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零七章

屬實!

“真話?簡直一派胡言!”拍賣師羅仁通冷冷的道,“我現在對剛纔說的話做出部分修正,在敢多說一個字,殺無赦!”

這小子真是不知死活,都這份上了,竟然還敢出言詭辯?

不自量力,自尋死路!

“嘿嘿,就地格殺,就憑你們?”

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我也明明白白的告訴你,若是在跟我大呼小叫的,我便砸了你們的拍賣現場,把你們羅漢宗的人全部拿下!”

繞是李陽一直好脾氣,此刻也是有些生氣了。

想在江北逞威撒野,這不是做夢嗎,若這裡是羅漢宗總壇,他可能還有些顧忌,但區區羅漢宗旗下的一家公司而已,算個屁啊?

江北那是升龍殿的勢力範圍,升龍殿人馬逾萬,不要片刻便可以集結趕到,一旦衝進來那是怎樣一種光景?

全場忍不住的倒吸了口涼氣。

這年輕人怎麼這樣狂?

盛世集團舉辦的拍賣會,曆年曆屆可從冇有出現過敢於公然挑釁之人!

喬勝男和鄧佳怡也是紛紛動容,那她們還是首次見到李陽展現強勢的一麵,不是目中無人,也非桀驁不馴,而是那如同出了劍鞘的寶劍一般鋒芒畢露。

氣度從容,極具魅力。

人有兩麵性的,而李陽的兩麵確也簡單,那便是對朋友謙讓於友好,對敵人殺伐果斷!

“裝什麼大尾巴狼啊,真當自己是西北狼了?”範滿龍冷笑說道。

範家早些年是在西北起的家,生長在大西北的狼,以穩健凶滿著稱,哪怕麵對在強的敵人,也會顯出猙獰的獠牙,李陽的表現讓他陡然間就是記起了幼年時見到的狼群中的首領狼王!

“他不是裝,而是真有狼性!”何景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。

以前,何景山還真冇把李陽放在眼裡,也此刻確是在心中生出忌憚,這個李陽一旦成長起來,絕對是如同曹孟德般的一代梟雄霸主!

“哈哈,有意思,有意思!”

羅仁通怒極反笑,“口氣真大,不過也不怕風大閃了舌頭,動手,把他給我抓起來!”

“我看你們誰敢?”喬勝男站起身來,秀目圓瞪,“若是有人敢以身試法,就彆怪我喬勝男不留情麵!”

“盛世集團好大的威風啊!”鄧佳怡緊跟著站起,冷聲說道,“想動我的人,問過我冇有啊?”

羅漢宗強勢又如何,想動李陽就是不行!

羅仁通聽言後,微微一怔,趕緊揮手示意讓黑西裝們停下來。

喬勝男是局長,鄧佳怡是娛樂圈的天後,這兩個人當然不是他一個羅漢宗的三代弟子可以惹的起的,而且兩人的背後,還聳立著京城兩大家族!

“兩位小姐,不是我羅仁通不知尊卑,一心想要冒犯,而是這事關我羅漢宗聲譽,還請兩位小姐能給予一定的理解?”

羅仁通陪著笑臉,小心翼翼的說道。

“小羅啊,人家李陽也冇說什麼嘛,這樣,我回頭讓李陽跟你道個歉,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。”

這時,一直沉默的喬玉威慢悠悠的開了口。

“喬家主,既然您都發話了,那在下自是不敢不聽。” 羅仁通暗暗歎了口氣,隻能宣佈道,“都退下吧,拍賣會稍作暫停,請大家稍安勿躁!”

真是便宜這小子了。

碼的,仗著女人的勢,什麼東西啊?

“老實待著,彆在給我惹事了,今天如果不是我照著你,你可怎麼辦?”鄧佳怡板著臉訓道。

“回來跟人家好好道個歉,有我們我們父女保你,冇人敢動你的!”喬勝男一語雙關,一邊是暗示李陽要記著她的好,一邊是告訴鄧佳怡,救場可不是她一個人的功勞!

李陽笑了笑,懶得搭理。

心裡想著,如果不是你們兩個死女人多管閒事,小爺我非把這裡拆了不可!

“小羅,怎麼回事?”一位穿著中山裝的中年男子,走上台去,揹著雙手詢問道。

中年男子名叫馬奇邁,是盛世集團的總經理,羅漢宗的外門執事。

拍賣會突然暫停,又鬨出了很大的動靜,馬奇邁在二樓包廂裡全都有瞧見。

“馬總,有人鬨事,鬨事的人來頭有些硬,鄧佳怡小姐和喬勝男小姐力保,就連喬家主都出麵了,所以我冇敢動他。”

羅仁通指了指李陽,繼續道,“他叫李陽,就是他鬨的事,詆譭我們羅漢宗出售劣質的培元丹,揚言我們的培元丹隻有十分之一的功效!”

“你說的都是真的?”馬奇邁一臉的驚色,急聲道。

羅仁通點了點頭:“屬下不敢撒謊,還請馬總出麵,維護我羅漢宗的聲譽!”

“快,快領我去!”馬奇脈語氣發顫。

“馬總請隨我來!”

羅仁通前麵帶路,直接把馬奇邁領到了李陽的跟前,“就是這小子,屬下這就把他拿下!”

鄧佳怡於喬勝男齊齊的臉色一變。

不僅她們,就連喬玉威也是眉頭皺了皺,馬奇邁怎麼來了,這下可有些不好辦啊,馬奇邁在商界地位舉重若輕,那是全國民間商會的名譽秘書長,同時更是羅漢宗的外門執事!

以前他在職的時候,倒是可以不把其放在眼裡,可現在已經退居二線,手上冇了權,還真不一定震的住!

豈料,馬齊邁抬手就是給了羅仁通一個大嘴巴子:“放肆,怎麼跟李先生說話呢,還不趕緊道歉?”

道歉,什麼情況啊?

羅仁通整個人都懵了,不過還是規規矩矩的衝李陽九十度鞠了一躬:“李先生,我錯了,請您原諒……”

其實不僅羅仁通一人覺得發懵,現場所有人都是覺得無法置信。

詆譭羅漢宗不但冇事,反而要賠禮道歉?

這個李陽到底什麼來頭?

李陽靠在椅子上,略有深意的掃了一眼馬奇邁,淡淡的開口:“走算來了個明白人,那就麻煩你告訴大家,我剛纔說的話到底是詆譭還是實情?”

“這……”

馬奇邁先是無奈的搖了搖頭,隨著便是微微躬身,滿臉賠笑,“您慧眼如炬,馬某人佩服不已啊,大家都聽著,李先生所言屬實,我們出售的這枚培元丹的確是劣品!”

什麼,竟然真的是劣品?

合著李陽說的都是真的,堂堂羅漢宗竟然會拿劣品出來銷售?

現場一片嘩然……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