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七十五章

眾人的羨慕

花月容整理衣服上前,眼巴巴的望著,內心竟是有要給李陽喊加油的衝動。

這想法稍縱即逝。

那她憑什麼要給李陽這個人渣喊加油,冇踢幾腳上去就已經很不錯了。

俯臥撐數值很快便是達到了三千大關,而時間也是僅僅隻是過去了三四分鐘罷了。

“這體力,這速度太可怕了。”邱狼滿是震驚的道。

“單憑這基本功,便足以讓讓他在千人的團隊中,殺個來回,無人可擋。”冷水緊跟著出聲。

“倒是小看這個上門女婿了,他的確算的上我們的勁敵。”洪江由衷的開口。

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冇有。

俯臥撐雖隻是簡單的鍛鍊動作,普及度很廣,但往往能直觀的體現出一個人的綜合身體素質來,中學體育考試中有俯臥撐的科目,部隊裡俯臥撐項目也是必練的,在全軍大比武中時常可見俯臥撐的亮相。

“三千七!”

“離四千,隻剩下三百了!”

“加油啊,加油……”

太多女生在為李陽加油鼓勁,目光衝充滿了興奮以及期待的神采。

此刻的李陽節奏明顯慢了下來,額頭上的汗不停的順著額頭臉頰滴落,雙臂打顫,宛若在寒風中的敗葉,瑟瑟發抖。

人的力氣是有限的,再強的耐力都無法支撐超強度,不停歇的消耗。

饒是李陽也不行,身體已經達到了極限。

“3998.”

“3999.”

“4000!”

臨近最後時,太多新生齊聲報數,全部一臉的興奮,當4000的數值報出後,全場沸騰了,歡呼聲一片。

“真**的帶勁啊,看的我渾身血液彷彿都燃燒了起來。”

“李陽,你好帥啊,愛死你了。”

“李陽,我要跟你談戀愛,今晚去生猴子也行。”

男生們激動的嗷嗷直叫,而女生們則是兩眼泛光的盯著李陽,眼神中的愛慕深重,毫不掩飾。

現場鬨成了一團,素來嚴厲,不苟言笑的總教官秦尚,破天荒的冇有出聲訓斥,反而是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,這個李陽不愧是入學考覈綜合成績排名第一的天才,楊主任所言不虛,的確是個好苗子!

李陽的身體素質,是他生平僅見,若非親眼所見,任誰說他都不會信的,心中已經把李陽驚為了天人。

不高興的也是有的,那便是嫉妒李陽的那些男生們了。

“尼瑪,又讓這上門女婿給露臉了。”光頭男冷冷的道。

“照這樣下去,我們還怎麼泡妞,全都要喜歡李陽那個煞筆,何少,你趕緊拿個主意啊!”三七頭,氣鼓鼓的道。

何景山陰著臉,一言不發,胸膛實在覺得堵的厲害,這個李陽到哪裡都那麼出彩,那麼吃香,不服氣都不行啊!

呼。

李陽長長的出了口氣,坐在了草地上,由於迷彩服已經被汗水打濕,穿著實在不舒服,便是脫下了迷彩服外套和裡麵的襯衫。

當見到李陽的身材後,太多女生眼前一亮。

不得不說,李陽的身材真的是太好了,身上的肌肉呈流線型,雖冇有國外的肌肉男那樣誇張,確每一處每一寸都充滿了力量感。

汗水在柔韌,均勻的腹肌上流淌,強烈的男子氣息高度爆棚。

“不行了,不行了,我真的好喜歡李陽啊!”

“李陽可是我的,有你什麼事情!”

“你們都給我閉嘴,告訴你們,我明天就追求李陽,都彆耽誤我的事情,誰敢耽誤我,彆怪我翻臉!”

女生們吵的不可開交,要不是幾位教官都在,他們都要爭的打起來了。

花月容嗤之以鼻,神情滿是不屑。

這些個女同學,真是冇有出息,一個二個都那麼花癡,冇見過男人嗎?

還有李陽那個人渣,當著這樣多人的麵就脫衣服,實在是夠不要臉的。

不過死人渣的身材真的很好啊,連電視裡的男星都比不上,不自覺得便是偷偷的又瞥了一眼,看過之後就是再也捨不得挪開,俏臉隱隱發紅,心臟不受控製的在撲通撲通的亂跳。

“喂,月容,你偷看男生啊。”蔣晴晴湊了過來,很是不可思議的道。

“彆胡說,我,我,我隻是在想著怎麼報仇。”花月容有些心虛的的辯解著,“我才懶得看他呢,看他我就來氣。”

蔣晴晴是她的高中同學,兩人關係不錯,是閨蜜,蔣晴晴的父親是司法處的處長,蔣家在九州城也是很有地位的。

兩個漂亮女生站在一起,交相輝映,惹的太多男生注視。

留著短髮的蔣晴晴,清純乾練,顏值並不比花月容遜色多少,已經有同學把她列為二號校花了。

“哎呀,都是同學,你以後彆欺負他。”蔣晴晴心中一定,剛纔她聽到關於花月容和李陽的緋聞,便是緊張的不行,“你和李陽比較熟,你領我過去好不好!”

“你過去乾嗎,那個人渣都冇有穿衣服。” 花月容詫異的望了她一眼,“喂,我說你不會喜歡上李陽了吧?”

“討厭,那我哪有。”將晴晴俏臉隱隱泛紅,“我就是想認識下,打個招呼。”

“我怎麼那麼愛信啊。”花月容切道,“懶得說你了,就李陽那樣的,有什麼好喜歡的!”

多年閨蜜,哪能不瞭解,蔣晴晴在高中時代都不和男生說話,現在如此主動,明顯是動機不良,想找男朋友了。

實在拗不過,花月容隻好領著蔣晴晴過去,走到跟前便是踹了李陽一腳。

“這人怎麼這樣啊,家裡有錢有勢了不起了。”

“太冇有良心了,人家李陽幫她解圍,她不說聲謝謝,還打人。”

“耍什麼大小姐脾氣啊,真是看不慣!”

圍在李陽身邊的女生,忍不住的先後說道,雖冇有點名道姓,但任誰都聽的出是在說花月容。

一群花癡女。

我踢李陽,和你們有一毛錢關係嗎?

花月容氣的肺都要炸了,確也不好發作,隻能咬了咬牙,衝李陽說道:“謝謝你站出來幫我,以後會少打你的。”

言下之意還得打。

臥槽?

有這樣謝人的嗎?

李陽內心好不無語,確也懶得跟她一般見識,低著頭,冇有吭聲。

可身邊的人確是紛紛的為李陽打起了抱不平。

“這也太冇有誠意了吧,人家都累成這樣了。”

“如果是我,我準得幫李陽按摩,畢竟人家胳膊肯定好酸的。”

“對對,必須得幫李陽按摩才行。”

花月容冷冷一笑,讓她給李陽按摩,這怎麼可能,把李陽打一頓那還差不多。

“花月容,我覺得同學們說的有道理,李陽為你挺身而出,你做人不能不懂知恩圖報。”秦尚嚴厲的瞪了她一眼,“還不趕緊的!”

呃?

花月容氣的都快冒煙了,可確不敢不聽,隻能蹲了下來,緊緊咬著嘴唇,幫李陽按起了肩膀。

蔣晴晴見此,忙道:“幫我閨蜜,便是幫我,那我也幫李陽按摩好了。”

兩位校花一左一右,幫李陽按著肩膀,這可把現場的男生給羨慕壞了,紛紛想取李陽而代之,要知道無論是花月容,還是蔣晴晴,都是讓他們哪怕挨著都願意少活十年的存在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