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三十章

攜款潛逃

“我需要不需要去奶奶那裡,哭一場,把你罵一頓?”

周雪緊緊依偎在李陽的懷裡,小聲的詢問道。

事關李陽的安危,不容她不上心,如果李陽被奶奶殺了,那她真的也不想在活。

李陽擁著她那堪比a4般纖細的腰肢:“不用,你家那老太太不是好對付的,演戲得講個度,演過了,隻能事得其反,讓老太太起疑,如果我冇猜錯的話,老太太已經在差人調查我和佳怡的關係了。”

弱冠之年, 白手起家,創下江北超級勢力升龍殿,李陽憑藉的不僅僅是道祖傳承,也有智謀。

“那怎麼辦,會不會露餡?” 周雪神情緊張,根本顧不上在意李陽很不安份的手。

都什麼時候了,還有心思占便宜?

李陽絲毫不以無意的說道:“應該不會的,最近我都住在佳怡那裡,越調查,可信度越高。”

“呦,佳怡叫的蠻親的嘛。”周雪一把將李陽推開,雙手抱於衣前,冷冷的道,“和人家大明星住在一起很過癮吧?”

“ 你怎麼又吃醋!”

李陽無奈的搖了搖頭,“我跟她隻是朋友,能過癮什麼,又不是我們我們住在一起,可以摟摟抱抱,卿卿我我。”

“誰稀罕和你親近?”

周雪紅著臉啐道,“告訴你啊,以後少跟鄧佳怡來往。”

她雖然特彆信任李陽,但是鄧佳怡那麼大一明星,還是給了她一些危機感,就連她見到鄧佳怡都忍不住的想多看幾眼,更彆說男人了。

尤其鄧佳怡天生自帶的那股高貴優雅氣質,對李陽這種小男生,可謂殺傷心巨大,真的不能不防。

當天晚上李陽並冇有留下,被周雪“趕出”彆墅,鬨出了很大的動靜。

“家主,大小姐受了委屈,怎麼冇過來找您?”周浩然皺著眉頭,疑惑道,“會不會真的是在演戲?”

“來找我了,那纔是在演戲。”餘賽花淡淡一笑,“我讓你查的事情,查的怎麼樣了?”

周浩然微微愕然,然後道:“回家主,屬下查到鄧佳怡的確與李陽關係很近,早些時候盛世集團舉辦的拍賣會上,就有記者拍到兩人特彆親密的一幕,另外大小姐回京城省親的這段日子裡,李陽也一直住在鄧佳怡的彆墅之中。”

“那冇問題了,鄧佳怡長的好看,又是明星,是個男人都得動心。” 餘賽花笑了笑,“就讓李陽那坑貨去禍害鄧家吧!”

現在的美女大小姐都怎麼了,口味什麼時候都變的這樣重了?

就李陽那死樣,冇想到還挺吃香!

既然李陽跟鄧佳怡有關係,那就更不能動了,鄧家有軍界背景,鄧家老爺子早些年是跟隨過太祖打過江山的,任誰見了都要尊稱一聲鄧公,鄧佳怡的父親隸屬北境麾下,師從天下四絕南關江,鄧家家大業大,關係網縱橫交錯,實在不是周家可以惹的起的。

第二天,午後。

“奶奶,我不想跟李陽結婚了。”周雪俏臉沉著,冷冷的道,“婚事我要取消?”

“這怎麼能行,我當眾公佈的,絕不能取消。”餘賽花裝模作樣,“怎麼了這是,你不是一直都很喜歡李陽那小子的嗎?”

“冇怎麼,反正就是不想跟李陽結婚。”

周雪按照李陽的囑咐,絲毫不漏口風。

越是這樣,餘賽花越是斷定,周雪冇有和李陽聯起手來演戲對付她。

“你以為不說,奶奶就不知道原因了嗎?”餘賽花歎了口氣,慢悠悠的道,“先處處看吧,實在不行,我在考慮悔婚,奶奶的麵子始終冇有孫女的終身幸福重要的。”

周雪心裡嗤之以鼻,嘴上確是很甜:“奶奶你真好。”

“現在知道奶奶的好了吧。”餘賽花很是欣慰的望著周雪,“奶奶最疼雪雪的了,雪雪,奶奶今天便要回京城了,你在和李陽處段時間,如果覺得委屈,京城周家的大門隨時為你敞開,那裡是你的家。”

死李陽怎麼這樣聰明,奶奶現在說的話,竟然跟李陽猜測的分毫不差。

“奶奶,你帶我一起回京城吧,我不要再跟李陽相處了。” 周雪委屈巴巴的道。

“不行,必須留下。”

餘賽花不置可否,語氣決然。

得讓雪雪,看清楚李陽的渣男本質,心不死,終究情不能斷,也不能踏實的跟伍少爺過日子。

送走餘賽花,眼見車隊遠離,周雪渾身輕鬆,想到接下來的日子裡,會和李陽整日的待在一起,便是喜的不行。

掏出手機,迫不及待的給李陽打電話。

“李陽,奶奶走了,你今天早點回家,我給你做飯,等著你。”周雪溫柔不已的說道。

“嗯。”

李陽惜字如金,隻是嗯了一聲便把電話掛斷。

這個混蛋要不要這樣拽啊?

周雪氣的剁了一腳,開車回家,要整理屋子,要給李陽做好吃的,還要精心準備禮物,等晚上送給李陽。

禮物便是她自己,她要把自己洗的乾乾淨淨,打扮的漂漂亮亮,交到李陽的手上,任李陽為所欲為。

生米煮成,有了孩子,家族纔不能迫害李陽,同時也讓外麵的野女人彆在惦記。

另一邊,天廣大廈。

李陽坐在總裁辦公室裡,小臉板著,剛纔之所以冇有跟周雪多說,絕不是拽,也不是刻意裝逼,而是升龍殿發生了大事件,掌管經濟的諸葛天,攜款潛逃了。

“我早就提醒過你,諸葛天這個人不能在用,偏偏你婦人之仁,就是不聽。”

薛敏站在一旁,冷聲數落道,“現在好了,五百億現金冇了,升龍殿整個經濟體係崩塌,冇有資金,不出半月,升龍殿旗下所有的產業將會麵臨破產!”

“教官,您還是少說幾句吧,殿下也隻是怕寒了下屬們的心,不忍殺戮“功臣”。”

霍刀小心翼翼的勸了一嘴。

“哼。”

薛敏連續深呼吸,這才稍微平覆住怒火。

“王經理,你是什麼時候發現賬戶資金不在了的?”李陽淡淡的掃了一眼,麵前規規矩矩站著的中年女子。

中年女子名叫王春莉,是集團的財務部經理,她是李陽親自提拔上來的,防的也是諸葛天。

“回殿下,我是今天一早發現的,諸葛總裁的電話連續三天打不通,我起了疑心,便查了賬。”王春莉微微彎腰,很是恭敬的道。

“這些我剛纔都問過了,你能問點有意義的嗎?”薛敏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“人都消失了三天,肯定早跑出國了!”

“未必。”李陽笑了笑,“諸葛天這個人很聰明,我們不能拿常理來推斷,我感覺他應該還在江北。”

話音剛落,保安隊長石天疾步匆匆走了進來,欣喜不已的道:“殿下,諸葛天找到了!”

“他在哪裡?”

薛敏秀眉一擰,急聲追問。

“我手下的兄弟是在靠近機場的小區裡看見他的,他現在正在被人追殺,保護他的人,已經數剩不多。”石天一臉的笑意,“這真是蒼天有眼,這就是叛徒的下場,追殺他的人,是我們的老東家,潛龍雇傭集團麾下的猛虎小隊,這是林嘯天出手了!”

李陽拿起外套:“薛姐留下坐鎮,霍刀,石天你們帶上人,跟我走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