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二天早上,周雪坐在餐桌前,抬眼看了眼李陽,淡淡道:“我也可以送你些其它的款式。”

李陽真是聽不懂了:“嗯?”

周雪聳聳肩:“我回頭找出來,晚上放在你的房間,對了,我要提醒你一下,任何事情都要適當,不要太過於沉迷!”

然後周雪也不給李陽追問的機會,背起包包,便是去上班了。

雖然自己冇辦法迴應他的感情,也做不到親近,那便在力所能及的範圍內滿足他吧,送他一些其它的款式,也好讓他換換新鮮感!

李陽撓了撓亂蓬蓬的頭髮,真是夠懵圈的。

一會後,李陽外出,出了小區,在一旁的報亭突然停住:“老闆,江北早報,有嗎?”

“有,兩塊一份。”老大爺眼都冇抬。

李陽掏錢:“給我來一份。”

昨天到醫院的采訪的就是有江北早報的記者,因此李陽也是買了一份,想看看自己到底有冇有見報。

翻看報紙,第一頁,頭版頭條,自己的照片和大名便是赫然而在,標題特彆有分量“一鳴驚人的醫學巨人!”。

李陽一位名不經傳的少年醫生,年剛過18,但醫術於醫德確是兼備。

他麵對小神醫許文的挑戰,從容不迫,遊刃有餘,用那精湛的醫術救治著患者,證明著自己,就連國手許天華老先生都是對其讚不絕口,當場稱他當代神醫。

長篇大論,字字鏗鏘!

李陽自己讀起來,都覺心緒激盪:“

拭目以待吧,假以時日,李陽神醫之名必然會響徹整個神州大地,一代神醫的崛起也註定會勢不可擋!”

這也把自己寫的太厲害了吧。

我都一醫學巨人了?

李陽心都飄了起來,能上報紙本就是非常有麵子的事情了,竟然還還評價如此之高!

醫院。

李陽剛走進門診大廳,護士龔豔紅就是迎了上來:“李主任我給您買的早餐?”

龔豔紅,在佑康醫院護士隊伍裡,屬於姿色上佳的,在高曼娟冇來之前,那是一直霸占著院花的頭銜,她身材高挑,美腿纖纖,秀髮亦也撩人。

李陽淡淡道:“謝謝,我吃過了。”

龔豔紅臉色一黯,但很快還是柔聲道:“李主任,您看今天的報紙了嗎,我真的為您感到自豪和高興,那咱們佑康醫院還從來冇有誰,露臉露到報紙上去呢。”

李陽笑笑:“勉強看了看。”

龔豔紅一聽,就是對李陽更是心儀,這也太淡泊名利了吧?

這可是江北早報啊,是江北市媒體的的風向標,各大機關唯一會關注的刊物,能在報紙上稍微露個名,都有可能被大領導看到,可李主任確是頭版頭條,都不怎麼在意呢。

呼吸內科的宋醫生看到李陽也過來了:“李老師您早啊,能與您是同事,真是我的榮幸啊。”

李陽忙道:“宋醫生可不敢這樣稱呼我,那您可是醫院的老人,怎麼能喊我老師呢,你喊我小李就好了。”

苗風雷這個時候也來上班了,投向李陽的目光有著說不出的複雜,最終還是湊了過來,訕訕道:“李主任,前些時候我多想得罪,您千萬可彆放在心裡?”

明顯苗風雷也是對李陽服氣了,審時度勢之下,便是主動過來和李陽緩和關係了。

李陽應著聲:“苗主任多慮了,那點小事我不會放在心上的,以後大家都是好同事!”

苗風雷心中一定,如果李陽記恨自己,恐怕以後自己在佑康醫院,就要淪落為孤家寡人了。

一場比試之後,李陽在醫院的地位水漲船高,至於中醫科的就診量,也是有著顯著的提升!

整個上午李陽都忙的不可開交,對於這份忙碌,李陽並不覺得累,相反確覺得很振奮,很充實,很有意義。

無奮鬥不青春,青春不息,奮鬥不止!

揚名立萬,裝b打臉的道路,自己依舊任重而又道遠。

李陽默默地沉澱著內心,將夢想彙入到了時代的洪流,誌存高遠,勵誌要把自己的青春演繹的更加絢麗。

中午,高曼娟走進食堂後,便是笑臉為之不在,氣鼓鼓的,可生氣了,竟然李陽所在的桌前,圍著一群小護士,有送餐的,也有送水的,還有送水果的。

這些人明顯就是想在挖自己的牆角啊!

秦小麗眼睛眨了眨:“曼娟,到底李主任是你男朋友嗎,如果不是,我可也過去了,我特意給他打的排骨?”

高曼娟冇好氣道:“是與不是先放在一邊,你不是已經有主了嗎?”

秦小麗笑了笑:“有主也可以分手啊,那隻要李主任一句話。”

高曼娟肺都要氣炸,可偏偏她也不敢說自己是李陽的女朋友,雖然昨天晚上在電影院裡和李陽發展的還行,但是窗戶紙還是冇有捅破的。

秦小麗見高曼娟臉色不好,歎了口氣:“好了,好了,我就不湊熱鬨了,那我還是不會見色忘友的。”

話到這裡,秦小麗指了指圍在李陽四周的倩影:“曼娟,你這樣下去不行啊,雖然李主任老實,但也經不起這樣多的主動勾引吧,你也主動一些,早點把關係定下來?”

高曼娟鬱悶道:“你以為我冇主動嗎,我都主動投懷……哎呀,那我一個女孩子還能直接往上撲啊?”

秦小麗很是認真的點著頭,拉住高曼娟的手:“我看行,該撲就得撲,走,我們過去,要不可就要被她們這些小妖精給得逞了。”

高曼娟有些意動,但還是說道:“彆拉,讓我在想想。”

其實李陽吃香的一幕,可不僅僅被高曼娟看在眼裡,周雪也有目睹。

食堂二樓,周雪扶著欄杆看的清楚著呢,醫院這塊,一直是周雪負責監管,基本每週她都會過來。

宋院長陪在一旁,笑嗬嗬道:“周總,貴表弟還是蠻招姑娘歡喜歡的,您這個做姐姐的應該感到高興吧?”

周雪狠狠的碗了宋院長一眼,心道,我高興什麼高興,生氣那還差不多,嗬,這還真冇想到,就李陽這死樣,還真挺招蜂引蝶的。

宋院長忙的改口:“我的意思是李主任,深受同事的歡迎和愛戴……”

周雪依舊冇言語,隻是盯著李陽在看,雖然這些護士都很青春年少,但周雪並不太在意,隻是一些胭脂俗粉罷了,於自己那根本不能比。

隻是,當高曼娟朝李陽走去後,周雪就是臉色變了變。

這姑娘倒是顏值擔當,清純如水,全身都是洋溢著少女的純情和青春的風采,那周雪扣心自問,如果自己是男孩子,必然也會被她的清純給秒殺的!

莫不是她也看上李陽了?

周雪眼睛眯起,看的看為仔細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