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二十九章

智破死局

李陽通風報信後,便是折返,返回周家彆墅。

邊走,邊琢磨著對策。

最終,李陽決定裝作不知情,來一場智破,爭取不動乾戈,化解死局。

儘管這裡是江北,李陽不懼餘賽花,可以先下手為強,召集人馬圍殺餘賽花以及隨行鐵衛,將其全部誅殺,但事後周家一旦展開報複,升龍殿將無法抵擋。

周家三千鐵衛,最底都有暗勁階的實力,十八統領更是化境強者,甚至聽說還有半步武將的長老坐鎮家中。

而升龍殿,化境階隻有自己和薛敏兩人,算上玄冰樓的外援,依舊拚不過周家。

退一步說,就算拚的過,又真的能放開手腳,血洗這裡嗎,餘賽花畢竟是雪雪的親奶奶啊!

周雪的房間在彆墅二樓,靠近樓梯,此刻周雪正站在樓梯上候著呢。

“打個招呼,需要這樣久嗎?”

周雪滿麵寒霜,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。

先是醫術,後是鑒寶,再是賭石,現在更是武功好的離譜,不僅會輕功,還有內力,小小年紀都怎麼學的啊,打自孃胎學起,也掌握不了這樣多技能吧?

她之所以迫不及待的把李陽叫走,便是想要弄清楚,李陽身上到底發生了什麼!

李陽瞥了一眼逐漸靠近的鐵衛統領周浩然,當即板著臉訓道:“雪雪,我天天怎麼管教你的,真是冇有規矩,我在外邊談個女朋友有什麼大不了的,彆嚷嚷,否則我可得揍你。”

這個混蛋發什麼瘋!

周雪氣的領下劇烈起伏,踩著高跟鞋轉身進了屋,真是懶得搭理啊,管教她,開什麼玩笑,一直以來家裡可都是她當家的啊。

“讓統領見笑了。”李陽淡淡的說道。

“屬下不敢,姑爺快進去哄哄大小姐吧。”

周浩然表麵尊敬不已,可眼神中的凶光確是一閃而過。

李陽眼角的餘光發現周浩然快步離開後,便是推門而入,翻手把門反鎖。

“死李陽,你要翻天嗎?”

周雪一把將李陽推到牆上,氣鼓鼓的道。

“不是我要翻天,而是你奶奶要殺我,如果想我活著,等會就好好配合我。”李陽一臉凝重的叮囑著。

什麼?

周雪神情慌亂,確也冇有不信,她那個奶奶冇有人情味,心中隻有利益,“我肯定會配合你的啊,對不起老公,不過,我有一件事情必須要先問問你。”

“問唄。”

李陽絲毫不以為意的道。

“咱們在鄉下襬酒席那天,我穿的什麼款式的內衣?”周雪緊緊盯著李陽,眼神清冷犀利。

李陽微微一愣,但還是下意識的說道,“黑色蕾絲啊,我特彆喜歡。”

“討厭,瞎喜歡什麼!”

周雪紅著臉啐道,懸著的心也是徹底放下。

她前幾天看了一部電影,講述的也是上門女婿的故事,電影男主是鬼,上了廢物老公的身,廢物老公從此變優秀起來,會醫術,懂風水,反正特彆厲害。

剛纔,她就懷疑李陽也被鬼上身了,現在確定冇有,便是懶得在追究李陽為什麼本事那麼大了。

隻要李陽是她深愛的男人,便已經足夠。

李陽詫異的望了她一眼,來不及多想,當聽到門外有輕微的腳步聲,便是大聲說道:“雪雪,你還有完冇完,我在外麵有女朋友怎麼了,又不礙著你,人家鄧佳怡是大明星,帶出去多有麵啊,你比不了!”

“說的是人話嗎?”

周雪極力配合,甩手就是給了李陽一個大嘴巴子,“告訴你,趕緊跟野女人劃清界限,要不然,咱們就分手。”

這個混蛋就想著鄧佳怡,氣都把人氣死了。

這是故意的吧?

李陽疼的倒吸了冷氣:“分手你彆想,你們周家那麼有錢,分手了我找誰要錢花去,還有你那麼漂亮,我睡不夠的!”

“無恥。”

周雪本能的想在扇李陽的臉,見李陽委屈巴巴的樣子,便是冇捨得下手,抄起一件官窯古瓷器重重的給摔在了地上。

不會是官窯古瓷吧?

餘賽花老臉抽搐,心都懸了起來,孫女所住的房間是彆墅裡最高檔的一間,床頭櫃上擺放的瓷器,那是價值八千萬的青花瓷。

“青花瓷,你也摔,八千萬冇了。”李陽故意說話,刺激著門外偷聽的餘賽花。

餘賽花緊緊咬著嘴唇,心疼的一口氣冇上來,差點暈了過去。

算了,砸了就砸了吧。

李陽在外麵有女人,這實在太好了,伍少爺這下有機會了!

“我樂意,我家的東西輪的著你來過問嗎?”周雪見李陽比劃著拳腳,心領神會,脆聲道,“喂,你剛纔怎麼這樣厲害,輕功,內力,悟性,你怎麼可能比的過人家伍星火?”

“寧豐給了我一顆丹藥,吃了便可以在二十四小時以內,大幅度提升。”

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寧豐不愧是江湖前輩,武將強者,就是厲害,如果真是我義兄就好了,可惜寧豐隻是欠我人情,一次性也就消耗光了,以後不會在管我。”

餘賽花聽到這裡,便是揮了揮手,輕手輕腳和周浩然一起下了樓。

“好險,差點就被李陽這小子給得懲了。”

餘賽花回到房間,往沙發上一靠,便是忍不住的罵道,“這個死小子,吃丹藥騙我老人家,我就說他長的那死樣,怎麼可能是個練武奇才?”

“家主,既然李陽絲毫冇有潛力,於寧豐也隻是一次性人情,那我們就更不必有什麼顧慮,我今晚就動手把他脖子給抹了。”周浩然冷聲說道。

“不,廢物一個,殺他冇意思。”

餘賽花搖了搖頭:“留著他繼續和鄧佳怡作妖,讓雪雪看清楚他的為人,女人嘛,心涼透,便也冇有了情。”

“家主英明,這樣大小姐和伍少爺才能幸福啊。”

周浩然由衷的道。

餘賽花點了點頭,隨即慢悠悠的開口:“浩然,你現在去給我查,查查李陽跟鄧佳怡到底有冇有關係,我怕這小子跟我在這演戲呢!”

她一介女流,創下週氏家族偌大的家業,自不能的無才無智的庸輩,雖覺可能性不大,但凡事多留個心眼總是冇錯的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