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四十二章一路苦戰

“深入狼群腹地,斬殺狼王,難度絕對不弱於千軍萬馬之中取上將首級,這個李陽是瘋了嗎?”範滿龍滿是震驚的說道。

“他不是瘋了,他是狂妄無知,自尋死路!”何景山臉色陰沉無比。

“早該死了,看他來就來氣!”伍星火哼了一聲,不置可否的道。

他們三個翻出圍牆,冇跑多遠,便是遭遇到了野狼們的圍攻,虧得他們身手不弱,這才僥倖跑了回來,隻是每個人身上都受了傷,特彆的狼狽。

“臥槽,你們三個還有臉回來!”

“不許你們說李陽的壞話,李陽一定可以斬殺狼王的!”

人群雖然這樣說,但真的很為李陽捏了把汗,被一千多頭野狼層層保護的狼王,豈是那麼好殺的?

這三個煞筆。

都這份上了,還**的廢話這樣多。

小爺我殺不了狼王,死在狼群之中,你們能活?

李陽懶得搭理,隻是腳尖一磕地麵,身子如孤煙般拔起,直接躍過兩米多高的狼屍。

一鶴沖天觀雲式!

玄妙的輕功再現,李陽淩空行走,如履平地,一步三尺。

行三十七步,落地後,離狼王隻有短短的百米距離了。

李陽落地的那一刹那, 群狼立即圍攻過來,一躍多高,瘋狂撲咬,顯然李陽深入狼群腹地的行為,已經讓它們暴怒了。

挑釁。

赤果果的挑釁。

狼群縱橫多年,殺人無數,這還是頭一次有人拿它們這樣不當回事!

“殺!”

李陽爆喝一聲,心中殺機滾滾,赤霄劍連環擊出,一氣嗬成。

直劈, 勢大力沉,狼頭直接被劈成了兩半。

橫掃,劍掃一大片,劍刃所過,數十條狼被攔腰橫削。

直刺,劍尖所指,銳利無匹,無狼可擋。

李陽出招迅捷,如入無人之境,竟是要直接殺出一條血路出來,勇猛霸氣的身影,惹得觀戰的人群一陣熱血澎湃。

“冇有花巧,隨便的一劈一刺都威不可擋,好劍法啊!”

“李陽真是了得,堪比古時將軍趙雲,血染征袍透甲紅,當陽誰敢於爭鋒!”

“一路苦戰,豪情瀟灑,我**的服了李陽了!”

人群紛紛側目,由衷的讚道。

何景山和範滿龍對視了一眼,眼神中滿是無奈,任他們也不得不佩服李陽的驍勇於膽氣!

而伍星火則是在心裡奇怪的不行,李陽到底吃的啥丹藥啊,怎麼這樣厲害?

突的李陽劍勢一變,變得劍點密集,猶如雪花飛舞一般,劍法運轉,滿滿朔風呼號之勢。

奪命十三劍,最後一式,劍蕩八方!

蕩儘八方一切之敵,李陽手中的赤霄劍舞動的好似萬千箭矢迸射,群狼暴斃,橫死當場。

群狼頓時被殺怕了,紛紛畏懼的低下了頭去,下意識的閃開了道路,甚至連尾巴都夾了起來。

狼夾著尾巴,代表著臣服!

李陽驀的一動,身形爆進,八步敢蟬的輕功施展開來,轉瞬間就是逼近了黑色狼王。

“嗷!”

黑色狼王憤怒的發出一聲嚎叫。

跟隨在狼王四周的都是體型碩大的頭狼,頭狼在狼群中非常有地位,僅僅次於狼王,它們的戰鬥力比一般的野狼要高出甚多,這一刻頭狼們同時竄起,撲殺向李陽,利爪竟也是抓向了李陽手中的赤霄劍。

“擋我者死!”

李陽手起劍落,赤霄劍在空中劃過一道詭異的弧線,隨著頭狼們紛紛被橫腰斬斷,死

-->>

在了當場。

狼雖然可怕,但對李陽而言,根本算不得什麼,如果不是怕內力用儘,李陽真是不介意將它們全數誅殺殆儘!

“嗷~~”

黑色狼王徹底暴怒了,後蹄發力,身體一躍至兩米,如同餓虎樸實一般便是朝李陽壓下。

“咦。”

李陽臉色微變,速度快也就算了,竟然利爪還有武學的影子,這頭狼王不一般,應該是被高人訓練過的。

狼王的用的是雙峰貫耳的招數,左右利爪直取李陽的左右太陽穴。

李陽身子一讓,輕易的躲過狼王的撲殺,赤霄劍上撩,疾刺狼王的腹部軟肋。

“啪。”

狼王的利爪,狠狠的抓在了劍柄上,發力沉猛,明顯要將李陽手中的赤霄劍震脫手,可能它覺得李陽之所以能所向披靡,隻是仗了手中寶劍的銳利罷了。

李陽虎口發麻,心中微凜,急忙的灌輸內勁。

狼王很是機智,並不硬抗,極速退後落地。

李陽笑了一聲,說道:“我空手於你打。”

狼王獠牙越發的猙獰,眼神中滿是凶光。

“李陽的劍呢,怎麼冇有了?”何景山好奇的說道。

“那是我的赤霄劍,古劍可化形,他收在右臂為手環了。”範滿龍氣鼓鼓的應了一聲。

想當日他找了文物局的局長上門搜查,確冇有找到,這些日子以來他都非常納悶,此刻總算看清楚想明白了,**的這個李陽不僅搶我的佳怡,還槍我的赤霄!

“有劍不用,確要赤手空拳跟狼王打!” 何景山冷冷的道,“李陽這個二貨,又在裝逼了!”

“狼這種生物很有靈性,李陽這是想震懾狼群,讓它們心悅誠服。” 伍星火糾正道。

東湖島有養過狼,對於狼的習性,他知之甚深。

群狼腹地,千狼圍觀。

狼王咆哮了一聲,四蹄飛奔,從岩石上飛快竄向李陽,速度極快,其威勢堪比猛虎下山。

“來的好。”

李陽不閃不避,雙腿微曲,呈高馬步狀,一拳砸出,六層內力狂吐。

七殺拳,打虎勢!

“砰!”

拳頭直接砸碎了狼王的狼爪,餘勁不消,進一步砸在了胸腹部位,這頭狼王整個身體被砸的飛起,落地後抽搐了幾下,很快便是冇了動靜。

“嗷!”

觀戰的數千條野狼見李陽一拳就解決了它們強大的王,便是紛紛的低了下頭,搖著尾巴,快速逃跑竄去。

這時候,狩獵場的老闆王鼎盛領著員工們上得山來,望著那一地的狼屍,驚的是目瞪口呆。

“咕咚!”

太多人忍俊不住的吞嚥著吐沫。

這,這怎麼可能,一個人怎麼可以殺了這樣多狼?

狩獵場的工作人員,有一位算一位,全部緊緊的盯住了李陽,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和極度的震驚!

“李陽,傷到哪了啊,你會不會死?”

周雪跑了過來,眼淚肆虐,李陽的衣服上全是血,這傷的得有多重啊!

“老婆彆擔心,血都是狼的,我隻是在護你的時候,胳膊上被狼的利爪劃了一下,冇多大事情的。”

李陽笑嗬嗬的道,“對了,我可是因為護著你才受的傷,等回家了你可得好好斥候我啊!”

“你,你去死好了!”

周雪的臉驀的紅了,用力的在李陽腰間擰了一把,這個混蛋真是不正經,眾目睽睽的叫老婆,不嫌害臊也就算了,竟然還想著回家讓自己斥候,殺這樣多狼,都不累的嗎?

李陽疼的倒吸了口涼氣,心裡真是有些委屈,那他說的斥候,是斥候自己洗澡啊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