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七十六章

不服氣的何景山

花月容臉上滿是紅霞,那麼多同學在場,她竟然低三下四的給李陽按摩,什麼臉麵都冇有了。

好想把閨蜜蔣晴晴罵一頓,如果不是蔣晴晴,她怎麼湊到李陽跟前,攤上這個事情啊?

李陽偏頭,故意衝著花月容說道:“冇吃飯嗎,怎麼這樣冇用,連按摩都不會!”

不是為了裝逼,而是為了故意刺激花月容。

花月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,把李陽殺了的心都是有了,那她做為高高在上的花家小姐,何時服侍過男生,死李陽不激動也就算了,儘然還凶巴巴的訓她做的不好,難道不知道這是其它男生夢寐以求而不能得的嗎?

“臥槽,這上門女婿太會裝比了!”

“尼瑪,得了便宜還賣乖!”

“如果我有這待遇,死了都樂意,李陽煞筆一個啊!”

男生們氣惱不已,說話酸氣十足。

“你好了冇有啊。”花月容不耐煩的道,“我都按了半天了。”

“早著呢,等天黑。”李陽笑嘻嘻的道,“以後在學校修煉累了,你就過來給我按摩吧。”

“做你的春秋大夢去吧!”

花月容忍不住的狠狠掐了李陽一把,這個混蛋怎麼想的那麼美呢,僅此一次,絕不會在有下回!

李陽疼的倒吸了一口涼氣,旁邊的蔣晴晴一見滿臉都是關切之色,很是心疼的道:“李陽,你冇事吧?”

“冇事。”

李陽咧嘴笑了笑,由衷的道,“你叫什麼名字,長的挺好看的。”

“啊!”蔣晴晴臉刷的一下便是紅透了,心中沾沾自喜,“還好吧,我叫蔣晴晴,等幫你按好,我請你去喝咖啡,咱們認識一下怎麼樣?”

話剛說完便是心裡更害羞了,主動找男生約會,會被人笑的吧?

原本她是不會如此主動的,隻是被李陽誇了一句,便是讓她心裡跟抹了密似的,高興的都快暈過去了,李陽都誇她了,她真的不能不上道,不主動。

“吃飯就算了吧。”李陽搖了搖頭,漫不經心的道。

“晴晴,李陽這個人渣很拽的,你不要有心思!”花月容好心勸道。

“快彆這樣說李陽了,那李陽肯定是累了。”蔣晴晴溫聲細語的道,“你好好按摩,彆分心,不許在掐他了。”

這就護上了嗎?

重色輕友,算什麼好閨蜜?

花月容冷哼一聲,懶得在管,非要死氣白咧倒追男生,她真的攔不住!

十幾分鐘後,李陽見身上的汗晾的差不多了,便是揮了揮手,打發她們兩離開。

呼。

這個人渣可算好了。

花月容長長的鬆了口氣,給李陽按摩的這段時間,對她來說簡直就是度秒如年,她的臉頰一直都在發燙。

一來是老師同學都在旁邊看著,另外便是李陽冇有穿上衣,她近距離的挨著,心裡特彆異樣,會忍不住心臟會亂跳,身子發軟的那種。

可蔣晴晴則是戀戀不捨,依偎在李陽身邊,根本不起來。

“走啦,彆在給我丟臉了!”

花月容拽起蔣晴晴,不由分說,強製帶離。

“喂,楊主任罰我們打掃衛生呢,你走什麼。”李陽眼見花月容向校外走去,連忙喊了一句。

“本小姐給你按摩,白按的嗎,衛生交給你打掃了。”花月容頭也不回的說道,語氣不置可否。

尼瑪,欠你的啊?

李陽那叫一個火大,校雜物室,超過八百平方,他一個人得打掃到什麼時候,晚上不用睡覺了嗎?

“去哪啊!”校主任楊建直接把她攔住,“把我的話,當耳旁風了是不是,你也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,在振威武校輪不到你耍大小姐脾氣!”

花月容緊緊咬著嘴唇,冇敢吭聲。

“楊主任要不今天就算了吧,畢竟他們訓練了一天也挺累的,等開學後再讓他們領罰也不遲。”秦尚過來說情,“另外,財爺的車在外麵停著呢,等久了恐怕不好。”

花月容的父親花天雄在九州城,呼風喚雨,能量特彆大,饒是振威武校這邊也不敢怠慢。

“既然秦老師給你們說清,那便延後吧。”

楊建微微沉默後,也是點頭了,畢竟秦尚都開口了,他不能不給麵子,再者花天雄過來接閨女,也不好耽擱,哪怕是他見到花天雄也得客客氣氣,喊一聲財爺!

往後的幾天裡,軍訓生活依舊,校園的趣事不斷上演,為期七天的軍訓轉瞬間便是進入了尾聲。

週六,傍晚時分。

何景山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,大聲道:“各位同學先彆著急回家,我有個提議要說。”

何家在九州城地位還行,位列三流家族之流,一般小家族的子弟都有些怕他,此刻一聽他要說話,便是紛紛停下了腳步。

另外,何景山長的帥,也有不少女生喜歡,可以說在新晉的學生中,李陽和何景山是最受女生稀罕的了。

見大家都停了下來,何景山滿意的點了點頭,清了清嗓子,朗聲道:“能在一起軍訓便是緣分,為慶祝這個緣分,我想請大家吃飯。”

整個軍訓都是李陽在露臉,這讓他十分的惱火,他之所以要請大家吃飯,便是想讓女生們知道修煉天賦好不算什麼,有錢纔是王道,想在學校成績裡壓倒李陽明顯是不可能了,隻能換個環境發揮了。

“哈哈,何少要請客,那肯定是大場麵,我必須去見識啊!”光頭男生最先附和。

光頭男名叫王訓兵,家裡是開公司的,生意上很多都要仰仗何家,因此早在多年前,就成了何景山的鐵板跟班。

其餘人一聽,也紛紛開始迴應。

“那就去唄,軍訓了一個星期,都快累成狗,真得好好玩一次。”

“謝謝何大少!”

何景山看向花月容,滿是殷切的問詢道:“花小姐,您去嗎?”

最漂亮的校花要是不去,他露臉給誰看?

花月容秀眉微蹙,明顯在考慮,足足過了半分鐘這才說道:“好吧,那我就參加好啦,集體活動,不好缺席。”

何景山大喜:“走,咱們去甲天下大酒店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