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五十六章

好難啊!

蜀山療養院,院外不遠處,正停著一輛黑色商務奔馳車。

街道上放置著施工繞行的警示牌,約莫二十多位的市政工人正在修整馬路,這些人都是升龍殿弟子喬裝的,防備的是周家鐵衛快速開車,把周貴他們帶走!

“李先生,你怎麼不讓許小姐放火?” 趙天很是不解的問詢道。

李陽的佈置他絕多半看的懂,療養院一旦失火,周家鐵衛肯定會全力救火,也會分出少部分人來迅速把目標人物轉移,在外邊趁機下手奪人,的確是高招。

隻是唯獨對起火點看不明白,許燕是唯一能進出療養院不被懷疑的人,不讓其放火,火從何來?

“我不能讓她承擔被髮現和被懷疑的風險。” 李陽淡淡的道,“放心吧,等會院中必會興起大火!”

啥?

趙天雖然不信,確也不敢表現出來。

而崔曉梅則是實在冇忍住給笑噴了,這不是癡人說夢嗎,冇人放火,能起火那纔要見鬼,這個李陽終歸年輕,說話太不著邊!

“嫂子這是不信我嗎?”李陽笑嗬嗬的道。

“冇有,冇有,我這是笑我自己呢,笑我有眼無珠,之前衝撞了您!” 崔曉梅巧言搪塞,根本不敢承認。

趙天的目光都快要把她給吃了,尤其李陽還是張嘴便可調動三千人的超級大佬,真的得罪不起啊!

“諒你也不敢笑話李先生。”趙天冷冷的道。

“嫂子就是笑我也冇有關係。”李陽慢悠悠的開口,根本冇當回事。

他待升龍殿的弟子都是如同手足兄弟的,崔曉梅是趙天的女人,那便是自家人!

許燕直接上車:“我和周叔他們都聯絡上了,他們聽說你要救他們出去都很高興!”

“辛苦你了,那我們九點便開始行動。”

李陽低頭看了眼腕錶,見時間還早,便是說道,“趙大哥,你帶嫂子和許小姐去吃點東西,我自己在這裡盯著就行了。”

這裡偏僻無人,其實現在就可以動手,之所以要等些時候,也是在為許燕考慮,她剛離開,院裡就起了大火,很容易受人懷疑,周家老太太可不是省油的燈!

“我就不去了,我不餓。” 許燕連忙說道。

那吃飯哪有和李陽待在一起重要啊,和喜歡的人挨的近,便是心裡宛若跟抹了蜜似的一般甜。

這種感覺,讓她既覺陌生而又貪戀!

“李先生,哪有屬下去吃飯,您盯著的道理,那還是您……”

趙天話隻是說了一半,便是被打斷。

“李先生讓我們去,我們就去。”崔曉梅不由分說,把趙天拉下了車。

“你做什麼!”趙天狠狠的瞪了她一眼。

殿下隨意親近屬下,但做屬下的豈能忘記了身份,這個崔曉梅越來越放肆了!

“彆凶,你以為李先生真是要我們去吃飯啊,那許小姐在車裡呢。”崔曉梅自以為是的道,“嗬嗬,男人!”

趙天微微一愣,然後大手一揮:“快走!”

兩人的說話,也有被許燕聽見,不由得便是俏臉隱隱泛紅,下意識的併攏了雙腿。

有錢男生都很喜歡在車裡玩花樣的。

這可怎麼辦啊,到

-->>

底要不要配合?

配合的化,顯得自己太不矜持,不配合又怕李陽不高興,好難啊!

李陽倒是冇有多想,隻是目不轉睛的盯著不遠處的療養院,想著起火點落在哪裡比較合適,首先不能傷到老周叔他們,其次也必須保證火勢能迅速蔓延。

一會後,療養院的門開了,許銘亮騎上單車便行。

“老許,等一下!”韓舉快步追了出來,囑咐道,“明天給我梢兩條黃鶴樓的煙,錢我回頭給你。”

“行啊。”

許銘亮應了一聲,瞪著自行車,很快就是消失在箱子裡。

周老夫人有嚴厲,不許周家鐵衛外出,他經常幫忙捎帶著東西,錢也從來冇欠過,他急著回去看看許燕到底有冇有在家,實在擔心許燕去找男生摟摟抱抱。

女孩大了就是不省心,如果出了什麼事,那他可怎麼向修羅殿的宗主交代啊?

邪派之中,修羅殿於血光府齊名!

韓舉瞥了一眼路上的施工隊,便是走到了跟前,警覺的盤問道:“你們乾什麼的?”

“修路!”

齊虎停下手裡的夥計,鎮定的回著話。

升龍殿過來的這二十多名兄弟是齊虎在帶隊,齊虎在潛龍雇傭集團效力多年,素以機智冷靜著稱。

“修路,鼎盛市政公司的嗎?”韓舉隨意的說道。

“鼎盛市政,咱們九州城有這家公司嗎?”齊虎搖了搖頭,“那我們不是,我們是豐達市政的。”

“冇有嘛,可能我記錯了,對了,你們豐達市政的王老闆可是我的老朋友了,他的身體最近還好嗎?”韓舉笑嗬嗬的道。

“我們老闆姓江。”

齊虎滿臉的困惑,心頭確在冷笑不已,跟老子玩這一套試探的把戲,也不看看老子是乾什麼的!

“瞧我這記性,還冇老呢,就糊塗了。”

韓舉打了個哈哈,戒備心頓去,不過前麵不遠處停著的商務奔馳再次引起他的注意,他在周家能乾管家,深得老夫人餘賽花的重用,自然也不是庸才。

李陽瞧見韓舉過來了,連忙把許燕壓在身下。

許燕一雙美麗的眸子瞬間瞪大,呼吸也是屛住了。

“你乾……”

話還冇有說完,就是被李陽親在了那嬌豔欲滴的紅唇上,讓她不得不把接下來的話深深的忍住。

這下許燕真的嚇懵了,李陽竟是要在車裡……

都不商量的嗎,把她當什麼了?

想到這裡,許燕奮力掙紮,兩條長腿又踢又踹。

李陽牢牢的按住她不安分的手腕,語氣不容拒絕:“彆亂動,配合點。”

強迫我,還讓我配合?

許燕的心裡好不羞惱,隻是確還是被李陽的霸道和強烈的男子氣息所懾,身子很不爭氣的發軟,雙腿挺直,緊繃,微微抬高,甚至連腳尖都繃緊了。

車外,韓舉望了一眼,見是男女在鬼混,便是笑了一聲,轉身返回著。

李陽聽著遠去的腳步聲,長長的鬆了口氣,緊繃的神經也鬆弛了下來。

低頭看去,看著許燕頭髮鋪開的嫵媚樣子,竟是呆住了。

女神的氣息吹在脖頸,帶著一絲淡淡的清香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