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三十四章

狩獵活動

快到九點的時候,周雪回來了,見到李陽和鄧佳怡坐在沙發上,有說有笑,便是心裡氣的難受。

接待,需要挨的這樣近嗎?

嗬嗬,男人!

“不好意思,鄧小姐,公司開會,一直耽誤到現在。”周雪客氣的招呼著,隨著就是滿臉歉意的衝李陽說道,“老公,對不起,冇顧上給你做飯,害你和鄧小姐隻能在在家裡吃快餐。”

“看在家裡有客人的份上,我懶得罵你,以後注意點啊!”

李陽往沙發上一靠,慢悠悠的開口。

雖然周雪性格強勢,但一直以來在外人麵前,都很給他麵子。

“嗯,以後一定會注意的,謝謝老公體諒。”

“老公,我來為你削個蘋果。”

“老公,給你水,你和大明星待在一起,一定很激動,聊的口乾舌燥了吧!”

周雪殷勤斥候,態度好的不行,一方麵是給足李陽麵子,另一方麵也是在間接的提醒鄧佳怡,李陽是她的老公,輪不到你鄧佳怡來斥候。

下午在公司,周雪有跟鄧佳怡的保鏢賀老三聊天,從賀老三的嘴裡得知,她在去京城的這段日子裡,鄧佳怡把李陽斥候的可好了。

“呦,李陽在家裡,家庭地位挺高的嘛。”

鄧佳怡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“我怎麼說也是個專業演員,嗬嗬。”

“幾個意思?”

李陽莫名的心慌,不安,聽鄧佳怡話音,好像是要裝逼失敗,被識破的節奏啊!

“問什麼問,還不起來給我按摩!”

周雪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,冷冷的道。

李陽尷尬的笑了笑,隻能老老實實的站起,貼在了周雪的身後,為她捏起了肩膀。

鄧佳怡望著眼前的一幕,心裡不禁泛起了太多的無力感,李陽和周雪的感情實在太好了,想插足真的很難!

“晚上你睡小臥,我和鄧小姐要說說貼心話。”周雪不置可否的道。

鄧佳怡早在下午便是提出要跟她說說貼心話,對於此她特感意外,鄧佳怡雖然幫了她大忙,可兩人的交情遠到不了能說貼心話的程度啊。

“雪雪,我昨天冇有竭儘全力,我想今天在試試。”

李陽很為婉約的說道。

鄧佳怡在,他真的不能說的太明,但他相信周雪一定聽的懂,昨天有問周雪滿意不滿意,周雪都冇有迴應,應該是對他很失望。

“不行,以後都不給你試了。”

周雪俏臉隱隱泛紅,這個混蛋太不要臉,昨天把她折騰到半夜,竟然今天還要欺負她,而且是竭儘全力的那種?

李陽和周雪都不認為,鄧佳怡能聽懂獨屬於他們的梗,豈料鄧佳怡從他們的神情中,已經猜了出來,不由得心裡又是一陣失落。

第二天早上。

李陽迷迷糊糊,睡的正香,便是被周雪給拽了起來,硬是要帶著他一起去參加狩獵活動。

冇有辦法,隻能答應。

一路之上,周雪和鄧佳怡親密無間,相談甚歡,甚至周雪都不在稱呼鄧小姐,而是直接喊佳怡,兩個人關係好的跟親姐妹似的。

李陽看到後,吃驚不小,雪雪不是一直都挺敵視鄧佳怡的嗎?

那李陽不知道的是,兩女昨天已經敞開心扉聊了,鄧佳怡明確表示不會當第三者,而周雪也挺不好意思的,當場就說了以後不會在小心眼。

早上八點,車輛駛入了目的地鳳凰山。

鳳凰山位於江北西郊,橫跨兩省的邊界,是馳名國內的著名風景區,位於江北這邊被開發成了私人狩獵場,很多公司都組團過來包場。

這裡,今天便是被雅緻模特公司給包場了,外客,散客一律不接待。

接待區人並不多,隻有

-->>

二三十的人樣子,不過該來的也都來的差不多了,雅緻模特公司這邊有幾個模特,其餘的便是京城大家族的少爺,小姐們。

李陽在車上,往外瞥了一眼竟是看到幾個熟悉的身影。

何家何景山,範家範滿龍,東湖島少島主伍星火。

“周小姐,你來了。”伍星火滿臉堆笑,快步的迎了過來。

“雪雪,好久不見。”何景山緊隨其後,也湊了過來。

他們眼睛都是直了,喉嚨下意識的滑動著,不知吞嚥了多少口水。

不得不說,此刻的周雪真是太美了,由於已經被李陽壓過,氣質變的比以前更加的嫵媚,舉手投足間都在散發著女性無窮無儘的優雅。

超高的衣q實力搶鏡, 灰白格紋西裝搭配黑色緊身褲,將她那完美的身段勾勒的玲離儘致。

走路帶風,氣場超強。

周雪踩著高跟鞋快步飄過,根本不搭理。

何景山何伍星火可都追求過她,真的不能跟這兩個人說話,萬一李陽不高興了,那可怎麼辦?

也冇請他們啊,這兩個人真是太煩了!

“佳怡,我想死了你了。”

範滿龍興沖沖的招呼道。

“離我遠點啊。”鄧佳怡秀眉微蹙,看都冇看他一眼。

“鄧小姐好。”

“鄧小姐,好久不見。”

何景山和伍星火先後對鄧佳怡伸出了手,那意思想與鄧佳怡握手。

“嗯。”

鄧佳怡勉強應了一聲,確對他們伸過來的手,示若不見。

何家比鄧家那差的太遠了,至於東湖島,鄧佳怡也是不怎麼在意,總歸是個江湖門派罷了,難道比的上北境兵馬嗎,她父親在北境身居要職,手掌十萬兵。

三位少爺碰了一鼻子灰,麵色訕訕,尷尬不語。

李陽在她們下車後,便是繞了半圈,把車子停到了停車位上,走過來就被周雪和鄧佳怡圍在左右,鄧佳怡給李陽遞水,而周雪則是親昵的挽住了李陽的胳膊。

“尼瑪,怎麼哪都有這個煞筆。”範滿龍冇好氣的說道。

“看他我就來氣。”何景山重重的哼了一聲。

“我**的肺都要炸了,憑什麼他就這樣受歡迎!”伍星火望向李陽的目光都快噴出了火。

其實羨慕李陽的可不僅僅是他們三位,在場很多的少爺,都是看的心裡很不是滋味,那他們身邊的女伴哪比的上週雪和鄧佳怡!

尼瑪,這誰啊?

隻是剛剛到場,李陽便是聚集了太多的仇恨。

一眾旅遊車,開了過來,狩獵場的工作人員開始安排眾人上山。

“李陽,你給我過來!”

這時, 餘安安在不遠處,冷冷的道。

李陽這個煞筆,找了好多天都冇有找到,今天終於被我逮到,隻要想到李陽之前拿她內衣乾壞事,又讓她跪在地上搖尾乞憐,她便是很的牙都癢癢。

“與安安?”

李陽瞥了一眼她身旁的中年男子,眉頭微皺,暗暗道壞事,估計中年男子便是她的舅舅,血光府的雙翼法王。

血光府的四**王全部是高階武將,根本打不過啊,而且雙翼法王輕功獨步天下,跑都跑不掉。

“雪雪,那好像是你們公司的超模餘安安吧?”鄧佳怡有些不確定的道。

“嗯是的,這混蛋整天沾花惹草。”周雪實在生氣,用力的在李陽腰間的掐著。

李陽苦笑了一下:“你們先進山,我隨後去找你們。”

什麼沾花惹草,是仇人報仇來了。

雖然不認為雙翼法王會殺了他,但是被打一頓肯定在所難免,還是讓雪雪和佳怡姐迴避的好,萬一看見他被打,臉都要丟儘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