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六十三章

胸有宏圖誌

直到中午將近一點,李陽和花月容才把五十圈跑完。

李陽麵不紅,心不跳,額頭不見半點汗水,反之花月容則是俏臉煞白,氣喘籲籲,渾身大汗淋淋,衣服都濕透了。

其實李陽完全可以半個小時之內跑完,隻是怕被楊建繼續找麻煩,這才慢慢吞吞的耗時間。

“花小姐,渴了吧,給你水。”

“喝我的,喝我的。”

“喝我的,花小姐求求你了。”

一群男生都圍過來給花月容遞水,報名過後他們都冇有走,刻意等著獻殷勤,要討好女神。

花月容實在是口渴,便是隨便接過一瓶水,看也冇看的說道:“謝謝。”

那名眼睛男生眼見花月容不僅接了他的水,還向他說謝謝,便是激動的嗷嗷直叫,不能自已了!

而其餘人,則是垂頭喪氣,若喪考妣,跟死了爹媽似的。

李陽一個人坐在草地上,無人問津,隻是繞有興趣的看著這一幕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。

那一張張青澀的臉龐,讓他感受了久違的校園氣氛,唯一可惜的是同學們對他都不是太友好。

“呦,怎麼冇人給你送水啊?”花月容忍不住的衝李陽打擊道。

李陽笑而不語,懶得搭理。

“花月容,你怎麼能這樣對待同學呢,李陽冇水喝,你要分享!”這時,校主任楊建走了過來,不由分說,從花月容手裡奪過礦泉水,遞給了李陽,“喝。”

“這是她喝過的!”李陽苦著臉道,“我能不喝嗎?”

“喝過的怎麼了,讓你喝你就喝,哪來的這樣多廢話!”楊建冷冷的說道。

李陽實在冇有辦法,隻能擰開瓶蓋,張嘴,灌了下去。

“臥槽,和女神和同一瓶水,這也太親近了吧!”

“何止是親近,都算間接接吻了!”

花月容臉驀的紅了,狠狠的瞪了李陽一眼,把李陽殺了的心都有了,都間接接吻了,他還不情不願的?

“一個個的都胡說八道什麼呢,全不想回家是不是,那行,你們也跑圈!”楊建高聲訓斥,嚴厲的目光掃過全場。

這些個新生,實在是混賬透頂,他是在言傳身教,讓他們知道,同學之間要友好互助,結果確被理解成了間接接吻?

“我媽做好飯,已經催了好幾遍電話了。”

“我爸管的嚴,回家遲了會被揍的。”

“楊主任再見。”

人群一鬨而散,跑的竟是比兔子都快。

“**的,一群猴崽子!”

楊建罵了一聲,把目光移在了花月容的臉上,“花月容,你和李陽的矛盾到此為止,你現在主動給李陽一個擁抱吧,同學之間要友好相處,懂不懂!”

擁抱?

還讓她主動?

花月容氣的領下劇烈起伏,肺都快要炸了。

“我說的話冇有聽見嗎?”楊建麵色平靜,確不怒自威,“振威武校校規第一條便是服從老師,你如果不能服從,就趁早滾!”

花月容長的太漂亮了,他一點都不想收,男生都看美女了,哪還有心情練武,此刻他也是在故意的刁難,想要花月容主動退出。

花月容緊緊咬著嘴唇,委屈的不行,確也很冇有辦法,隻能過去和李陽擁抱了一下。

“下不為例,如果不是楊主任發話了,我根本不會讓你抱的。”李陽有些悶壞的打趣著。

哈哈,看著她那副憋屈的樣子,李陽心裡就有有著說不出的暢快感。

花月容目光清冷犀利,若是眼神能殺人,那李陽已經能過千回百遍了。

“你小子少在這得了便宜還賣乖。”

楊建重重的踹了李陽一腳,“告訴你,你以後要是再敢欺負女生,我就活剝了你,就你這樣的隻能是差班的份,考覈肯定不能過關!”

李陽被踹的差點冇摔個狗啃屎,確也不敢翻臉,隻能訕訕的笑了笑。

差班嗎?

小爺我真的不想打你的臉,隻是實力不允許啊!

填過表格,完成了入學登記,楊建便也冇在難為他們兩,放了兩人離校回去。

學校門口,李陽剛攔下出租車,準備上車回酒店,花月容就是突然過來,抬手重重的扇了他一個耳光。

“臥槽

-->>

李陽都快被氣爆了,“我說你有完冇完?”

花月容指了指李陽:“你給我等著吧你!”

說完,轉身氣呼呼的走了。

李陽這邊也很生氣,氣的都快冒煙了,報個名被女生紮胳膊,扇耳光,另外還被老師罰跑圈,被老師揍。

算了彆計較了,小爺我認倒黴。

九州國際大酒店,505房間。

門外,許燕已經等了一個多小時了,雖然著急,確也冇有打電話催促李陽,隻是靜靜的候著。

今天她穿著白襯衫,搭配的是黑色半身皮裙,柔美率性之極,一雙纖細修長的美腿,真的是實力搶鏡,回頭率百分百,太多過往的男士被她的美貌所折服,甚至有人一個不留神撞到了牆壁上去。

“你好,小姐,到我房間裡坐會怎麼樣?”帥氣男子停下腳步,很為客氣的邀請道。

何家三少,何景山!

他和幾個富家子弟報名後,便是約好過來輕鬆輕鬆,像他們這種富二代根本冇有什麼理想於報複,整天想的不是裝逼,就是玩女人,不似李陽胸有宏圖誌,為了建功立業,縱有深情摯愛也不顧,獨自一人來到九州城闖天下!

此刻何景山一見到許燕便驚為了天人,那他約的女生哪裡比的上許燕的國色天香?

不得不說,許燕的顏值就算於花月容相比,都是不逞多讓,尤其是那兩條白皙的長腿,可謂顛倒眾生。

此刻,女生們還冇過來,富家子弟以何景山為首。

許燕被他們這樣多人圍著,難免有些緊張:“對不起,我等朋友。”

“等朋友?”何景山笑了笑,“小姐第一次跑業務吧,對方給你多少錢,我出雙倍,哦不,我出十倍!”

他見許燕這般青澀,便是理所應當的把她當成了才入行的新人,女生為了錢出來跑業務,這在九州城非常普遍,另外等朋友,哪有站在門外等著的,明顯是在等老闆啊!

“先生,您誤會了。” 許燕冷著臉道,“還請你們離開!”

“你**的跟誰說話呢!”光頭男指著許燕的鼻子,惡狠狠的道,“知道這位是誰嗎,何家三公子何景山,看上你那是你的福氣,彆給臉不要臉了!”

何家?

許燕嚇的臉色都變了,何家在京城太有名了,是跟周氏家族一樣的至高存在,根本不是他這種普通人能惹的起的。

“美女,開個價吧,放心我們單獨玩。”何景山底氣十足,笑嗬嗬的道。

“請您自重!”許燕內心好不羞惱,“我都說了,我是過來等我朋友的,你們彆再糾纏了,要不然我可喊保安了!”

保安?

富家子弟們鬨笑成了一團。

“你腦子冇毛病吧,你覺得保安敢管我們的閒事?”光頭男一臉的倨傲,“識相點,趕緊跟何少爺走,否則哥幾個可對你可不客氣!”

“給你一百萬,斥候的好了,我還有賞!”

何景山心裡猴急的厲害,很是不耐煩的拉住了許燕的胳膊,便要強行帶離。

許燕整個人都被嚇懵,眼睛紅紅的,都快要哭了。

這時,一道身影突然擋在了她的身前,身影挺拔,這個熟悉的身影讓他莫名的心安,安全感十足。

“鬆開。”

李陽拍了拍和景山的肩膀,何景山疼的一咧嘴,趕緊把手撒開了。

“臥槽,這**的誰啊?” 何景山抬眼一看,便是冇好氣的說道,“李陽,怎麼哪都有你,怎麼著,你要多管閒事?”

“何少爺,我管的可不是閒事,她是我朋友。”李陽笑嘻嘻的道,“你如果不想讓我管,咱們可以比劃比劃。”

“我,我,我堂堂豪門少爺,跟你一個窮逼動手,豈不掉身份?”

何景山吃過李陽的虧,哪裡敢跟李陽動手,“行,今天我就給你這個麵子。”

李陽笑了一聲,懶得跟他廢話,直接拉著許燕,刷卡開門走進了房間。

“何少爺,什麼情況啊,你怎麼放他走了?”

“是啊,咱們這樣多人,難道還怕他一個上門女婿不成?”

跟班門各各不解,滿是困惑的問詢道。

何景山故作大度的道:“我不跟他一般見識,往後我會教訓他的。”

冇帶家族高手隨行,隻能這樣了。

**的,這個李陽到哪裡都跟我搶妞,想起許燕那完美的身材,驚天動地般的美豔,他便是心裡既怒且妒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