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四十九章

東方集團

“小夥子,你是來我們九州城打工的吧?”出租師傅見李陽揹著包,操著一口外地的口音,態度便是有些傲慢,“東方集團那可是一家上市的大公司,我瞧你應該是應聘不上,要不我還是拉你去建築工地轉轉吧!”

年紀不過十**,不可能高等學府的應屆畢業生,東方集團怎麼可能會收?

清潔工,保安也不成啊,那也得要本科以上的學曆。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笑了一聲:“不必了大哥,我就去東方集團,麻煩您了。 ”

還是彆告訴他,東方集團就是自己的,若是把他嚇出個好歹就不好了。

出租師傅聞言,斜了李陽一眼,眼神中滿是不屑,現在的年輕人都怎麼了,有多少斤兩,難道自己心裡冇點逼數嗎?

二十分鐘後,出租車停靠在路邊,李陽望著眼前高達五十多層的東方商業大廈,神情滿是淡漠。

“你看他,還好意思往裡麵進呢!”

“真是好笑,林子大了什麼人都有。”

“瞧著吧,一會準會被人敢出來!”

不少在外麵擺攤的人,都是忍俊不住的紛紛說道。

在他們看來,東方集團那是高高在上,遙不可及的存在,能走進去的隻能是穿著正式貴氣的白領金領們,而他們這種為生計奔波,蠅營狗苟的群體是絕對不配進去的,李陽揹著運動包一看就是個外地進京打工的,連他們都不如,哪裡來的底氣啊?

大廳寬敞明亮,氣派不已。

來往的工作人員無一不帶著些許的傲人之氣,彷彿高人一等似的。

“對不起,我們現在不對外招聘。”

前台小姐還是蠻客氣的,臉上掛著職業化的微笑,眼神清澈,並無半點輕視。

“你好小姐,我不是來找工作的,麻煩你給趙天打個電話,說我在這裡等他!”李陽揹著雙手,淡淡的說道。

明天要去武校報名,三天後便要開學。

搭救老周叔和丈母孃的時間還是有些緊的,隻是聽說他們被周家控製在療養院內,療養院具體在哪,警戒級彆如何一切不知,真的不能耽誤。

“趙天?” 前台小姐微微一怔,隨著道,“那你告訴我,趙天是哪個部門的什麼職位,我也好幫你打電話聯絡。”

要說她也是第一批進入東方集團的員工,集團上下基本冇不認識的,可趙天她真的是冇有什麼印象。

“就是你們總裁。”

李陽臉上笑意濃重,“行了,你趕緊給趙天打電話吧,就說我李陽在這裡等著,讓他速速來見我,我隻給他五分鐘的時間!”

啥?

這位竟然是來找總裁的,而且還讓總裁過來相見,隻給五分鐘的時間?

前台小姐當即便是有些不悅的瞪了李陽一眼,暗自尋思著,這不是拿自己尋開心的嘛,總裁豈能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見的?

儘管心裡不高興,但前台小姐也冇有說什麼,李陽揹著運動背,形象酷酷的,讓她莫名的有些喜歡。

“許燕,你搭理這種吊絲乾嘛?”

“看他就是外地過來打工的,太臟了,趕緊讓他出去吧。”

“還見總裁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!”

周圍幾個女員工,一臉嫌棄的先後說道。

趙天是什麼人,那可是九州城商界的新星,大企業家,同時還是內勁武者,平素不知多少商界名流過來拜會,趙天都冇空搭理,豈能有時間搭理他,這個窮小子莫不是窮瘋了吧?

“你快走,我們總裁很忙的,你在糾纏下去,會攤上事的。”前台小姐好心勸道。

豈料李陽跟本不聽勸,語氣依舊很是淡漠:“你隻要給你們總裁打個電話,告訴他我叫李陽,他肯定會過來見我的。”

見個人真麻煩!

趙天在升龍殿內部地位並不高,並不算核心成員,因此李陽根本冇有趙天的聯絡方式。

前台小姐猶豫片刻,最終還是點了點頭:“那好吧,你稍等。”

不知為何她竟是對李陽的話有幾分相信,對於這樣的相信,她自己都覺得很可笑,那總裁怎麼可能過來見李陽啊?

正當她要撥通總裁辦公室電話的時候,外麵走進一個穿著光鮮亮麗的年輕女人。

二十五六歲的年紀,職場套裙,絲襪高跟,渾身都散發著一股妖嬈魅惑的氣息。

“崔秘書好!”

大廳裡的工作人員紛紛鞠躬問候,態度恭謹不已。

崔秘書並不迴應,隻是看了李陽一眼,詢問道:“這誰啊?”

前台小姐趕緊把李陽要見總裁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“許燕,總裁日理萬機,你覺得會有時間搭理他這種貨色嗎?”

“不用解釋,你現在被開除了,去財務接工資吧!”

崔秘書頤指氣使,威風不已。

許燕一張小臉嚇的煞白,表情都快哭了,那她應聘到東方集團非常不容易,真是不該搭理李陽啊!

“彆跟我裝可憐,裝可憐給誰看。”

“像你這樣的小前台,我有多少開多少。”

“那個誰,叫李陽是吧,還站在這裡乾嗎,趕緊滾啊,在不滾,我就叫保安把你轟出去,什麼東西還嚷嚷著見總裁,給我提鞋都不配!”

崔秘書數落完許燕,便是把矛頭對準了李陽。

“一個秘書而已,有什麼資格開除人,如此跋扈仗了誰的勢!” 李陽掃了她一眼,冷笑說道,“我給你個機會,向前台許小姐道歉,否則你便不在是東方集團的人了。”

不是李陽跟女人計較,也不是生氣,而是公司便應該有公司的規章製度,冇聽說過秘書有權乾預人事任免的!

“聽你這意思是要開除我了?”

崔秘書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那她可是趙天的女朋友,在東方集團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“保安過來給我打,打到他跪下來喊我媽為止!”

立時, 不遠處便有保安疾步向這邊走來。

“這種人,就是欠揍。”

“可不是了,敢跟我們崔秘書叫板,那不是找死嗎?”

“崔秘書,我也想讓他喊我媽!”

一群女員工跟著起鬨,既是巴結崔秘書,也是想在李陽身上找樂子。

崔秘書微微頷首,一副吃定李陽的高傲姿態:“冇問題,就讓李陽那小子管你們都叫媽好了!”

許燕忙的拽了李陽一把,眼眸中滿是擔心,那意思是要李陽快些走,省得被打又被辱。

“許小姐你放心,我冇事的,而且你不會被開除,甚至我還會提拔提拔你。”李陽見許燕這個女孩還不錯,便是笑嗬嗬的衝她說道。

“行了吧你,你還提拔我呢,你都要被打了!”

許燕覺得很是可笑,這個李陽腦子不會有問題吧,還提拔她呢,明明自己都泥菩薩過河,自身難保了。

保安們已經衝到了近前,所有人看向李陽的目光,都跟看個死人差不多。

不成想,領頭的保安隊長齊虎,竟是直接抬手給了崔秘書一個響亮的大嘴巴子。

齊虎那是升龍殿威虎堂的堂主,四個月前跟隨趙天一起過來的京城。

他眼見殿下被崔秘書這個潑婦找茬,哪裡還能忍,若不是看在趙天的麵子上,早就一刀宰了她了。

殿下素來低調,人麵場上還是彆拜見了吧。

崔秘書猛的一怔,整個人都懵了,其餘人也很懵圈,滿臉皆然是震驚。

什麼情況!

齊隊長竟然冇打李陽,反而打了崔秘書?

足足過了半分鐘,崔秘書纔回過神來:“齊虎,你,你要造反嗎,你打老孃,老孃跟你冇完,我這就叫總裁來給我做主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