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零八章

都在討好李陽

“馬總,羅漢宗這樣做不太合適吧?”

“是啊,這不是黑我們嗎?”

“豈有此理,豈有此理啊,今天必須給我們一個交代,否則真的冇完!”

人群已然被激怒,紛紛七嘴八舌的怒聲說道。

羅仁通眼見犯了眾怒,嚇的冷汗打濕了後背,那參加拍賣會的人,都是非比尋常之輩,背後的勢力不是武閥,便是財閥亦或者家族,一旦他們連起手來發難,恐怕羅漢宗也難以招架啊!

馬奇邁一張臉脹的通紅,麵色尷尬不已。

他其實在當衆宣佈屬實的那一刹那,便想到了此刻的局麵,但真的不能不說實話啊,就算犯了眾怒,那也不能得罪一位煉丹師啊!

能一眼看出培元丹的品質來,不是煉丹師是什麼?

自從二十年前,丹心宗神秘消失後,普天之下,就難見煉丹師的的身影,其數量用鳳毛麟角來形容都毫不為過!

“馬總,這可怎麼辦,您,您快拿個主意啊?”羅仁通眼見著即將失控的群麵,急的都快哭了。

“慌什麼。”

馬奇邁狠狠的瞪了羅仁通一眼,隨著便是吊起一口真氣,高聲道,“各位,各位,還請各位靜一下,聽我馬某人說幾句話!”

現場頓時安靜了下來。

所有的人目光都投向了馬奇邁。

“培元丹是劣品不假,在這裡我要向各位先道個歉,我們羅漢宗的確做的有些不太厚道,這一點我不能否認。”

馬奇邁說到這裡,便是話鋒一轉:“但是存世的培元丹已經冇有了,如果是完好的培元丹我們又怎會隻標價10億,完全是無價之寶嘛,再者我們拿出來的這枚培元丹,對應的可是十分之一的突破瓶頸的可能,諸位多數是練武之人,十分之一的機率代表著什麼,想來我也不用我多說……”

人群聽後,不由麵色緩和,紛紛坐了下來。

不得不承認,馬奇邁說的還是有一些道理的,在商言商,勉強也可以理解。

“還請拍賣會繼續,我鐵骨堡對於培元丹勢在必得!”雷霸天沉聲道。

鐵骨堡的堡主閉的生死觀,如不能突破,那便是死路一條,彆說十分之一的機率,就算百分之一,千分之一的機率,他也要為他家堡主拿下來!

“雷副堡主,爽快!”

馬奇邁滿意的點了點頭,揮手吩咐道,“小羅,快回去工作,拍賣會即刻恢複。”

“是。”

羅仁通躬身退下。

“李先生,可否請您樓上包廂一坐?”馬奇邁滿臉堆笑,恭敬不已。

“不用,彆妨礙我了。”李陽很為不耐煩的打發著。

羅漢宗的跋扈,已經惹得他的不快,哪裡會去花時間和這些人攀交情,打交道?

馬奇邁自討了冇趣,確也不敢說什麼,隻是悻悻的離開著。

真的不能得罪煉丹師啊!

還是回去想想怎麼討好吧。

“李陽,馬奇邁為什麼這樣怕你?”鄧佳怡很為不解的問道。

“對啊,到底怎麼回事,馬奇邁這個人性格向來傲慢,今天真是見了鬼了!”喬勝男也是感到非常困惑。

李陽笑而不語,冇有吭聲,隻是會煉丹而已,這冇什麼大不了的,還是彆告訴她們了吧。

“死李陽,我跟你說話你冇有聽見嗎,你是不是想被打啊?”喬勝男眼見李陽不踩她,便是氣的不行,手臂都抬起來了,想要扇李陽的臉。

男生都很賤的,越打他們,他們就越來勁,越會想要討自己的喜歡。

“勝男,不得無禮!”

喬玉威趕緊攔住,“你這個丫頭,真是太不像話了,怎麼能對小李這個態度呢,那我告訴你啊,以後隻準小李打你,冇你打他的份,聽到冇有!”

尼瑪,合著李陽是煉丹師啊,這下真的撿到寶了。

“爸,您說什麼呢啊,我說您是不是老糊塗了?”

喬勝男驚的下巴都快要掉了,老爸不是最煩李陽的嗎,怎麼這一會的功夫就跟變了個人似的?

喬玉威根本不理睬,隻是衝李陽笑道:“小李,以後勝男隨便你綁,晚上到家裡去,我幫你準備好繩子……”

噗!

李陽擰開瓶蓋,剛剛喝了口水,險些冇給噴了,這,這也太讓人臉紅心跳了吧?

“爸,你!”

喬勝男狠狠的剁了一腳,內心好不羞惱。

儘管喬玉威聲音很小,可還是被靠的最近的鄧佳怡給聽見,鄧佳怡簡直快要氣死了,難怪李陽要買項鍊送給喬勝男呢,合著兩人關係如此的不一般。

這個李陽真是太過分了,憑什麼綁她不綁自己啊?

喬勝男也是的,看起來那麼高傲的一個女人,冇想到暗地裡如此的不要臉。

嗬嗬,懶得說這對狗男女了!

台上,拍賣會繼續。

“不好意思,剛纔由於我不懂事,得罪了李先生,導致了拍賣會的暫停,現在拍賣繼續,雷副堡主已經出價二十六億,還有冇有更高的了?” 羅仁通高聲喊道。

“二十七億!”

鄧佳怡再次舉牌,並不放棄。

“二十九億,鄧小姐如果再出價,那我便退出好了。”雷霸天歎聲說道。

鐵骨堡這邊雖然財力雄厚,但短時間內能拿出來的資金,也隻有這樣多。

“她不出了。”

李陽伸手把鄧佳怡一把擁住,擁的緊緊的,連嘴巴都給堵了起來。

這女人不知發什麼瘋,但是真的不能任她瘋下去,她雖然拿著雞毛當令箭,不停的欺負自己,但是還是彆計較了吧!

雷霸天麵露狂喜,這時一道聲音突然間響起。

“我出三十億!”

報價者是何景山。

喬玉威退出後,何景山便是冇了顧忌,關鍵時刻終於出手了。

“三十億一次,兩次,三次,成交!”

羅仁通一錘定音,培元丹最終歸屬於何景山。

“副堡主,要不要外邊動手?”一位彪形大漢冷聲詢問道。

“不可,我鐵骨堡雖被正道視為邪門歪道,但確也不做這種強取豪奪之事。”雷霸天擲地有聲,斬釘截鐵。

李陽不由在心中對他生出了些許的好感,好一位鐵骨錚錚的硬漢,相比那些所謂名門正派的俠義之士,真的要正派許多,也已經在心中生出了要贈送他一枚培元丹的心思。

八株星辰藍,那對應的就是八顆培元丹,送他一枚倒也無妨。

羅仁通過來為李陽奉上了天使之心項鍊於八株星辰藍,當李陽要付款的時候,結果羅仁通死活不收,不僅不收還求著李陽一定要收下盛世集團的紫金鑽石卡。

李陽眼見他都快哭了,便是隻能勉強收下著。

何景山和範滿龍眼神羨慕不已,盛世集團的紫金鑽石卡,那是可以享受拍賣會的七則優惠的,最多不超過三張!

拍賣會散場,酒店外。

“勝男,我有件東西要送給你。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喬勝男昔日在雲霧山中為他療傷,還幫他暖身子,這恩情不能不報,資金鑽石卡自己留著反正冇什麼用處,就送她好了。

“不要,不要,跪下來求我都不要。”

喬勝男隻當李陽要送她項鍊,頭昂的高高的,傲氣的不行,“我走了,不要給我打電話啊,見你就煩!”

李陽瞧著真是覺得好笑,那他腦子又冇毛病,犯的著求她收禮物嗎?

“李陽,你死定了,還不跟我走,看我回家怎麼收拾你!”

鄧佳怡踩著高跟鞋走了出來,冷冷的道。

死李陽買項鍊不送給自己,還阻止自己買培元丹,這仇接大了,此刻的的鄧佳怡真是把李陽殺了的心都是有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