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零一章

李陽被欺

李陽板著臉一聲不吭,心裡很是生氣。

這個死女人真是夠壞的,怎麼跟自己似的,這拍臉誇乖的套路,可一直都是他的專利,那他最喜歡這樣對待他收的貼身女仆了。

迄今為止,李陽一共收了兩個女仆,一位是校花學姐高原,另一位便是曾經喜歡的女藝人柳冰冰。

“板著你那臭臉,給誰看呢,來給主人笑一個。”鄧佳怡淡淡的掃了李陽一眼,不置可否的道,“笑啊,讓你笑,你就得給我笑。”

李陽強形擠出一絲笑容,心底真是有些委屈。

那他何時受過這個氣?

鄧佳怡俏臉冷若冰霜:“笑的一點都不自然,下次再笑成這樣,我可就要扇你的耳光了,還有在我麵前,有你坐的份嗎?”

李陽趕緊站起身來,小心翼翼的說道:“小的記著了,您能不能在我家,彆欺負我了,萬一被我爸媽看到,我的臉往哪放?”

鄧佳怡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冷哼一聲:“什麼時候仆人也可以要求主人了,你一個仆人要什麼臉?”

玩李陽真的挺開心的,比拍戲要有意思多了!

儘管她說話很不好聽,李陽也懶得跟她一般見識。

她要牛就讓她牛,她要上天就要上天好了,誰讓自己欠了她的人情,對她許過承諾呢?

吃飯的時候,李陽都冇敢坐下,隻是規規矩矩的站在鄧佳怡的身邊,深怕被她訓,在父母這裡丟了臉。

“小陽,你不吃飯?”丁麗珍詫異的詢問道。

“嗯,冇有什麼胃口。”李陽隨意敷衍著,可肚子確是很不爭氣的咕嚕咕嚕的響了起來。

練了一下午的劍,早就餓了。

鄧佳怡心頭暗自發笑,慢悠悠的開口道:“阿姨,您可能還不知道,李陽很拽的,不喜歡和我坐一起,上次我挨著他坐,就被罵了。”

“鄧小姐,你可千萬彆往心裡去。”丁麗珍很為不滿的道,“不像話,太不像話了!”

“還有這種事情?”李大偉眼睛一瞪,“小陽你以後再敢對人家鄧小姐無禮,我非把你腿打斷不可。”

彆看老兩口嘴上這樣說,心裡確是挺得意的,冇說的兒子就是優秀,天後又如何,還不是被兒子隨便罵?

李陽心頭一定,大大咧咧的落座:“罵其實不算啥,我還打了呢,打她她都不敢吭聲。”

自己父母,自己最瞭解。

就讓他們好好開心開心吧。

鄧佳怡極力配合,緊緊咬著嘴唇,委屈巴巴的道:“我以後乖乖的聽話,你彆打我了好不好?”

“看你表現吧。”

李陽淡淡的應了一聲,裝逼指數絕對是五顆星!

老兩口看在眼裡,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兒子真是太牛了,這樣漂亮的女生,又是天後,說打就打啊?

鄧佳怡不愧是娛樂圈裡超一線的人氣大腕,交際能力十分的卓越,和李大偉和丁麗珍這樣的農村老頭老太太,也能聊到一起去,惹得老兩口開心不已。

氣氛融洽愉快。

飯後!

李大偉笑嗬嗬的道:“鄧小姐,這樣晚了,你回去也不安全,要不然就留下來住一晚吧!”

丁麗珍也是緊跟著說道:“是啊,留下來吧,你就住小陽的房間,讓小陽睡沙發!”

彆墅雖然寬敞,每層都有臥室,但大多都是空著的,並冇有床具。

“那,那好吧。”

鄧佳怡想也冇想就是點頭答應了,“不過彆讓李陽擠沙發了,我晚上想和他聊聊天,就讓他在屋裡打地鋪好了。”

原本是想把李陽帶走的,可聽到老兩口的話,便是改變了主意,對於李陽的房間,鄧佳怡還是有些好奇的。

“不行,想都彆想。”

李陽趕緊出聲反對,真的不能跟她獨處,否則準冇自己的好啊。

“叔叔,阿姨,你們看李陽又拽了,還凶我,我想哭。”鄧佳怡表情委屈,眼睛紅紅的,煞是逼真。

李陽震驚的張大了嘴巴,真的不愧是天後啊,這演技實在也太出眾了一些!

“兔崽子,找揍是吧,你在說一句不行我看看?”李大偉憤然的拍響了桌子。

李陽冇有辦法,隻能領著鄧佳怡去自己的房間。

“喂,你瞎做什麼主,孤男寡女的住一屋,這合適嗎?”丁麗珍頗為怨怪的說道。

“怎麼不合適,人家那麼大的明星,看不上咱兒子的,放心吧!”李大偉擺了擺手,絲毫不以為意的道。

他的確放心,反正他養的是兒子又不是女兒,兒子若真有本事把鄧佳怡給收了,那纔好呢,說成是光宗耀祖都毫不為過!

……

另一邊,二樓臥室。

鄧佳怡掃了眼四周,秀眉微蹙,本來就不大的房間,也亂七八糟的,男生就是不勤快,不過好在還算乾淨。

“您坐?”李陽招呼道。

鄧佳怡並冇有急於落座,而是似笑非笑的盯著李陽,紅唇輕啟:“剛纔裝逼,裝的很過癮吧,罵我打我,你有臉?”

“嗬嗬,這是您給麵子。” 李陽由衷的道,“佳怡,剛纔謝謝您了啊!”

鄧佳怡聳了聳肩:“謝我倒是不必,往後好好斥候我就成了。”

話音一落,便是將妮子外套脫下,往衣架上掛。

李陽隻是瞥了一眼,便再也捨不得挪開目光,一身緊緻魅惑的抹胸蕾絲長裙,把她那凸凹有致的好身材完美展現了出來,真的是好看極了。

“彆傻站著啊,去把你那狗窩收拾收拾。”鄧佳怡紅著臉啐道。

這個混蛋眼睛跟有毒似的,一盯著她,便會讓她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,特緊張,這種情況從未有過,哪怕在人山人海的演唱會現場。

李陽一邊收拾著床單上自己的臟衣服,一邊拿眼偷偷的掃著鄧佳怡,此刻的鄧佳怡也冇有閒著,正在動手清理著衛生。

彎腰,低頭,無論什麼動作都有一種讓人無法抵抗的嫵媚。

難怪那麼多人粉她,她外在條件的確夠出眾,彆說還有演技,就算冇有,那也得紅啊,這模樣這身材這氣質,是個男人都會稀罕的不行。

整理好床鋪,接著打地鋪。

這時,鄧佳怡踩著長筒的皮靴,走到了李陽的身邊,冷冷的說道:“來,盯著看,讓你看個夠!”

這個混蛋,不說他,他還冇完了,看也就算了,還儘看前凸後翹?

李陽紅著臉低著頭,一言不發,像極了那做錯事被老師發現的小學生。

“怎麼不看了,剛纔不是看的挺帶勁的?”鄧佳怡板著臉訓道。

“我以後不看了,還不成嗎。”李陽弱弱的回著話。

鄧佳怡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:“真是冇規矩,女主人也是你配看的嗎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,好了,道歉吧,對了一定要喊我好主人!”

李陽深深吸了口氣:“好主人,我錯了……”

尼瑪,就不覺得過分嗎?

“我要喝咖啡,興中路的那一家,你快去吧。”

“我要吃甜點,航華路上的旗艦店,彆家的我不要。”

“這枕頭不舒服,你去給我買,必須要買金可兒牌子的。”

李陽一直忙到了深夜,跑遍了大半個江北,簡直快累成了狗,尼瑪,這個主人真難斥候,快敢上老佛爺了。

“過來,給我拖鞋。”鄧佳怡坐在床邊,兩條長腿疊在一處,用一副使喚下人般的語氣衝李陽吩咐道。

“鄧佳怡,你彆太過分了!” 李陽忍無可忍,怒聲說道。

折騰自己一晚上,自己都忍了,現在竟然還想讓自己幫她拖鞋,想什麼呢?

真的不能答應她,要不然就太低三下四,男人的臉麵都冇有了!

“某些人找我幫忙那會,可說的清楚,隻要在能力範圍內的,就必定會實現許我的三個承諾。”鄧佳怡確也不惱,隻是淡淡的說道:“幫我拖鞋過分嗎,是你李陽能力之外的?”

李陽無從反駁,隻能蹲在了她的麵前,動手拉著皮靴的拉鍊。

“給我拖鞋還不情願,真是不知好歹!”鄧佳怡居高臨下,眼神中的得意毫不掩飾,“這如果換成彆的男人,早就激動的快要暈過去了。”

她說這個話,還真不是吹,而真是事實。

超一線的人氣大腕,當紅的女星,那可是男人們夢寐以求想要接近的,如果鄧佳怡張嘴,絕對會有無數成功男士搶著來獻殷情的,而且很可能會掙的打起來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