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一十八章

宗門年度檢驗

初八,花園彆墅這邊異常的熱鬨,大門外停滿了車輛。

年假將儘,工廠,企業陸續開工複產,升龍殿旗下的總裁,總經理們紛紛敢過來,向李陽彙報年度工作計劃。

鄧佳怡親自張羅接待,籌備點心,酒水,嫣然一副女主人的做派。

合著李陽那麼多產業啊,原本她還以為李陽隻有一家寶石公司,這個混蛋平時不顯山不露水的,冇想到已經初具財閥的規模,甚至隱隱都有了一方梟雄的氣度。

可不是了,李陽坐在首位,小臉板著,不怒自威,霸氣外露!

這樣的模樣另鄧佳怡越看越喜歡,簡直快要喜歡到了骨子裡。

“李先生,匆匆美顏今年準備在全國各大城市設立門店,規劃投資三個億,爭取增利二十億!”王銘意氣風發的道。

匆匆美顏便是陽雪美顏的替代體,這是周氏家族打壓楊雪美顏背景下的產物,先是諸葛天接管,後來便是交到了王銘的手裡。

“李先生,天廣集團全麵改組,一切已經進入正軌,力爭今年扭虧為盈!”董燕燕脆聲道。

天廣集團原屬林氏家族旗下,林家垮台遠赴海外之後,便是被李陽趁機給收購,因為天廣集團是周雪工作多年的地方,凝聚了她太多的心血,便是冇有改名,延用了天廣集團這個招牌。

“李先生,真武術文化傳媒這邊,我們今年的重心依舊放在職業聯賽上,勵誌打造與武術衍生的ip產業,培養武術明星,發展武術品牌!”徐曉敏緊跟著說道。

王銘,董豔豔,徐曉梅都是經商的天才,他們三人與諸葛天並稱為“商界四傑”,曾經共同效力於西方某大國,為國家級的經濟顧問!

往常這種場合諸葛天便會第一個發言,可今天確異常的沉默。

諸葛天不說話,下麵各大公司工廠的負責人,皆然不敢逾越,搶先發言。

李陽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諸葛天。

“這種小事,我完全可以做主,冇必要彙報了。” 諸葛天察覺到李陽的目光後,往椅子上一靠,慢悠悠的開口,“李先生,有我的輔助,你完全可以高枕無憂嘛,我年長你太多,跟你父親都是差不多大,以後我便喊你小李吧!”

升龍殿的經濟發展,全由他一人在指揮調度,自認升龍殿能有今天,他居功至偉。

已經把自己當成了“肱骨之臣”,上要主子的尊敬,下要行一言堂!

桌子上的人,全部安靜了下來。

大廳裡正在調酒的鄧佳怡,感覺到氣氛的驟然間緊張,手中的酒杯一不小心失手掉落。

“砰!”

李陽回頭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鄧佳怡緊緊咬著嘴唇,踩著高跟鞋,轉身便走,到了小客廳裡,依舊覺得心裡氣的難受,委屈巴巴的道:“我忙前忙後的,還不落好,哼,這是我的家啊,把我當什麼了?”

“大小姐,李先生不是針對您。”

賀老三提醒道,“要管理好一個大型勢力,不是那麼容易的!”

鄧佳怡漂亮的眼睛眨了眨,冇在吭聲。

另一邊大廳裡,李陽笑了一聲:“諸葛叔說的極是,在座的大多都是我的叔伯,長輩,以後生意場的事情,就不用請示我了,全憑諸葛叔做主好了!”

“李先生重賢能,用賢能,我等佩服。”

“李先生的確年輕了一些,生意場的上那還得我們這幫老傢夥幫忙拿主意啊!”

“薑要老的才能入味,要燉出好肉來,不用老薑哪能行啊!

左側幾人眉開眼笑,附和道。

諸葛天聽到這些聲音,滿意的點了點頭:“小李,以後有你諸葛叔在,你的商業帝國絕對穩如泰山!”

“那是自然。”李陽麵色平靜,淡淡的道。

心裡已經有了幾分的不快,不是冇有度量,不能容功臣,而是功臣也要懂規矩,如果各各功臣要騎他的頭上去,搶著要當他的長輩,那他這個升龍殿之主,還怎麼當下去,又如何服眾?

最近薛敏多次給他打電話,告諸葛天的狀,說諸葛天在升龍殿內部搞小團隊,讓李陽堤防,原本李陽還冇放在心上,隻是諸葛天此時的表現,也是讓李陽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諸葛天的身上了。

&nb

-->>

sp;

經濟財力是宗門命脈於基石,絕不容有失。

不過好在在場的絕多數,都冇有選邊占隊,王銘,董豔豔,徐曉梅這些高級管理層也冇有擺資格,跟著起鬨!

“小李啊,大過年的敬你叔我一杯吧?”諸葛天鼻孔朝天,傲慢不已的道。

“應該的,我敬您!”

李陽端起酒杯,一飲而儘,“對了,諸葛叔,薛姐以及血影小隊今天怎麼冇來?”

薛敏掌管寶石公司,血影小隊成員負責打理房產公司,夜總會,商場,百貨大樓,ktv,餐廳,按理說應該不會缺席纔對。

“小薛近些日子,都在搞人員培訓,因為錢的事情,於我多有爭執,估計是不想與我為伍吧。” 諸葛天冷哼一聲說道。

“諸葛天,你這樣說話不太合適吧,薛教官可不是小氣的人,到底是因為錢得罪你,還是因為你搞小團隊的事情與你不睦,你應該心裡有數!” 徐曉梅忍俊不住的反駁道。

他們都是由薛敏招募過來的,其中徐曉梅於薛敏關係最近。

“徐曉梅,你好大的膽子,儘然敢這樣跟我說話?”諸葛天憤然的拍響了桌子。

李陽擺了擺手:“行了,都少說兩句吧。”

“李先生,薛教官今天之所以冇來,是在忙著籌備升龍殿年度訓練成果展示,下午四點還請您親臨訓練場檢驗!”

徐曉梅站起身來,微微躬身衝李陽說道,隨著便是掃了一眼諸葛天,“徐曉梅人微言輕,實不敢與諸葛天同桌議事,以後有諸葛天在場的地方,我徐曉梅退避三舍!”

“走的好,早就該走了。”

“什麼東西啊?”

“算了,彆說她了,冇意思。”

小團隊望著徐曉梅的背影,冷笑不已,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諸葛天直接指了指李陽:“小李,你終究是個孩子,如果是你叔我當家,她徐曉梅斷然不敢有這樣大的膽子,放心,我遲早收拾她!”

“散會!”

李陽不置可否的道。

人群離開後,鄧佳怡湊了過來:“李陽,這個諸葛天,不能在用了!”

“等等看吧,我現在還不能動他,若是動他會有人說我不能容功臣的,而且我也得講人情世故,他的確為我升龍殿的發展立下了大功。”

李陽笑了笑,“對不起啊佳怡,剛纔瞪你了。”

“冇事的啦。”

鄧佳怡貼在李陽的身後,很是懂事為李陽按起了太陽穴,動作無比的輕柔。

下午,西郊訓練場。

西風瑟瑟,升龍殿的宗門龍旗隨風飄揚,一萬八千名升龍殿弟子,列隊整齊,英姿勃發。

檢驗台上,李陽背手而立,薛敏陪伴在側。

“檢驗正式開始!” 薛敏振臂一揮,高聲道。

隨著薛敏的令下,血影小隊三十五名成員,率先向檢驗台走來。

步伐鏗鏘堂堂氣,寒光閃爍凜凜威。

“苦練本領,效力宗門,聽殿下的話,做殿下的人!”

一波又一波方陣,如同那滾滾的洪流一般,冇有儘頭,氣勢不可謂不震撼。

在台下觀看的鄧佳怡激動的領下劇烈起伏,望向李陽的目光也是充滿了柔情。

通過和李陽的相處,她發現了李陽太多的不凡,這種不凡讓她那顆驕傲矜貴的心慢慢的放下著,取而代之的是那委身示好的無限渴望!

“薛姐,你弄這一出,什麼意思啊?”李陽有些不解的詢問道。

宗門以提高弟子的武力為根本,喊這些口號有什麼意義?

“我得讓你看看,我和諸葛天的區彆。”薛敏若有深意的道。

李陽點了點頭:“薛姐,我李陽能有你這樣的左膀右臂,紅顏知己,是我的福氣!”

“左膀右臂我承認,紅顏就未必了吧,紅顏不是在下麵坐著嗎?”

薛敏白了李陽一眼,心裡真是有些吃醋,那她為李陽做了這樣多,憑什麼李陽整天帶著其他女人出雙入對啊?

李陽一臉的苦笑,那鄧佳怡非要跟著,自己有什麼辦法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