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二十六章

家傳戰拳

餘賽花師從琴宗。

琴宗雖現在已經冇落,但在宋元時期確十分的昌盛,門下弟子超百萬,據傳琴宗宗主,曾一人當關,擋三路大軍進犯。

音屬性的武功,透著一絲詭異,把內力融入到琴聲,不僅威力巨大,群殺範圍廣,更能讓人聽到後產生幻覺,同時誘發人體各種壞處,甚至是直接死亡。

“小子,會內功嗎,就在那裡裝模作樣?”伍星火望了李陽,滿是不屑的道。

東湖島的內功心法獨步江湖,他自幼又以靈草為食,原本以為內功造詣絕對要遠在李陽之上,可李陽麵對琴聲,麵色平靜,明顯遊刃有餘,便是讓他心中生出了些許的忌憚。

說這個話並非嘲諷輕視,而是刻意激怒,想分李陽的心,讓李陽不能集中精力運動抵抗。

李陽笑了一聲,說道:“耍小聰明,終究上不了檯麵,怎麼,對自己冇信心了?”

“哼。”

伍星火麵色一紅,“冇自信,怎麼可能,我贏你簡直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簡單!”

居中的餘賽花,眼見李陽和伍星火還有能力說話,便是覺得麵子上有些掛不住,當下撫琴的雙手陡然間加快,琴聲鏘鏘,金戈鐵馬般的氣勢瞬間為之旺盛。

他一開始隻怕傷了兩人,因此用了兩成內力撫琴。

而現在則是提到了四成,也就是相當於暗勁大成的境界。

十麵埋伏這部曲子,是夏國十大古典之一,清楚地表現出楚霸王項羽被大軍包圍時候,走投無路的場景,全曲分三個段落。

第一段列陣,此刻悄然展開。

金鼓戰號齊鳴,喊殺身震天,長矛盔甲懾人心魄,任誰身在陣前,都會不寒而粟,膽戰心驚。

伍星火額頭瞬間見了冷汗,眼神驚恐,身子微微而瑟,再也不見剛纔的從容,鎮定。

而李陽則是劍眉上挑,雙目圓瞪,絲毫不懼遠處的旗風獵獵,十萬雄兵!

伍星火的慫態並冇有讓餘賽花感到意外,可李陽的英雄氣度則是讓餘賽花做夢也冇有想到,這個李陽膽子怎麼可能這樣大,麵對千軍萬馬,儘然要一往直前?

好小子,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英雄!

餘賽花雙手不斷變化各種手勢,扣,抹,彈,扣組合指法的接連不斷運用,直接指揮十萬將士衝鋒陷陣,不知不覺間內力已經用了七層之多。

“殺,殺,殺!”

十萬重甲揮動長矛刀戈,如剛鐵洪流般滾滾殺出,僅僅呐喊聲便足已讓人嚇破了膽。

“噗。”

伍星火張嘴便是吐出一口鮮血,倒在地上,抱成一團,嚇的儘是尿了褲子:“救命,救命啊,媽,我要抱抱……”

周家鐵衛忍俊不住,紛紛笑出聲來。

童帥臉龐發熱,趕緊過去將伍星火扶起,帶到了邊上,此刻童帥心中好不吃驚,餘賽花已經拿出了化境階的內力來彈奏,這個李陽怎麼可能還能堅持的住?

難道李陽是化境階?

十**歲的化境階,這怎麼可能!

深陷幻境中的李陽,麵對衝殺過來的十萬鐵甲將士,仰天一嘯:“殺!”

餘賽花撫琴的雙手不由自主就是為之一頓。

他竟然真的要一路鏖戰,殺出血路!

“設伏!”

餘賽花咬了咬牙,運足內力,通過琴聲重現了楚霸王項羽被三路大軍,圍在烏江邊上的情景,那餘賽花真是不信,李陽還有反殺之心,畢竟當年勇猛無匹的項羽都選擇了自刎。

豈料,李陽身形如箭矢一般直射千軍萬馬。

“ 砰!”

琴絃崩斷,餘賽花嗓子眼發乾,強行運真氣,壓下了一口熱血。

“李陽,你冇事吧?”周雪趕緊撲到了李陽的身前,一臉關切的問詢道。

畢竟,剛纔伍星火都嚇尿了,李陽平常膽子那麼小,吵他,他都怕,萬一嚇出了好歹,那可怎麼辦?

“我好好的。”

李陽咧嘴笑了笑,心裡竟是覺得有些遺憾,在真實終究是幻境,不能真刀真槍的殺上一場,那種千軍萬馬的場麵,在現今恐怕是冇有機會在遇見。

“餘老夫人,這一局,總該是我義弟贏了吧。”寧豐沉聲說道。

餘賽花點了點頭:“當然,李陽好樣的,老身佩服。”

剛纔李陽在幻境裡,表現出的霸氣身前,蕩然身後,錚錚男兒的熱血豪情,讓她不得不服。

周雪美麗眸子眨了眨,俏臉有了一絲笑意,奶奶好像對李陽的態度有所改變。

“童先生,我判李陽贏,您有意見嗎?”餘賽花淡淡的說道。

童帥黑著一張臉,並不吭聲。

尼瑪,能有屁的意見啊,星火隻聽了開頭便嚇尿了,而人家李陽不僅聽完了全曲,還崩斷了琴絃,傷了餘賽花,兩人的差距實在不是一星半點啊。

儘管餘賽花有用內力壓製傷情,冇有吐血,但依舊瞞不過童帥的眼睛。

由於伍星火被嚇的不輕,短時間內難以平複,第三局的比試便是放在了下午舉行。

“李陽一平一勝,若是這場繼續勝出,那便是我周家的女婿。”

餘賽花朗聲道,“伍少爺雖然暫時落後,但也不是冇有機會,勝了這局,那就是打了個平手,按先來後到的原則,我周家就會與東湖島聯姻!.”

儘管李陽的表現可圈可點,十分的出眾,餘賽花甚為滿意,但還是偏向於伍星火。

身為周家的掌舵人,她必須要重視家族的利益,於東湖島聯姻,周家才能興隆昌盛啊!

“你這個老太太又要偏袒,打平就要加賽一場,憑什麼先來後到?”寧豐寒聲質問道。

“先來後到的道理自古便有,寧堡主不要胡攪蠻纏!”

童帥斜著眼睛,不置可否的道。

寧豐還想理論,確被李陽用眼神製止:“大哥稍安勿躁,就按老夫人說的辦吧。”

“既然當事人無異議,那我宣佈第三局的比試規則。”餘賽花深怕寧豐糾纏不休,趕緊道,“我周家有一套家傳拳法,名為戰拳,一共三十六式,接下來我會讓人當眾施展一遍,李陽於伍少爺誰學的招數多,便算誰贏。”

趁著上午休息的檔口,餘賽花已經把拳譜交到了伍星火的手中,並且手把手的交了兩個多小時,那餘賽花真是不信,李陽這局還能贏的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