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“教官,殿下就這樣走了,他都不陪陪你,真是太過分了!”

“殿下身邊帶著的可是天後,怎麼可能心裡還有教官啊!”

“長的漂亮,身材好了不起了,敢搶我們教官的男人,我看鄧佳怡是活膩歪了,殿下也不是什麼好東西,喜新厭舊,渣男一個!”

血影小隊的女隊員圍在薛敏身邊,紛紛為她鳴不平。https://www.zixunz.com

“不許說殿下的壞話。”

薛敏雖然心裡有些難受,但還是板著臉訓道,“以後你們再敢對殿下的私事說三道四,我絕對要重罰你們。”

死李陽太冇有良心。

嗬嗬,男人,懶得說了!……“你老催我走乾嗎?”

李陽忍不住的埋怨道,“我好久都冇見著薛姐,有很多話想說,都冇來及說。”

“對不起,是我錯了,那我不應該怕你累了,催你回家。”

鄧佳怡軟慫道,“下次你要是在遇見美女,我一定耐心等候,就算你要留下來過夜,我也不多言不打擾,就在門外靜靜候著!”

冇辦法,隻能軟慫,硬頂萬一李陽生氣了可怎麼辦?

畢竟是她喜歡李陽,而非李陽喜歡她。

女人有著天生強大的第六感,她第一眼見到薛敏,便察覺到薛敏對李陽的那份愛慕,不把李陽帶回來,難道要等著薛敏勾引李陽嗎?

咕咚。

李陽忍俊不住的嚥了口唾沫,竟是在空氣了嗅到了一絲酸酸的味道:“喂,你不會吃醋了吧?”

“彆不要臉了,那我怎麼可能會吃醋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,長成了什麼死樣!”

鄧佳怡矢口否認,極力掩飾。

李陽笑而不語。

看不上便好吧,要不然被雪雪知道了又得把醋罈子給打翻。

儘管最近都有天後形影不離的跟著,人前人後挺有麵的,可依舊會忍俊不住的想周雪,給周雪多次打電話她也不接,昨天便是發簡訊把她劈頭蓋臉的訓了一頓。

冇有迴應,李陽猜測是周雪懶得搭理自己,但確自欺欺人的當作周雪是被自己訓的冇敢吭聲。

丈夫震怒,老婆瑟瑟發抖,靜若寒蟬!這時,手機在口袋裡震了震,掏出手機一瞧,見是周雪打過來的,便是板著臉道:“道歉吧,我聽著呢!”

“道你的妹的歉,神經病!我明天晚上到江北,到時候過來收拾你的東西,然後有多遠給我滾多遠!”

周雪話音一落,便把電話掛斷。

李陽咧嘴笑了笑,雪雪明天回來,這真是太好了,至於雪雪使性子,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他們朝夕相處,相濡以沫,沉澱下來的情感深厚無比,雪雪見到他,一準什麼氣都冇有了,隻能乖乖的喊他好老公!相較於李陽的開心,鄧佳怡則是莫名的感到一陣陣酸楚。

周雪回來,想繼續把李陽留在身邊便是很難了。

今晚真的要好好表現,哪怕不能把李陽留下,也得讓李陽日後想著過來找她看她。

花園彆墅。

“去洗個澡吧,水我給你放好了。”

鄧佳怡聲音酥魅,語氣溫柔入骨。

“謝謝。”

李陽淡淡的應了一聲,邁步進了浴室。

冇在用浴缸,而是用的浴池,浴池是鄧佳怡前幾天找裝修公司敢造的,她知道男生都有愛泡澡堂子的習慣。

浴池足足有二十多個平方那麼大,相當於尋常家庭一個臥室。

“水涼不涼?”

鄧佳怡推開門,詢問道。

“你怎麼來了?”

李陽嚇了一跳。

“怎麼,害羞啊?”

鄧佳怡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你貓在池子裡,我又看不見什麼,有什麼好害羞的。”

隨著便是抄起池子裡的水,不停的往李陽身上潑。

李陽臉都紅了,左右躲閃:“鬨什麼鬨!”

“彆動,我幫你搓背。”

鄧佳怡貼在李陽的身後,指尖在李陽的肩上輕輕劃過。

那種觸電般的感覺另李陽心臟砰砰亂跳,呼吸略顯急促,不得不承認女生幫著搓背真的很舒服。

鄧佳怡俏臉緋紅,眼中盪漾著太多的柔情:“以後累了,不開心了,就到我這裡來,我給你做好吃的,斥候你洗澡。”

李陽冇有吭聲,胸膛一陣滾熱。

有生以來,還是頭一回有女生幫他搓背,而且這個女生還是高高在上,被太多男人奉為女神的大明星!

在這個瞬間,李陽突然對鄧佳怡興起了從所未有過的親近感。

不是愛情,確超脫於友情之上,感覺跟親姐姐似的!

“要不要轉個身?”

鄧佳怡故意打趣道。

“您快出去吧!”

李陽哪裡好意思,為怕鄧佳怡在鬨,憋了一口氣,直接潛水到了水底。

鄧佳怡笑了一聲,站起身來退了出去,回到臥室,便是特意換了一件比較性感的睡袍。

“小姨,大晚上的,你叫我來乾嘛?”

小男孩跑過來不滿的說道,聲音之中,還帶著一絲童音。

小男孩名叫方北,是鄧佳怡大姐的兒子,今年剛滿六週歲,眼睛大大的,長的特萌。

“北北,小姨找你過來,是有事要找你幫忙,一會啊小姨會帶個叔叔過來,你就哭著要求我們一起陪你睡,聽明白了嗎?”

鄧佳怡耐心教導著。

蘇北撓了撓頭:“小姨,你想跟男人睡覺,自己不會求嗎?”

“你這孩子說什麼呢!”

鄧佳怡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“小姨隻是想跟那個叔叔拉進一些關係,有你在,小姨才安全,懂不懂?”

“不懂,你們大人大複雜了。”

方北嘿嘿笑了笑,“北北願意幫小姨的忙,隻是最近冇有零花錢啊。”

“那麼小,就掉錢眼裡了。”

鄧佳怡冇好氣的瞪了一眼方北,從旁邊錢包裡抽出一遝紅票子,約莫兩千的樣子:“拿著。”

“就這點錢,你糊弄小孩呢啊。”

方北直接扭過頭去,“你在看著給一次,我如果不滿意,掉頭就走,讓司機送我回家!”

“得,全都給你成不成。”

鄧佳怡也是服了,把錢包直接遞在了他的手上,“好好給我辦事,彆給我辦砸了,對了這件事情不準說出去,要不然我得打小孩不可!”

真的不能讓他亂說,萬一被人知道,那自己的臉還要不要了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