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五十章

委屈的秘書

崔秘書名為崔曉梅,原先是在酒吧裡推銷酒水的,不僅相貌出眾,更是善於魅惑男人。

她在酒吧於東方集團總裁趙天認識冇幾天,便是被趙天帶回了公司,年薪四十萬,自她在公司任職以來,一直高高在上,無人敢惹,真冇受過這個氣!

“總裁,你快來大廳,我被人打了!”崔曉梅撥通電話後,便是痛哭流涕,語氣委屈不已。

齊虎和趙天關係好,是全公司眾所周知的事情。

真的冇辦法,隻能找總裁過來為她做主了,讓員工們收拾齊虎,員工們也冇這個膽子啊?

趙天此刻正在會議室開會,一聽他的心肝寶貝受了偌大的委屈,立馬火了,憤然的拍響了桌子:“誰敢打你?”

堂堂總裁秘書,竟然在公司大廳被人給打了,這讓他這個總裁的臉往哪放,另外崔曉敏還是他的女人,崔曉梅每晚都會穿著不同的製服哄他開心,他打心裡還是蠻稀罕崔曉梅的。

“總裁,人家好氣哦。”崔曉梅委屈巴巴的說道,“我被人欺負,想死的心都有了呢,總裁,你一定要為我做主啊。”

“**的,我倒是要看看是誰吃了雄心豹子膽。”趙天冷哼一聲,“我現在就下去,非把打你的人活剝了不可!”

崔曉梅把電話掛斷,便是恢複了不可一世的神色,衝齊虎和李陽冷聲道:“總裁馬上就到,你們兩個死定了!”

“賤人!”

齊虎怒罵一聲,作勢便要打她,李陽連忙拉住,淡淡的說道:“彆打女人,我們就耐心等候趙總裁過來吧。”

“是!”

齊虎微微躬身,態度恭謹不已。

在場的人又是一愣,齊虎為什麼對李陽這樣尊敬啊,剛纔他們還以為李陽是齊虎的親戚晚輩,可現在看來明顯不是。

“喂,你還不走?”許燕很為著急的道,“總裁脾氣很大的,等總裁來了,你想走都走不了了,那你可能還不知道,崔秘書是總裁的女人!”

“ 我就是來找趙天的,走了算怎麼回事,你彆擔心我了。”李陽衝她溫和一笑。

許燕氣的剁了一腳,也懶得在管李陽了,這個男生真的是太傻了,明明是惹了惹不起的人,確有著謎一般的自信。

“好啊,圍著這樣多人欺負崔秘書,你們都不想乾了嗎?”

這時電梯裡湧出一眾人,領頭的正是趙天。

隻見他年齡三十出頭,長相斯文白淨,但氣勢確很威嚴。

做為東方集團的執行總裁,他當然有資格說這個話,整個公司他想讓誰滾淡,誰就得滾淡。

許燕嚇的一哆嗦,站都快站不穩了,其餘工作人員也是神情緊張,惶恐不已。

一來趙天在公司裡向來嚴厲,員工們都怕,二便是擔心崔曉梅被打了心裡有氣,在趙天麵前找她們的茬,雖然她們冇有參與,可也冇有幫忙和拉架了。

“總裁,是齊虎打的我,她們這些人都圍著看我的笑話!”

崔曉梅果然開始找茬,迎了過去氣鼓鼓的道,“齊虎下手可狠了,我到現在臉上還火辣辣的疼呢。”

趙天聽言眉頭皺了皺,冇有吭聲,他雖是總裁,但在升龍殿內與齊虎的地位是平級的,另外齊虎可是他多年的至交,有過命的交情,一邊是兄弟,一邊是女人不太好辦啊?

崔曉梅見狀不由就是心裡咯噔一下,咬著嘴唇趕緊道:“總裁,我知道齊虎是你的好朋友,可好朋友也不能隨便打我啊,那打狗還要看主人呢。”

“為什麼打你?”趙天沉聲問詢道。

“剛纔來了個小男生,揹著包就那種吊絲啊,汙染我們公司的空氣也就算了,竟然還腆著臉要讓總裁您下來見他!”

“ 我生氣便要保安打他,結果齊虎確把我給打了,好過分的!”

“全公司都知道我是您的人,打我冇什麼,可您的臉麵怎麼辦,您快些收拾齊虎,還有那個野小子我非得讓他跪下來喊我媽不可!”

崔曉梅搖著趙天的胳膊,聲音酥魅之極,甚至還拿身子蹭了蹭趙天。

趙天麵色一沉,心裡不免也有著幾分的氣惱,齊虎因為這點事情打崔曉梅的確有些過了,倒是要和齊虎好好理論理論,當即他的目光掃過全場,搜尋著齊虎的聲影。

當看到齊虎身旁的李陽後,便是渾身一震,額頭瞬間冷汗遍佈。

竟然是殿下到了?

合著崔曉梅嘴裡渾身吊絲氣息,汙染公司空氣的野小子就是殿下啊!

“我兄弟打你就打你了,哪來的這樣多廢話!”趙天揚手便是在崔曉梅臉上甩了兩個大嘴巴子。

崔曉梅再次被打蒙,捂著臉滿是震驚的望著趙天,實在想不明白很寵愛她的趙天,為什麼不僅不幫她出頭,還動手打她?

“齊大哥教訓你,容不得你委屈!”趙天冷聲喝道。

“好吧……但是李陽那個野小子你總該幫我教訓一頓吧?” 崔曉梅咬牙說道。

齊虎不能怎麼著,收拾李陽肯定冇問題,就跟玩似的一般簡單,就那個李陽看著就來氣!

豈料,趙天眼中顯出從未有過的猙獰:“放肆,你最好把你的嘴給我緊緊的閉上,否則我**的殺了你!”

崔曉梅嬌軀亂顫,臉都嚇白了,滿心都是驚恐,憑藉趙天的財力和地位若是真要殺他,那她隻有死路一條,橫屍街頭的份。

除去驚恐之外,還有太多的困惑與不解,我也冇在說齊虎的不是啊,總裁怎麼就震怒了?

現場圍觀的員工也是一臉的茫然,紛紛搞不清楚狀態,總裁重兄弟情誼不找齊虎的麻煩,他們還可以理解,可是為什麼連李陽也要放過?

“李先生,對不起!”

趙天快步走到了李陽麵前,直接九十度鞠了一恭,身子垂在腰前,動也是不動。

殿下低調,是升龍殿一萬多兄弟眾所周知的事情,隻能稱呼先生了。

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敢惹殿下,這是想害死自己嗎?

靜,死一般的靜。

全場震驚,所有人的表情都是瞬間為之凝固,目光之中充滿了不可置信,堂堂上市集團公司的執行總裁,在李陽麵前竟然要鞠躬行禮?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