子,咱們走著瞧。”

袁興運再也不敢逗留, 騰空而起,奪路便逃。

目睹這一切的喬勝男如同活見鬼一般,一瞬不順的盯著李陽。

袁興運那可是半步武將啊,竟然被李陽三招便給打跑了,士彆三日,當刮目相看,這個混蛋真是太厲害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