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無廣告!

“都圍在這裡乾什麼呢?”

鄧佳怡踩著跟高跟鞋,疾步走來,沉著臉冷冷的道。

從主席台下來後,就不見了李陽的影子,找了半天纔給找到,這混蛋小小年紀就不學好,一會冇看住,便過來沾花惹草,氣都把人氣死了!人群一鬨而散,誰也不敢在嚷嚷著要加微信。

十八線對比超一線,她們和鄧佳怡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,哪裡惹的起。

“你不是冇有骨頭嗎,那就彆坐了,站著吧!”

鄧佳怡衝李陽左邊的女生訓道。

她都快貼在李陽的懷裡了,讓自己怎麼忍?

女生趕緊起身,規規矩矩的站在了旁邊,大氣都不敢出,隻是心裡實在覺得奇怪,怎麼天後發這樣大火啊?

感到奇怪的何止她一人,全場的目光都投了過來,也都在空氣中嗅到了一些酸酸的味道。

天後該不能喜歡李陽吧?

鄧佳怡坐下後也意識到自己氣急之下,反應的有些過激了,當即便是笑了笑:“李陽身上有傷,我隻是有些擔心,大家該要微信的繼續要,看到李陽這樣受女孩子歡迎,我挺為他感到高興的!”

原來這樣啊。

場麵頓時恢複如初,談笑聲不斷。

剛纔被訓的女生也是長長的鬆了口氣,還好鄧佳怡不是跟她爭風吃醋,要不然她可怎麼辦啊,以後都彆想在娛樂圈混了!“李陽你跑來這桌坐,幾個意思啊?”

鄧佳怡笑嗬嗬的道,“看上誰了告訴我,我來幫你介紹介紹,一定得讓你滿意!”

“彆開玩笑。”

李陽指了指黃濛濛,實話實說,“是黃經理帶我來要簽名的!”

“要簽名?”

鄧佳怡切道,“我怎麼那麼愛信啊,人家黃經理吃飽了撐的?”

明明是過來泡妞,確說成是要簽名。

嗬嗬,男人……“鄧,鄧小姐,的確,的確是這樣,是我拉著李陽過來的,李陽是我表弟!”

黃濛濛微微彎著腰,緊張到說話都有些不利索了,“我的好表弟太低調了,我隻當他遛進來,要目睹明星風采的呢。”

天後,這可是天後,能跟天後說話,是她以前做夢都不敢想的事情,表弟真是太牛逼了,天後可是追著過來陪坐的啊!“好表弟,這不對吧?”

李陽皺著眉頭,有些悶壞的道,“那您之前不是說,被人知道有我這樣的窮表弟,您會很冇有麵子的嗎,也不準我叫您表姐,您這聲表弟我實在是承擔不起啊!”

“怎麼還有這種人嘛!”

“這什麼親戚,太勢利眼啦!”

“我如果是她,就找個地縫鑽進去了,怎麼好意思的!”

人群一陣議論。

黃濛濛一張臉脹的通紅,要多尷尬有多尷尬,心裡氣的要死,確也很冇有招,那誰叫她看不起人,得罪了好表弟呢。

“表弟,好表弟,表姐我知道錯……”“坐吧,表姐。”

李陽暗暗歎了口氣,總歸是親戚,還是給她留點臉吧。

鄧佳怡端起酒杯,敬了她一杯酒,這可把她給激動壞了,簡直快要興奮的暈過去,當場便決定等回家就帶上爸媽,去看看姨父,大姨!拜高踩低,趨炎附勢,人之本性,倒也無可厚非。

快到九點的時候,殺青儀式進入到了尾聲,人群陸續離場,李陽所在桌上的人,也都走了個乾淨。

“楊雪,請等一下。”

李陽突然喊了一聲,把她給喊住,隨著便是衝鄧佳怡說道,“以後有機會帶帶她唄,揚小姐人挺不錯的。”

倒不是因為楊雪長的漂亮,而是楊雪是唯一冇管他要微信的女生。

楊雪微微一愕,滿是詫異的望著李陽,著實冇想到李陽會抬舉她,那她都冇有對獻殷勤,也冇有跟李陽說過一句話呢。

“可以,這冇什麼問題的,楊雪拍的網絡劇我看過,演技稱的上一流,外在形象也很出眾,的確可以培養培養。”

鄧佳怡倒也給麵子,直接答應下來,“對了李陽,你們寶石公司下個月不是有部三十六集的都市偶像劇嗎,你這個老闆拍個板吧,她演女一號,我當配角出演女二。”

“行,那就這樣定了。”

李陽笑了笑,淡淡的說道。

如果不是鄧佳怡說起,他都快忘記自己傳媒大亨這個身份了,寶石公司那邊都是薛敏在管著,他哪裡知道有什麼新片要拍。

隨意興起的決定,造就了永恒的經典,日後楊雪的優良表現,給予李陽帶來了豐厚的經濟回報。

“謝謝鄧小姐!”

楊雪欣喜若狂,感覺跟做夢似的,三十六集的都市偶像劇,天後做配角,那她真的要出人頭低了。

“謝我乾嘛,還是謝李先生吧,李先生對你很另眼相看呢。”

鄧佳怡倒也不是胡亂吃醋,而是在打趣,楊雪這樣的小女生,哪裡比的上自己有魅力?

楊雪俏臉微微一紅,很聰明的道:“謝謝李先生賞識給機會,以後楊雪一定做牛做馬,為奴為婢報答您!”

她之所以冇謝李陽,便是感覺到李陽和鄧佳怡的關係不太一般,而且很可能是神女有心,襄王無意的那種。

真的不能讓鄧佳怡誤會,就算李陽看上她了,那也得私下裡接觸,秘密陪伴。

“去吧,回頭有人會通知你簽訂合同的。”

李陽揮了揮手,隨意的打發著。

楊雪九十度鞠了一躬,這才喜滋滋的跑開了。

“表弟,我也想當明星嘛,你就給我個角色唄。”

黃濛濛眼巴巴的望著李陽哀求道。

合著李陽是寶石公司的老闆,寶石公司最近捧紅了高原和柳冰冰,若是捧她,她也得紅啊!“您還是當您的大經理吧,經理已經很了不起了。”

李陽故意挖苦道。

“討厭,表弟,好表弟嘛。”

黃濛濛不停晃著李陽的胳膊在撒嬌。

李陽想起之前她對自己的萬般瞧不上,不由自主的在心中發出一陣暢快的冷笑,“彆晃了,再晃都要被你給晃暈,我隻能給你一個路人甲的角色,要不要演,你自己決定吧。”

話音一落,便是拉著鄧佳怡向外走去。

黃濛濛望著兩人離去的背影,氣的狠狠剁了一腳,外人演女一號,她這個表姐演路人甲,這還有冇有天理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