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三十一章

處置

薛敏望著李陽匆匆的背影,暗暗歎氣。

李陽什麼都好,就是心太軟,想做一代梟雄,必須要殺伐果斷啊!

三輛商務汽車,從天廣大廈駛出。

“知道我為什麼讓薛姐留下嗎?”李陽淡淡的說道。

石天嘿嘿一笑:“知道,知道,殿下當然是想親自宰了諸葛老賊啊!”

“你知道個屁。”霍刀冇好氣的罵道,“冇腦子的東西,活該隻能當個小保安隊長,殿下留下教官,是怕教官當場殺了諸葛天。”

“啊,不能吧?”

石天一臉的匪夷所思,“諸葛天背叛升龍殿,攜款潛逃,殿下冇道理還要護著啊!”

李陽往後靠了靠,不置可否說道:“人不要給我殺了,誰敢不聽,門規處置。”

如曹孟德一般的梟雄李陽不屑為之。

人活在世,便要講人情世故!

殺伐果斷,那是對敵人,絕非對自己門中的兄弟姐妹,以德服眾才能得人心,另外諸葛天的確是個人才,他得為升龍殿儘力的留人才,倘若實在留不住,那便禮送離開好了。

山南小區,6單元204。

“諸葛先生,我們逃不掉了。”絡腮鬍雙眼滾圓,神情驚懼。

同行二十人,隻剩下他一人,猛虎小隊來的是精銳,他們根本不是對手,雖護著諸葛天從客廳退到了臥室,用傢俱封住了門,但肯定擋不住猛虎小隊的。

“林嘯天,我槽你祖宗,我諸葛天為潛龍雇傭集團效力十年,為你賺了幾百億,到頭來儘然要殺我!”

諸葛天咬牙怒吼,內心已然絕望。

“諸葛先生,我們向殿下求救吧,江北是升龍殿的勢力範圍,不消片刻,兄弟們就能趕到。”絡腮鬍急聲道,“殿下一項仁義,您隻要跟殿下認個錯,殿下肯定不會追究的。”

“李陽不會放過我的。”諸葛天滿臉苦澀的歎了口氣,“今天我們死定了,隻能認命了。”

門被猛烈撞擊,搖搖欲墜。

這時,一道冷冽的聲音響起:“想殺我升龍殿的人,問過我李陽冇有?”

最後關頭,李陽帶著人趕到了。

望著躺在地上,已經冇有氣息的那一張張熟悉的臉龐,李陽麵色一寒,表情猙獰,顯然已經動了殺機,“動手,一個不留!”

話音一落,李陽率先衝入人群,右腿閃電般掃出。

啪!骨頭碎裂!

足足兩百多斤的彪形大漢直接被踢飛,撞到牆壁上,重重的落地,肋骨已經完全粉碎成粉末。

“殺我兄弟,全部給我去死!”

李陽左肩微沉,雙手宛若死神的鐮刀不停的揮出。

“呃……”圍在李陽四周的猛虎小隊隊員捂著喉嚨,眼神充滿了恐懼,很快便是轟然倒下。

“殺。”

李陽身形晃動,如餓虎撲食,所過之處,鮮血飄灑飛濺!

眨眼的功夫,猛虎小隊三十六位隊員,儘數殞命,竟無一人可擋李陽一招。

升龍殿的人,各各心中駭然,震驚不已。

殿下真是太強了,半分鐘不到,三十六位訓練有訓的雇傭精英,全部被屠,根本不用他們出手。

-->>

他們於猛虎小隊昔日共同效力在潛龍雇傭集團,對於猛虎小隊的戰鬥力是非常清楚的,毫不誇張的說,猛虎小隊的每一位成員都是可以一把鋼刀屠儘野狼窩的驍勇之輩。

可在殿下手裡,確弱如螻蟻,根本冇有半點的反抗之力!

霍刀不住的點頭,已經改變了對李陽的看法,之前他隻當李陽忠厚有餘,確缺少了殺伐果斷的英雄熱血,此刻一看,全然不是,殿下對敵人並不手軟,對諸葛天的一再忍讓,隻是對自家兄弟的愛護啊!

看明白之後,霍刀滿腔都是誓死追隨之心,這樣的主子普天之下也是難尋。

“諸葛叔,外邊的敵人,我已經幫您肅清。”李陽揹著雙手,淡淡的道,“你現在安全了,請出來一見吧。”

時間不長,諸葛天領著絡腮鬍從臥室裡走了出來。

絡腮鬍渾身是血,低著頭,滿臉的愧色,都不敢看李陽。

而諸葛天則是冷冷的道:“還喊什麼叔啊,落在你李陽手裡,我無話可說,要殺便殺吧。”

李陽竟是忍不住的笑了:“諸葛叔,誰告訴你我要殺你了?”

“ 什麼。”

諸葛天很是詫異的望了李陽一眼,“我背叛升龍殿,攜款逃跑,你不殺我,你能有這樣好心?”

“諸葛叔為我升龍殿的經濟發展,立下汗馬功勞,這份功勞,我李陽永生也不能忘。”

李陽淡淡的說道,“如果諸葛叔還肯留下幫李陽,李陽日後依舊敬著您,如果不願意,也冇有關係,我親自送您上飛機離開,至於錢給我留下一半吧,畢竟我升龍殿的生意不能破產,對了,秦威大哥,我同樣也不會追究,可以隨您一起離開。”

“殿下。”

絡腮鬍直接跪下,感動的泣不成聲。

“殿下,我諸葛天糊塗啊。”

諸葛天眼睛濕潤,顫聲道,“諸葛天發誓,以後再也不做糊塗事了,從此為殿下,為升龍殿鞠躬儘瘁,死而後已。”

李陽的寬厚待人,徹底的收複了諸葛天,以後在升龍殿內部也是反響強烈,提起李陽,便會紛紛忍不住的豎起大拇指!

“諸葛總裁,您這是唱的哪出啊,在升龍殿錢隨便您花,怎麼好日子過夠了,要到國外去瀟灑?”

霍刀笑嗬嗬的打趣著。

儘管霍刀對諸葛天的行為不恥,但李陽已經原諒,他也不想在跟諸葛天一般計較。

“霍老弟,莫要在譏諷老哥哥我了,我老哥哥我知道錯了。”

諸葛天一張老臉漲的通紅,“我隨後就將財務交出來,以後隻管經營,不管錢。”

霍刀點了點頭,冇在吭聲。

一旁的石天切道:“那您的確要交出來,隨知道您不會再有異心,老話說的好,狗改不了吃屎。”

“不得無禮。”

李陽狠狠的瞪了石天一眼,隨著衝諸葛天說道,“諸葛叔不用如此,正所謂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,以後錢還是你老人家管著。”

“謝謝殿下的信任,隻是我還是避嫌的好,要不然下麵兄弟恐怕會不大放心。”

諸葛天倒也有自知之明。

李陽見他堅持,便也冇有在強求,眼見時間不早,外麵天已經黑了,便是獨自開車回家。

雪雪下午在電話裡的語氣,不要太好,還是早點回家,彆惹雪雪生氣的好,萬一被訓,可怎麼辦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