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三十三章

七殺拳

李陽點了點頭:“想學便好,都給我看仔細了。”

隻見前腳內扣,後腳蹬地,滑步鎖釦向前,整個動作落步生根,勇猛快速。

步落手走,旋腰擰身,肩隨腰轉,身形如弓!

所有人凝神貫注,眼睛眨都不眨一下。

“七殺拳共分七式,講究長擊短打,迅猛多變,要剛疾快狠,手似利箭。”

“身法要進退自若,進則有方,退則有法,式正法圓,非攻既防。”

“拳勢要領,起如巨鼎,落如分山,猶如楚霸王臨陣,其勢雄猛。”

李陽放慢速度連續打了三遍,這才收拳停下。

“殿下,太快了,看不清楚啊。”

“我倒是看清楚了,可記不住呢,一招也冇記住。”

“還請殿下多打幾遍!”

一眾弟子七嘴八舌,先後說道。

“一群廢物。”

薛敏板著臉訓斥,“你們的腦子是豬腦子嗎?”

人群靜若寒蟬,坑都不敢吭一聲,薛敏掌管訓練以來,一向嚴厲,無人敢於挑釁。

李陽詫異的掃了一眼薛敏:“薛姐,聽你這口氣,是學會了,那你打一遍我看看。”

七殺拳最重基本功,隻有基本功紮實,才能快速入門。

當眾打一遍,隻是想讓弟子們看一下威力,並冇有奢望他們能夠學會,薛敏能這樣說,著實讓他感到吃驚。

薛敏吭吭哧哧:“我,我怎麼可能學的會,七殺拳好難的,你這個人有病吧!”

“嗬嗬。”

人群實在忍俊不住,紛紛笑出聲來。

“誰在笑,就去給我跑四百圈。”薛敏一張俏臉帳的通紅,氣鼓鼓的道,隨著便是重重的踢了李陽幾腳。

都是這個混蛋害她在下屬的麵前,丟了臉麵,以後可讓她如何服眾?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冷氣,心裡真是有些無奈。

尼瑪,自己冇學會,訓彆人還有理了。

另外,我又不知你冇學會,隻是在裝逼。

算了,跟漂亮女人冇道理可講的,還是彆計較了吧。

“薛教官隻是謙虛,不想跟大家展示。”李陽捱了打,確也隻能幫薛敏挽回著顏麵,“隻要基本功練紮實了,便會水到渠成,大家暫時冇學會很正常,畢竟像薛教官這樣的天才還是少之又少的。”

薛敏臉龐發熱,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怎麼都覺李陽是在故意挖苦她呢!

基本功分三式一法。

一式,拳麵擊打硬物,可以先從拳靶起步,循循漸進,直至拳麵擊打樹木可以打斷為止。

二式,雙掌撐地,意念丹田通過拳麵奔瀉於地底深處,能堅持到半日,便是基本功略有小成。

三式,小腿捆綁重物,起臥都不能取下,重量逐漸遞增,重達三百斤便可過關。

最後的一法便是,藥草輔助入浴,每日早晚兩次,淬鍊身體,時間最短也要月餘。

修煉外門功夫都需要藥草的輔助,這是常識,最尋常的鐵砂掌想要練成,也需要十八種藥材,而七殺拳則是要耗費八十一種藥材,其中九味更是珍惜的昂貴藥材。

李陽粗略算了一下,單單藥材采購就需要過十億大關!

窮文富武,當真不是一句空話,若不是現在升龍殿財力雄厚,還真支撐不起。

“李陽,諸葛天被襲擊一事,不能大意。”薛敏皺著眉頭道,“林嘯天向來心狠手辣,此番動手無果,絕不會善罷甘休。”

“有道理,得防著他啊。”李陽點了點頭,“廠礦,商場,公司都要加派人手,提升安保等級,另外高級管理人員也要嚴加保護。”

“我這就去安排

-->>

薛敏應了一聲,轉身便走。

李陽突然伸手拉住了她:“薛姐,你自己也注意安全。”

“我冇事,放心好了。”

薛敏察覺到李陽對她的那份關切,心中一熱。

直到天黑,李陽纔是從訓練基地離開,剛剛上車,周雪的電話便是打了過來。

“在哪野呢,無故曠工,我真是懶得訓你。”

“我還有個會要開,你趕緊回家,在小區門等我一個朋友,好好接待。”

周雪下午去了雅緻模特經紀公司,冇見到李陽,便是氣的不行,倉庫管理員的位置可是她以權謀私,為李陽爭取來的,可這個死李陽竟是不好好乾,真是太不爭氣了!

“怎麼跟你老公說話呢,看我回頭不揍你的!”

李陽不瞞的嚷嚷了一聲,便是快速的把電話掛斷,根本不給周雪訓他的機會。

由於周雪有朋友要來,李陽的車速放的很快,不到半個小時便是敢了回去,小區門口,人流湧動,三五成群,有說有笑。

哪個是雪雪的朋友啊?

李陽正準備打電話詢問的檔口,便是在人群看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倩影,霎那間,身子猛然一震,心緒不寧。

“佳怡姐?”

李陽望著一身白色風衣的鄧佳怡,不由自主的便是響起了與其分彆前的那個夜晚。

不可否認,那一晚鄧佳怡給李陽留下了太多的美好記憶。

此刻她一頭柔順的秀髮披在腦後,儘管口罩墨鏡遮住了美顏,但依舊遮擋不住那份濃濃的女神範兒。

微微猶豫,李陽還是決定下車過去打個招呼。

“佳怡姐,你怎麼在這?”

“李陽!”

鄧佳怡語氣溫柔,酥魅入骨,美麗的眸子裡有何說不儘的柔情,“還不領我回家,我都等你十幾分鐘了?”

自李陽離開彆墅,她便日夜想念,現在見到真人,可謂欣喜之至。

“ 啥,領你回家?”

李陽嚇的一哆嗦,把鄧佳怡領回家,那雪雪還不把他給殺了,雖然他跟鄧佳怡冇什麼,可雪雪不這樣想啊!

“混蛋,你還有冇有良心,虧我對你那麼好!”

鄧佳怡洋怒的的瞪了李陽一眼,“彆怕,是雪雪讓我過來的,我今天下午幫了她一個大忙,現在我們已經是很要好的朋友了。”

合著雪雪嘴裡的朋友就是鄧佳怡啊。

李陽回過神來,嘿嘿一笑:“我怎麼可能會怕,雪雪被我管教的可聽話了,佳怡姐,我們快回家吧,看到你,我真是特彆很高興!”

回到家中,細細一問,李陽就搞清楚了經過,原來模特經紀公司那邊想要開拓京城的市場,是鄧佳怡幫忙搭的線。

為了感謝鄧佳怡,周雪便請她來家中做客,甚至還約好明天一起去山裡狩獵。

狩獵活動,是雅芝模特經紀公司籌辦的,活動日期在年前已經敲定,受邀的不是名模,超模,便是京城大家族的少爺,小姐,活動的目的便是想在京城圈子裡結交人脈。

……

另一邊,江北國際酒店。

“明天的狩獵活動都安排好了嗎?”林嘯天坐在辦公桌前陰著臉道。

“一切安排妥當,隻是我們真的要這樣做嗎,那些少爺小姐身份可都不一般啊。”刀疤臉小心翼翼的問了一嘴。

“就因為不一般,我纔要出手,出了事,主辦方雅芝模特公司難辭其咎,李陽這個幕後老闆也休想獨善其身。”

林嘯天冷冷一笑,眼神之中閃過絲絲陰狠。

江北基業被李陽奪走,他無奈退走海外,無數個夜晚,每每想起,便會恨的咬牙切齒。

李陽越來越強,勢力越來越大,他回國報複難度太大,隻能借刀殺人了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