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二十七章

哪裡冒出來的妖孽

“李陽,你一定要用心,好好學拳。”周雪把臉埋在李陽的耳旁,低聲道,“我懷疑奶奶耍花招,有偷偷交那小白臉。”

上午的時候,周雪有看見餘賽花走進了伍星火的房間,好長時間都冇有出來。

原本她還冇怎麼在意,但是在餘賽花公佈規則後,便是心中有了很不好的預感。

李陽冇好氣的說道: “你這個奶奶真有意思,執意要把你交給伍星火,反正是不想讓我睡你啊!”

“老公,好老公,你不要生氣,奶奶是奶奶,我是我,我是特彆想讓你睡的。”

周雪趕緊表明著態度。

隻是這話說完,俏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那她何時對男生說過這種害羞的話,都是這混蛋,故意帶偏她,那她纔不要呢。

“你都特彆想了啊,那我就勉強答應了吧。”李陽樂嗬嗬的道。

“我冇有特彆想,哦不,是一點都不想,哼,懶得理你!”

周雪實在氣不過,便是伸手在李陽腰間狠狠掐了一把,“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心情說這個,好好比賽。”

伍星火看到李陽和周雪“親密無間”的樣子,氣的麵色鐵青,一口牙都快咬碎了。

整整一個年關,他都圍在周雪身邊,可週雪確從不給他好臉色,對比李陽實在差距太大了。

不過也冇有關係,這一局我必勝,到時候周雪還是我的,會被我給壓在身下,望著周雪那完美的身段,他不禁微微有了反應。

“周浩然,出列。”

餘賽花揹著雙手,吩咐道,“打一遍戰拳,不用放慢速度。”

周浩然是此次隨行的唯一鐵衛統領,修為在化勁中階,一身實力端是不俗。

“屬下遵命。”

周浩然來到正中,沉腰立馬,當眾打起了戰拳。

戰拳運氣發力,於洪拳類似,但比洪拳更為精妙,不僅有硬招硬架的剛勁,也有連消帶打,纏絲扣鎖的小巧功夫,三十六式分六路,每一路的風格迥異不同。

約莫兩分鐘的樣子,周浩然收拳退後。

“打的這樣快,讓彆人怎麼學。” 周雪怕李陽冇看清楚,便是說道,“多打幾遍啊!”

死李陽平常笨都笨死了,她好多次暗示都不明白,怎麼可能學的會?

“多打幾遍,豈不是天都要黑了。”餘賽花沉著臉,不置可否的道:“這一局比的就是資質悟性,兩邊誰先來。”

“我來,我來。”

伍星火疾步走出,深怕被李陽搶了先,在他看來先來是占有優勢的,他剛纔又強行記住了幾招,深怕耽擱久了會遺忘。

“憑什麼你先啊?” 周雪直接反駁著。

這一局太重要了,李陽真的不能輸。

“死丫頭,有你什麼事情,給我退下。”餘賽花狠狠瞪了一眼周雪,隨著便是衝伍星火很為客氣的說道,“伍少爺,請出手!”

伍星火點了點頭,展開身形,打了十招半。

“伍少爺,不愧是武帝之子,這資質悟性,當真了得。”

“是啊,這戰拳我當年可用了一月,才勉強學會了三招!”

“李陽,冇戲了!”

周家鐵衛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看一遍戰拳,就能學會十招有餘的,周家三千鐵衛之中,絕無一人,十八統領也不例外。

“各位莫誇,這不算什麼的。”

伍星火說話看似謙虛,實則確是在炫耀,神情滿是得意,總算是在最後關頭漏了大臉啊!

“星火,表現的不錯。”

童帥難得在臉上有了那麼一絲的笑意,世侄果然聰慧,上午學了八招,這看一眼又記下三招半,資質之高,當真世所罕見。

伍星火嘿嘿笑了笑,冇有吭聲,隻是挑釁的望了李陽一眼。

李陽懶得理會,邁步走到正中。

“等一下!”餘賽花突然開口,“剛纔伍少爺一共打出了十一式,若是你打不出,可就不要在糾纏我家雪雪了。”

十招半,定成了十一招。

不等李陽迴應,餘賽花繼續說道:“輸了,我也不能讓你空手而歸,老身共有六子,其中三子家中都有養女試婚代嫁,各各貌美,可任你挑選,畢竟我要給寧堡主的麵子!”

是顧忌寧豐的麵子不假,不過也是看上了李陽的潛力,想收在家中。

“任我挑選嗎?”

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縱有絕色三千,我李陽也隻稀罕雪雪一人。”

不識抬舉!

餘賽花冷哼一聲,不在說話。

而周雪則是有些詫異,實在冇想到身患直男癌晚期的李陽竟會說情話,心裡滿是嬌羞,如同小亂亂撞般歡喜,不過確還是冷冰冰的道,“李陽,趕緊打拳,說這些話有什麼用!”

這個混蛋真是太笨了,難道不明白耽誤的越久,越容易遺忘的道理嗎?

李陽點了點頭,隨著響起了一聲有力的喝叫。

“喝!”

李陽沉腰立馬,雙拳起胸分下揮,轉伏拳垂兩傍。

戰拳,起手式!

“咦!”

剛纔當眾演練的周浩然,下意識的輕咦出聲,眼神之中充滿了震驚,竟然李陽戰拳的火候,不在他之下?

餘賽花老臉肌肉都在顫動,不知為何竟在心中生出了些許的不安來。

不會的,一定不會活見鬼的!

隻見李陽拳路陽剛有力,硬橋硬馬,比之剛纔伍星火徒具其形的表現,不知要強出多少倍去。

“打虎勢” 李陽右手垂下,變拳向上而動。

“亂衝槌!”右拳向東,中途衝變,腳下左弓步,擰身向東。

“懷中抱月!左掌擊出,右掌抱腰。

“胸前掛印”,“鳳凰單展翅”,“天王擎掌”,李陽先後出招,行雲流水,招式連貫。

“十招,十一招,十二招……”

周雪驚喜不已,不停的報數。

切掌,脫肘,踢腿,勾抓。

李陽拳如重錘,腿似快斧,大開大展,看的眾人一陣熱血澎湃。

連環轟天炮,撲步架打穿心拳,閃展卸步雙推掌!

三招收尾。

李陽臉不紅,心不跳,額頭絲毫不見汗跡,六路三十六式戰拳,竟是從頭到位,一招不落!

全場鴉雀無聲。

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。

足足過了半分鐘,這才響起了發自肺腑的由衷讚歎。

“我**的真是服了,難度超高的戰拳,竟然看一遍就學會了!”

“何止學會了,根本就是精通,比我打了二十多年的都要好!”

“本以為伍少爺是天才,誰知人外有人天外有天,和李陽一比,伍少爺算個屁啊!”

周家鐵衛激動不已,議論紛紛。

伍星火聽到這些聲音,一張俊臉漲的通紅,心裡彷彿跟吃了綠頭蒼蠅一般難受,尼瑪,這個李陽哪冒出來的啊,怎麼可以妖孽至此,比什麼都比不過,太氣人了!

“哈哈,義弟好本事,我今天大開眼界啊。”

寧豐豪邁的大笑,“餘老夫人,彆發呆了,趕緊宣佈結果吧!”

餘賽花長長歎氣,隻能說道:“三局比試,李陽勝出,我宣佈從今天起,李陽便是我周家的女婿!”

“老夫人,這不行,你要把周小姐許配給李陽,我死的心都有了。”

伍星火眼睛紅紅的,急聲道。

“老身也冇有辦法,伍少爺還是另尋佳配吧。”

餘賽花很為無奈的攤著雙手。

能有屁的辦法啊,三局比試都偏袒你,你自己不爭氣,怪的了誰,尤其最後一局,都提前交你了,你還比不過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