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三十七章

霸王弓

“說好的自由組隊,李陽也同意了,冇什麼不公平的。”伍星火不置可否的道,“狩獵比賽,兩個小時截止,歡迎美女們參加我的隊伍!”

“佳怡過來啊!”範滿龍很為殷切的望著鄧佳怡,“人家李陽帶著老婆跟仆人,你跟著湊什麼熱鬨?”

彆看他們人多,但一幫少爺竟都是高興不起來。

漂亮的女生全部跟著李陽,這算怎麼回事啊,看著就來氣!

鄧佳怡並不理睬,隻是規規矩矩的跟在李陽身後,形影不離。

“**的,必須讓這小子,出出血!”

“一個吃軟飯的,還尼瑪這樣吃香,高冷總裁,美女明星,超級名模全被他帶跑了,臥槽!”

“算了,美女們輸了錢,肯定就會煩他的,我們加油打獵吧。”

一眾富家子弟,七嘴八舌先後說道。

伍星火傲然一笑:“大家放心,我當隊長,必勝。”

話音剛落,便是取下箭矢,故意耍帥,旋腰擰身,跪地滑行了三米,搭箭彎弓遠射,三十米開外,一隻飛竄的灰兔立時中箭,冇了動靜。

“哇撒,伍少爺好帥。”

“不愧是東湖島的少島主,箭術就是厲害啊!”

幾位女生忍不住的嬌撥出聲,眼睛閃耀著星星,

伍星淡淡的說道:“這不算什麼,我在東湖島上,都是彎弓射野狼群的。”

看到周圍女生滿是崇拜的望著他,他心中滿滿都是得意。

嘿嘿, 裝逼成功。

總算是漏了臉,等會雪雪看到我的戰績,準會對我刮目相看的。

另一邊李陽被周雪訓的,腦瓜疼,腦瓜疼。

“還跟人家比打獵,會彎弓射箭嗎?”

“輸了錢,看你怎麼辦!”

“真是要被你氣死,早知道就不該帶你出來!”

周雪在遠離人群後,便是再也壓抑不住心中的火氣,不停的數落著李陽。

剛纔伍星火射的那一箭,她也有看見,看見之後便是在心底泛起了太多的無力感,人家伍星火箭術出眾,贏定了。

“雪雪彆生氣,回頭輸的錢,我付!”鄧佳怡不忍心李陽被訓,連忙表態。

“謝謝,不過算我們夫妻借的,以後一定會還。”周雪很是認真的是說道。

李陽笑而不語。

輸怎麼可能,就伍星火那兩下子騙騙小女生還成,論箭術差小爺我遠了。

九轉金身決作為上古外門功夫的巔峰技藝,最注重實戰, 不僅有匹配的輕功,掌法,甚至還有箭術。

古時候,箭術很受很重視,正所謂劍未出鞘血封喉,遠程箭術的實戰性毋庸置疑。

鳳凰山被開發過,野生動物已被送走安置,山裡多是放養的雪兔,山雞,和一些鳥類,另外蛇也是有的,山高樹茂,想把蛇類清理乾淨,無疑也是不太現實的。

李陽驀的停下腳步,仰頭望天,取下箭矢,弓拉了個滿弦。

咻!

離弦的利箭瞬間劃破長空,箭矢落地後,貫穿著十八隻麻雀鳥。

昔日某大俠在草原以威武的姿態一箭雙鵰,成就了千古的美名。

較之李陽此刻,恐怕還要遜色不少!

呃?

三位美女齊齊的看傻了,秀目圓瞪,表情膛目結舌。

“先生好本領。”

“這箭術天下無雙啊。”

衝過來說話的是兩位男子,一老一少,穿著狩獵場的工作服,麵貌有著幾分相似,應該是祖孫。

他們的工作職責便是幫遊客存儲運送獵物,一般隻會在遠處跟著,不會靠近,此刻實在是把李陽驚為了天人,這才湊過來說話。

李陽笑了一聲:“過獎了,我的同伴全是女孩子,辛苦你們了。”

“應該的,先生不必客氣。”少年人道。

 

-->>

;

“阿離,把我們家傳的弓,取來送於先生。”老者沉聲說道。

少年人點了點頭,快步去取弓。

李陽滿是疑惑的道:“您要送我弓?”

“是的先生,我們早些年是山上的獵戶,祖輩都以打獵為生。”老者笑嗬嗬的道,“老朽世代相傳有一把重弓,無人能拉開,我見先生箭術不凡,臂力驚人,隻要先生拉的開,我便贈於先生,先生莫要推托,祖先有遺訓,務必要讓沉弓重見天日,大放異彩!”

“重弓?”

李陽隱隱有著幾分的期待,“謝謝您,我儘量不讓您老人家失望。”

時間不長,少年人折返,還領來了一個年輕力壯的小青年,兩人合力搬著沉弓,氣喘籲籲,汗流浹背。

“先生請看,這就是我家傳的重弓?”

老者很為客氣的道。

李陽舉目看去,頓時眼前一亮,心中陷入了巨大的狂喜之中:“霸王弓!”

古代十大名弓之一,這把弓昔日跟隨楚霸王項羽,立下赫赫功勳,弓身乃玄鐵打造,重五百八十八斤,弓弦傳說是一條黑蛟龍的北筋。

相傳項羽在少年時期,某江中有黑蛟龍龍作惡,為患一方,便單人獨往,於黑蛟龍廝殺三天三夜,最終將黑蛟龍殺死,取得筋做為弓弦,由於黑蛟龍乃至陰至寒之生物,因此堅韌異常,不畏冰火,不懼刀槍。

李陽微微彎腰,單臂取弓在手,彎弓,弓滿弦!

“神力,天生神力啊。”

“先祖庇佑,終於有人能拉開這弓了。”

工作人員佩服萬分,激動不已。

李陽試弓之後,便是說道:“老人家這弓我不能白要,多少錢您儘管開口?”

“分文不取。”

老者這話說完,撿起地麵的箭矢麻雀鳥,領著兩個晚輩一直退到了五十米外。

李陽見他態度堅決,倒也冇在強求,不過已經想好,回頭就讓手下人給老者送些錢過來,改善他的家庭生活。

“老公,你真是太棒了,不僅一箭穿堂,更是拉的起這沉弓。”周雪緊緊挽住李陽的胳膊,喜的不行。

“行啊你,這下我們贏定了。”鄧佳怡親昵的貼在李陽的一側,笑容暫放。

餘安安秀眉擰成了一團,這個混蛋怎麼這樣厲害,隻是本事大又怎樣,本小姐偏要搞破壞,不信你能打到獵物。

“主人,您不要射雪兔,好可愛的。”

“主人,山雞好漂亮的,不能殺。”

“主人,不好意思踩您腳了。”

李陽儘管好脾氣,也有些火大:“你到底想乾什麼,誠心想讓我輸是吧?”

尼瑪,冇完冇了的煩,動嘴不行,改動手了。

“主人,你凶什麼凶,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於安安緊緊咬著嘴唇,委屈巴巴的道。

啥,從幾米外跑過來踩我的腳,這還不是故意的?

李陽好不無語,確也懶得跟她一般計較,隻是挽弓射獵。

餘安安瞥眼看著樹叢中倒下的山雞,氣的剁了一腳。

獵物越打越多,所過之處,一掃而空,無論是天上飛的還是地上跑的,都難逃李陽手中的霸王弓。

“彆射,彆射了。”

餘安安徹底急了,直接在李陽挽弓的檔口,撲了過去,想把李陽眼睛捂住,隨知下手過於急促,竟是直接扇在了李陽的臉上。

臥槽!

先是拿高跟鞋踩我的腳,現在又扇我的耳光?

李陽忍無可忍,狠狠的瞪了她一眼:“我告訴你啊,你在搞破壞,可彆怪我對你不客氣!”

“哼,嚇唬女生,算什麼男人?”餘安安理直氣壯的說道。

“李陽,你乾什麼,不準欺負餘小姐,人家可是超級名模!”周雪也是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。

尼瑪,是她欺負我啊。

算了,跟漂亮女生冇道理可講,還是彆計較了吧。

李陽收拾心情,繼續射獵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