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二十三章

餘老夫人莫慌

李陽眼眸微抬,著實冇有想到東湖島來頭如此之大,伍風天下四絕,武帝之尊。

難怪,周家老太太餘賽花會急不可奈的想要促成這門親事。

明勁,暗勁,化境,武將,武侯,武王,武帝,為當今武者的七大境界,如今的李陽連半步武將的袁興運都殺之不過,更彆提堂堂武帝了。

“那我豈非隻有請到,四絕至尊的其它三位才行?”李陽皺著眉頭道。

“西喬雨身在大西北七星山內,已經閉關多年,南關江坐鎮邊陲,掌管天策,日理萬機,北伏旗神龍見首不見尾,江湖之中無一人掌握他的行蹤。”

雷霸天微微歎息,既是實話實說,也是婉轉陳述。

天下四絕,身份何等尊貴,就算找的到,也是你李陽能請來的嗎?

李陽默默不語,心頭著實感到棘手和壓抑。

“李先生,伍星火要求親一事我也略有耳聞,在我看來,多半是他的空言,西伍風為人倨傲,向來看不上財閥世家,能屈尊向周家提親的概率很低。”

雷霸天娓娓分析著,“我猜測,最終來周家求親的十有**是西伍風的師弟,武將童帥,李先生若是備上厚禮,也未必不能一爭!”

“好吧,感謝雷大哥的指點。”

李陽淡淡一笑,已經決定,三天後自己一人登門求親。

先禮後兵!

求親順利倒也算了,要是敢答應東湖島,他就要把當場把周雪給搶走。

這裡是江北,不是京城也非東湖島,在江北李陽纔不怕他們呢,當晚李陽便秘調玄冰樓左右護法,七大長老進駐江北。

九位化境強者,隻要東湖島來的不是伍風,他就有把握控製住局麵。

三天轉眼既至。

天下墅坐落在風景如畫的海邊,周家老夫人餘賽花過來江北,一直住在此處,此處房產也隸屬於周家。

“雪雪,一會東湖島主過來,你可要懂禮貌。”餘賽花坐在首位,一臉鄭重的的叮囑著,“我畢生的心願,便是要周家能晉升到武閥世家,東湖島於我周家聯姻,那我周家崛起指日可待啊!”

“奶奶,我已身為人妻,你這樣做真的好嗎?”周雪冷冷的道,“那我纔不會給東湖島主好臉色呢。”

“放肆!我在說一遍,你於李陽的婚姻隻是一場鬨劇,不能作數!”

餘賽花麵色鐵青,手中的龍頭柺杖猛烈的敲擊地麵,“雪雪,你最好給我聽話點,若是敢對東湖島主不敬,彆怪我拿家法教訓你,還有你要想想你的養父母!”

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東湖島主貴為江湖至尊,天下四絕,誰敢不敬,誰敢?

周雪深深的吸了口氣,冇有吭聲。

家法她可以不在乎,但是不能不在乎養父母的安危,這個老太太麵善確心毒,而且也夠卑鄙。

“帶大小姐去化妝。” 餘賽花不置可否的道。

“不去!”

周雪賭氣的把臉彆在了一邊。

“你!”

餘賽花指了指周雪,目眥欲裂。

這時伍星火一身筆挺的西裝,走進了客廳,“老夫人莫要發火,周小姐天姿國色,哪裡需要化妝,還請老夫人不要斥責周小姐,否則我會心疼的。”

不得不說,伍星火長的真的很帥,臉龐如刀削一般,皮膚白淨,身姿挺拔,跟偶像劇裡的男生相比都毫不遜色。

“你算個什麼東西,輪的著你心疼嗎?”

周雪厭惡的掃了他一眼。

還好李陽不在,萬一被李陽聽見,誤會她和其它男人暖味不清,那可怎麼辦?

“周小姐,你越罵我,我越喜歡你,咦,你的鞋麵有些灰塵呢,我來幫你擦擦好不好?”

伍星火嬉皮笑臉,滿是討好的道。

“幫我擦鞋,我冇有什麼興趣!”周雪冇好氣說道,“要不,跪下來添鞋吧?”

“好啊,我做夢都想給你添鞋。”

伍星火欣喜不已的道,那他昨天晚上真的夢到幫周雪添鞋了,醒來後就一直樂的不行,能給周雪這樣的美人添鞋,那可也是天大的豔福啊!

“噁心。”

周雪重重剁了一腳。

“咳,咳,伍少爺快請坐吧。”餘賽花故意咳嗽了幾聲,“雪雪,你看看伍少爺對你多好,以後你跟伍少爺過日子,隻能享福。”

孫女就是爭氣啊,照伍星火這份跪舔勁,搞不好東湖島主真能答應讓兒子入贅,整個東湖島的勢力日後也會歸周家差遣,節製!

周雪懶得搭理,隻是暗自著急上火,也不知李陽到底有冇有找到關係,請人過來求親。

“老夫人放心,以後我跟周小姐在一起,讓我朝東,我絕不能超西,不高興了隨時可以扇我的臉,我整天跪著斥候啊。”

伍星火拍著胸脯,表著態度。

“嗬嗬。”

兩側站著的侍女,紛紛忍俊不住,笑出聲來。

這不是一條添狗嗎,當添狗其實也冇什麼,關鍵這個伍星火是還以當添狗為榮,一副自豪不已的樣子,也真的是冇誰了。

餘賽花眼神冷冷的掃過,侍女們立時靜若寒蟬。

“伍少爺,不知伍島主何時過來?”餘賽花笑嗬嗬的道,“我得提前做準備,早早的在門外恭候啊!”

“老夫人,家父最近在研究奇門遁甲五行之術,實在抽不開身,便委托了二叔童帥代為登門。”

伍星火小心翼翼的說道,“在電話裡,家父多次囑咐與我,讓我代他向您表達歉意!”

“奶奶,東湖島這是冇把您放在眼裡啊。”周雪瞧著餘賽花臉色不大好看,趕緊在旁煽風點火。

“童帥那是東湖島第一戰神,在江湖中威名赫赫,有童大先生親置,足可體現東湖島的誠意。”

餘賽花彆看嘴上這樣說,但心裡已經有了幾分的不快。

兒子提親,父親不到場,這算怎麼回事,武帝至尊,好大的架子?

“感謝老夫人體諒,二叔應該要到了。”

伍星火低頭看了眼腕錶,笑嗬嗬的道,“我去大門迎二叔去。”

“老身隨你一起去。”

餘賽花不敢怠慢,站起身來硬拉著周雪,領著數十位黑西裝,疾步匆匆。

剛到院中,便是看到一中年男子,年齡四十開外,高鼻深目,眼神如刀劍般銳利,麵色平靜,不怒自威。

他便是武將童帥,東湖島第一戰神!

“二叔。”

“童大先生好。”

伍星火和餘賽花先後打著招呼。

童帥先是拍了拍伍星火的肩膀,隨著纔是把目光投向了餘賽花,“餘老夫人,我過來求親,冇有帶禮物,你趕緊答應吧。”

語氣鏘鏘,傲慢不已。

這還算客氣的,也就是看在周雪生的漂亮,心裡滿意,要不然他都懶得跟餘賽花說話。

“禮物,我們周家並不在意。”餘賽花陪著笑臉,“童大先生過來求親,便已經給足了我周家麵子,裡麵請!”

心裡的不快更甚幾分,伍風不來,童帥傲慢,這算什麼求親?

“老夫人可還冇有允口?”

童帥表情似笑非笑,眼神甚是鋒銳。

“奶奶,您真的不能答應!”周雪趕緊道,“禮物都不給,根本冇有誠意啊。”

這個死李陽怎麼還不來?

這時,院中腳步聲陣陣,魚貫湧入數十人:“餘老夫人莫慌,我寧豐也來求親!”

“鐵骨堡寧豐?”

餘賽花聞聲看去,頓時渾身一陣,麵色僵住。

寧豐早在二十年前,便已經享譽整個江湖,一口單刀壓天下,三顆鐵膽震乾坤。

血光府坐下,六旗主之首,後開創鐵骨堡,稱雄邊陲。

“念禮單!”

寧豐揹著雙手,淡淡的說道。

“東海夜明珠三顆!”

“字畫古玩一箱!”

“現金八千八百八十八萬!”

“三株青龍參,七株千金藤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