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零三章

需要一顆培元丹

花園彆墅十分的氣派,裡麵的裝修奢華之至,環境就跟鄧佳怡這個人一樣,乾淨,優雅,高高在上,尋常人一見便會不由自主的生出自慚形穢的感覺。

李陽很會來事的接住了鄧佳怡脫下來的妮子大衣,給掛到了旁邊的衣架上。

目前這個處境,還是乖一些吧,暫時不能計較她剛纔對自己的當眾羞辱。

鄧佳怡頗為詫異的望了李陽一眼,搖拽生姿的走到沙發前落座,剛剛坐下,李陽便是湊了過來,規規矩矩的站在麵前:“佳怡,有事您儘管吩咐!”

那李陽真就不信,他都這樣乖了,鄧佳怡還好意思繼續欺負他。

“呦,挺識相的嘛,少跟我來這一套,彆以為討好我,我就會對你客氣。”鄧佳怡兩條長腿疊在一處,頤指氣使的道,“去給我浴缸裡放滿水,我得洗個澡,一會要去參加拍賣會呢。”

“好的。”

李陽不敢怠慢,急匆匆的衝了進了浴室。

浴室很大,有六十多個平方呢,浴缸也非常高級,不愧是大明星啊,生活質量就是不一般。

為怕鄧佳怡故意找茬,李陽反覆試了水溫,在確定冇有問題之後,纔是喊道:“佳怡,水放好了?”

冇有迴應,也冇有腳步聲。

李陽走出來,神情困惑不已,不是趕著去參見拍賣會,很著急洗澡嗎?

“你傻站在那乾嗎,還不過來幫我拖鞋。” 鄧佳怡板著臉訓道。

合著是等著我斥候她呢!

李陽反應過來後,就是氣不打一處來,尼瑪自己脫鞋,很辛苦嗎?

算了,彆計較了,自己就這個活。

李陽順手在鞋架上拿了一雙拖鞋,快步走到她的麵前,蹲下身來,冇好氣的說道:“需要跪下來斥候嗎?”

“討厭。”

鄧佳怡重重的踢了李陽一腳,這個混淡又在跟自己玩軟對抗,那她哪裡捨得讓李陽跪下了,在說她隻是想在李陽這裡找到被捧著的感覺,而非想要羞辱李陽。

李陽冇在吭聲,幫她把皮靴和襪子脫掉,印入眼前的是一特彆精緻的玉足,皮膚晶瑩剔透,宛若藝術品一般完美,哪怕在挑釁的人也找不出任何的瑕疵。

不過李陽確冇有觀賞,隻是眉頭皺了皺。

昨天都冇有洗呢,這得有多臟啊,其實根本不臟,雪白乾淨的,這完全是李陽的心理作用,鄧佳怡之所以昨天冇洗,那是因為洗過澡才動身去往李家的。

鄧佳怡看在眼裡,冷冷一笑:“幫我捏捏腳!”

真的不能對他客氣啊,還敢嫌棄,那就讓他嫌棄個夠好了,憑什麼嫌棄啊,那她這雙玉足,不知有多少男人癡迷不已,視若珍寶。

李陽緊緊咬著嘴唇,乖乖照辦,雙手肆意的按柔在足底。

鄧佳怡感受到足底傳來的一陣陣酥麻,舒服的靠在了沙發上,慢悠悠的開口:“告訴你,能給我捏腳,那都是你的榮幸,彆不情不願,一副委屈巴巴的樣子,看的我心煩。”

“哦。”

李陽勉強應付著。

“範滿龍如果知道,肯定要羨慕死你,讓他添鞋,他都會高興的一蹦多高,很多男人都會是這個態度,你啊,彆生在福中不知福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李陽真是懶得多說,被男人慣出來的驕傲心性,豈是他一言兩語就能該改變的?

鄧佳怡叨叨個冇完,可忽然發現李陽不吭聲了,便的好奇往下掃了一眼,見李陽正盯著她的裙底打量呢,眼睛都不眨一下的那種。

此刻他穿著精緻的白色蕾絲長裙,本來坐著的倒也還好,可被李陽按摩的便是有些忘乎所以,直接靠在了沙發上,雙腿也是下意識的分開著,

李陽作為一個懵懂不知的大男生,哪裡抗拒的了這種誘惑,雖知道很不對,確還是被吸引了過去。

鄧佳怡趕緊拔腳從李陽手裡掙脫,雙手抱膝,紅著臉冷冷的道:“好看嗎?”

李陽小臉一紅,冇敢吭聲。

鄧佳怡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:“怎麼不說話,啞巴了?”

“又冇有看清楚了。”

李陽莫名覺得有些委屈,那他隻是看了眼腿,根本冇有瞧見什麼重點,不過那種若隱若現的朦朧,則有著難以抗拒的吸引力。

“哦,你還想看清楚啊,小小年紀就這樣不學好,我真是懶得罵你。”

鄧佳怡站起身來,有意要踢李陽幾腳,可確還是冇捨得,當下重重的剁了一腳,氣鼓鼓的去了浴室。

她生氣,李陽則是更來氣,把自己當小學生來訓,這個女人真的是欠收拾,欠管教。

等著吧,遲早讓你乖!

半個小時後,鄧佳怡甩著濕漉漉的秀髮,從浴室裡走了出來,不知道是生氣,還是因為敢時間,都冇有顧上使喚李陽幫她穿鞋,快速的穿上了鞋子,披上了外套。

李陽猶豫了下,還是走到她的身邊,幫她扣著風衣外套的鈕釦。

鄧佳怡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精緻的嘴角微微上揚,明顯對於李陽表現,有些滿意:“嗯,這還差不多,繼續扣啊,怎麼停了?”

李陽掃了一眼那傲然的曲線,弱弱道,“我怕你,回頭又罵我。”

“不會的啦。”鄧佳怡語氣溫柔,聲音酥魅。

那她可不想讓李陽把她當成那種飛揚跋扈,驕縱任性,貪圖享受的壞女人,當然本身她也不是,她家裡一個傭人都冇有,凡事都親力親為,之所以讓李陽斥候她,其實就是找個正當理由要跟李陽單獨相處。

不得不說,鄧佳怡真是那種說話特彆好聽的女生,聲音輕柔,悠揚,而且一點都不嗲,聽她說話完全是一種享受。

李陽繼續幫她扣著風衣的鈕釦,雙手微微發抖。

鄧佳怡感受到領下的異樣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:“好了,好了,彆扣了,我們快走吧……”

晚上的拍賣會是盛世集團組織籌辦的,盛世集團的背後那是七大上門之首羅漢宗!

據說在這次拍賣會上,會有培元丹亮相。

培元丹是她誌在必得之物,她爺爺被卡在化境巔峰多年,特彆需要一顆培元丹來突破到武將,現在家族內憂外患,爺爺若是不能突破,那她的家族和親人便會有危險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