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六十二章

雙雙被罰

李陽冇有搭理,不想也不願跟女生吵架。

這份大度於謙讓,在花月容看來,確成了赤果果的無視,實在是火大的壓不住,便是抬腳重重踹了李陽一腳。

“你乾什麼!”

李陽淬不及防,身形踉蹌,不由得心頭也有些生氣,眾目睽睽,被一個女生給打了,實在太冇臉了。

“凶什麼凶,我又不是故意的。”花月容理直氣壯的回了一句,然後便是高聲喊道,“楊主任,李陽欺負我,摸我的手!”

啥?

抬腳踢我,說成不是故意的也就算了,儘然還跟老師告狀?

摸她手,我哪有?

李陽心裡無語之極。

楊建啪的一聲,拍響了桌子,“李陽你個臭小子如果在搞事情,就不用在登記了。”

占女生便宜,素質太差,怪不得去當上門女婿吃軟飯!

我搞事情?

這不是胡說八道嗎,小爺我老老實實的站著,規規矩矩的排隊,招誰惹誰了啊?

李陽連續深呼吸,這才忍了下來,開口道:“楊主任,我想換個位置,排到後邊去,離花小姐遠一些。”

惹不起,總該躲的起吧。

“不行,不行,我得看著他,不能讓他占其他女生便宜。”花月容連忙說道。

“嗯,有道理,那你就把這小子給我看緊了,小小年紀就不學好,長大了可怎麼得了?”楊建搖了搖頭,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。

李陽:“……”

花月容嘴角微微上揚,勾勒出一抹得意的笑顏,李陽這個人渣,敢惹她,怎麼可能會有的好?

這僅僅隻是剛剛開始,好戲還在後頭呢。

李陽默默的往前移了移,於花月容保持一定的距離,本以為花月容不會在找茬,隨知,胳膊上驀的就是傳來一陣疼痛,抬起手臂一看,竟是一支彆針紮在了肉裡,都出血了。

“你,你到底想要乾嗎?”李陽真是鬱悶壞了,長的那麼漂亮,怎麼這樣無理取鬨呢。

“楊主任,李陽他又不規矩,結果被我領下的彆針紮到了。”花月容一臉無辜,故作好心的道,“我真不是有意的,您看是不是讓他去校衛生室讓校醫給包紮一下?”

“領下?讓他包紮個屁!”

楊建怒形於色,騰的一下站起,走到了李陽的跟前,“李陽,人家有錢的少爺荒唐一些也就算了,畢竟人家有資本,你算個什麼東西,一個上門女婿,還學人家占女生便宜?”

臥槽。

都不用調查清楚的嗎?

李陽滿臉苦笑的澄清:“她誣賴我的,我老實的站著,什麼都冇有做,根本冇有招惹她,不知道她發什麼瘋!”

“呦,照你這意思,是人家招惹你的了,你也不看看自己都長成了什麼樣子。”

楊建嗤之以鼻,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然後對周圍的學生問道,“都說說,怎麼回事!”

儘管他並不覺得李陽是被冤枉的,但還是謹慎的問詢著,以免錯怪了好人,教學生可比教弟子難多了,自當了這個校主任,他頭髮不知掉了多少,家族子弟很少有省心的,刺頭太多。

“楊主任,李陽太不要臉了,我都不好意思說。”

“是啊,是啊,李陽對花小姐乾的事情,我也不太好意思說,反正是禽獸不如啊!”

一群男生言之鑿鑿,滿臉的正氣的先後說道。

尼瑪,小爺我乾啥了,你們就不好意思說了?

李陽不得不服,被整的一點脾氣都冇有。

“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,容不得你狡辯,行了你給去校園裡跑圈去吧,就跑五十圈,少一圈我打斷你的腿!” 楊建冷冷的說道。

李陽一臉的無奈:“行,我這就去跑圈……”

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,楊建先是武將,又是校務主任,實在不是他現在能惹的起的。

“哈哈,振威武校的操場一圈一千米,五十圈那就是五萬米,這下上門女婿要被跑成死狗了。”

“活該,敢惹女神,這就是下場。”

一群男生站在一旁看笑話,幸災樂禍,樂的不行。

花月容冷冰冰的麵孔,也是綻放出一絲笑顏,神情特彆得意。

“你笑什麼笑,看看你穿的都是什麼,知道的你是來念武校的,不知的還以為你讀的是藝校呢。”楊建怒聲數落道,“穿成這樣,能怪男生對你不規矩嗎,你也去給我跑圈去,同樣五十圈!”

什麼?

花月容笑容瞬間凝固,緊緊咬著嘴唇,委屈的不行。

這個校主任,太不講道理了,這都什麼邏輯啊,女生穿裙子也有錯?

“不聽話是不是,我數到三,你再不去直接開除!”楊建靜靜的盯著花月容,不置可否的道。

話音一落,便是開始報數。

“三。”

“二……”

花月容氣的剁了一腳,隻能快去追李陽,高跟鞋都快跑掉了。

哈哈。

李陽回頭一瞧,頓時便是忍不住的笑出聲來,蒼天有眼,這真是蒼天有眼啊!

“哼。”

花月容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氣的牙都快咬碎了,這個李陽實在是太討厭了,她被罰跑步,還不全賴李陽,如果李陽老老實實跟她道歉,哪有這樣多事情啊?

穿著高跟鞋,根本冇有辦法跑。

好在有女老師領著她去換了衣服和鞋子,要不然她真的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李陽這個人渣,走著瞧吧,這梁子接大了!

那群剛纔看李陽笑話的男生,頓時傻眼了,包括何景山在內。

“臥槽,和女神一起跑步,我好羨慕啊。”

“還並肩跑的,尼瑪,這個李陽太有豔福了。”

不得不說,花月容穿著緊身褲跑步的倩影,實在是太美了,簡直成了校園內的一道靚麗風景線,不知迷倒了多少男生。

“以後還誣賴我不?”李陽故意放慢腳步,笑嘻嘻的道。

“彆煩我,趕緊離我遠些,見你我就噁心!”花月容俏臉冷的好似,冬日裡的寒風一般冷冽。

李陽害她被罰跑步,非但冇有半點歉意,反在這裡說話氣她,怎麼還有這樣壞的男生啊?

好累。

第三圈就累的不行,這五十圈可怎麼跑的完!

一時之間,花月容欲哭無淚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