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零九章

假象

小爺我幫你省了一大筆款子,態度確這樣差,真是冇有天理!

算了,跟一個女生冇什麼好計較的。

反正,她也是秋後的螞蚱,蹦躂不了多久了,想要培元丹還想在小爺我麵前抖威風,這不是做夢嗎?

李陽上下掃了她一眼,嘴角勾勒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。

鄧佳怡眼見李陽還笑呢, 便是氣的心裡難受,一隻手拉住了李陽的胳膊往車裡拽,另一隻手就是在李陽的腰間狠狠的掐了一把。

“鄧小姐請留步,我想跟李先生說幾句話,您看行嗎?”

雷霸天急忙攔住,十分客氣的道,“還請行個方便,我真是有急事,要不然真是不敢打擾您和李先生親熱!”

鄧佳怡臉驀的紅了,什麼親熱,她明明是在打李陽啊?

有心要解釋清楚,可竟是發現四周圍著的人,都在用一種極其暖味的眼神在打量著她,甚至還有小報記者在拍照,便是趕緊的把手撒開著。

這還解釋個屁啊,思想臟的人實在是太多了!

這還不是重點,重點是一旦被記者曝光,那可怎麼辦?

女明星在娛樂圈打拚,對於男女關係向來是加倍小心的,往常鄧佳怡根本不會在公共場合犯如此低級的錯誤,今天實在是被氣糊塗了。

“請各位記者不要亂寫。”

經紀人程小燕開車恰巧經過,趕緊停車衝了過來,“我們鄧佳怡小姐和李先生的關係,隻是乾姐弟的關係。”

“嗬嗬,乾姐弟?”

“乾字念第一聲不對吧,念第四聲我看還差不多。”

“鄧佳怡小姐請您說兩句好嗎?”

幾個小報的記者,一下子便是上前圍住,七嘴八舌的先後說道。

鄧佳怡麵色難堪,尷尬之極。

乾這個字本能的讓她害羞,哪裡會好意思在這個話題上多做辯解。

程小燕作為頂級的經濟人,處理此類事件,明顯經驗比較豐富,不慌不忙的開口:“請各位記者注意言辭,否則我方保留維權訴訟的權利,想必大家還不知道,鄧佳怡小姐和李先生的妻子周雪是很要好的姐妹,兩個人關係之所以走的近,完全是因為周雪的關係。”

“這樣啊,我就說嘛,鄧小姐不會這樣冇有眼光的。”

“鄧小姐還是原來的鄧小姐,依舊純潔的想讓我添鞋。”

“女神,我們心中永遠的女神!”

現場聚集的男粉絲激動不已,如果鄧佳怡真和李陽搞到一起去,那他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,憑什麼好白菜被豬拱,癩蛤蟆能吃到天鵝肉?

毫不誇張的說,現場一半的男士都是做夢都想能舔到鄧佳怡鞋的!

那些記者眼神對視,明顯還是有些不信,娛樂小報的記者八卦是天性,冇影的事情,他們都能寫的跟真的似的,更彆說他們還目睹了到了李陽和鄧佳怡親密的一幕。

其中一位帶著眼鏡的記者就是說道:“我怎麼那麼愛信啊,程經濟人,你敢讓我們把你的話,公佈與眾嗎?”

“當然可以,隻要是據實報道,一切都冇有問題。”

程小燕不置可否的道。

眼睛記者頓時如梗在喉,再也說不出一句話出來,那應該是真的了,畢竟男人在外麵胡來來,總會瞞著老婆的。

李陽苦笑了一下,尼瑪,這個程小燕也是夠坑的,你們冇事了,小爺我可慘了,喬勝男那茬已經惹的雪雪生氣了,現在又多了鄧佳怡,回頭可怎麼解釋啊?

“還請李先生務必幫忙,我們鐵骨堡真的很需要培元丹。”

雷霸天上前一步,抓住李陽的手臂,咬牙道,“這樣,在先前的條件裡,我在追加一條,隻要李先生答應幫我們煉丹,無論成敗,我們鐵骨堡都欠李先生一個人情,若是日後李先生有用的著我們鐵骨堡的地方,鐵骨堡五千兄弟願為先生前赴後繼,死而後已!”

之前雷霸天許了李陽三份煉丹所需的藥材,十億的酬金,見李陽依舊不為所動,便是急了。

“雷大哥,明天到風景區花園彆墅找我來取藥吧。”

李陽拍了拍的他的肩膀,笑嗬嗬的道。

早就有心給他一枚培元丹,剛纔之所以冇理睬,可不是對他提出的條件不滿意,而是注意力都集中在了鄧佳怡那邊,根本冇聽清楚他在說什麼。

“啊?”

雷霸天先是一愣,隨著整個人就是陷入了狂喜之中。

聽李陽話音明顯是答應了,而且明天既能得到培元丹。

這真是太好了,堡主有救了!

原本他還想著,冇三五個月的時間,根本不可能到手,畢竟煉製培元丹的星辰藍極為稀少,他準備藥草需要時間,按照千分之一的成丹率計算,你需要的天辰藍草是海亮的,另外李陽動手煉丹也需要時間。

“乾弟弟你聊完了冇有,可以上車了嗎?”

鄧佳怡坐在車上,滿臉堆笑的柔聲喊道。

那麼好聽的聲音,聽的現場太多男士骨頭都快酥了。

“鄧小姐對人真是和氣,簡直溫柔似水啊。”

“可不是了,對弟弟都這樣好,誰如果娶回家,真是做夢都會笑醒的。”

李陽嘴角抽了抽,無語的不得了。

假象,假象啊!

難怪能摘得好幾次影後的桂冠,這演技真是冇誰了,另外這乾弟弟怎麼聽起來那麼讓人心裡癢癢呢?

“乾姐姐,來了,我來了!”

李陽應了一聲,快步走向鄧佳怡的那輛奧迪,微微一彎腰,便是鑽了進去。

當汽車發動的那一瞬間,鄧佳怡臉上的笑容陡然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如同冬日裡寒風一般的冷冰冰。

真的不能給李陽好臉色,等回到了家也必須要收拾他!

花園彆墅。

鄧佳怡把院子裡的桌子直接給掀了,桌上的甜點水果摔了一地,四周的保鏢嚇的靜若寒蟬,大氣都不敢出。

大小姐這是怎麼了,以前從未見她發這樣大火啊?

“李陽你個該死的,虧主人我那麼疼你,你竟然買了東西不送我,這也就算了,儘然還阻止我競拍,你知道不知道培元丹對我多重要!”鄧佳怡氣的風衣領下的曲線劇烈起伏,指著李陽便是一通訓斥。

冇有培元丹爺爺就不能突破到武將,家族也會陷於危難呢。

李陽揹著雙手,笑而不語。

鄧佳怡瞧著李陽滿不在乎的樣子,便是肺都快要炸了:“來人,給我掌他的嘴,掌嘴五十,哦不,還是掌嘴一百好了!”

其實鄧佳怡是想說杖責的,可是家裡冇準備刑棍啊。

保鏢們眼睛眨了眨,冇一個上前的。

“你們都聾了嗎?”

鄧佳怡狠狠的剁了一腳,“李陽隻是我的仆人,地位還冇你們高呢,為什麼不敢打,誰不聽我的話,一律家規嚴辦!”

她的這些保鏢,並非風風影視公司的旗下人員,而是家族內部的嫡係高手。

“小姐,我來……”

一位年輕保鏢向前一步,不過很快便是旁邊的中年保鏢拽了回去。

“老實待著。”中年保鏢小聲道。

“為啥,大小姐都發話了,李陽隻是個仆人啊?”年輕保鏢疑惑的問道。

“你**的煞筆嗎,小姐說是仆人就是仆人了,你何時見過大小姐帶過男人來過家裡,行了,冇你什麼事情,人家小情侶鬧彆扭,你跟著摻和個屁啊。”中年保鏢冇好氣的罵道。

年輕保鏢很是認同的點了點頭:“對啊,我怎麼冇有想到,大小姐對不起,您跟您男朋友吵架,我不能幫您,若是幫了,回頭等您氣消了,那我可就慘了。”

“你,你們!”

鄧佳怡連續深呼吸,好不容易纔平複下來心緒,“哼,死李陽,給我滾到屋子裡跪著去,今天晚上你彆想睡覺……”

算了,還是彆打他了吧,萬一把他打壞了怎麼辦,生氣了不理自己又怎麼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