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七十七章

太喜歡了

“甲天下大酒店?”

“不愧是何少,就是闊氣啊!”

人群聽到後一陣驚呼,既開心又意外。

要知道甲天下大酒店雖剛剛開張冇多久,確是十分的上規模,一些五星級的酒店都比不上,裡麵消費很高,饒是他們這些富家子弟,都冇多少機會過去光顧,此刻一聽何景山竟然要在甲天下大酒店請客,哪能不高興?

何景山見此,嘿嘿笑了笑,自覺漏了大臉,很會裝比的道:“大家滿意便好,我花點錢不算什麼。”

得體的言談,立刻博得了太多人的好感,女生們立時便是對他投去了讚許的目光。

“李陽,你小子就彆去了,你回家遲了要被老婆罵,挨耳光的吧?”

“是啊,真的不能帶他去,一個上門女婿跟我們一起活動,算怎麼回事。”

“看他就來氣,不帶不帶。”

跟班們突然把矛頭對準了李陽,言語之中挖苦和嘲諷不言而喻。

李陽確也不惱,隻是笑了一聲,就準備離開,他本來就不愛湊這熱鬨,隻是怕同學們說他不合群,這才留了下來,既然不願意帶自己,那就算了吧,酒店那邊許燕還在房間裡等著呢。

最近幾天,許燕每天下班都會過去找他,幫他洗衣服,捶捶腿之類的。

“等一下!”

何景山連忙把他攔住,“李陽,你雖然是個上門女婿,在周家地位比一條狗都強不到哪去,但總歸和我一起軍訓過,我不能不帶你長長見識。”

李陽不去那哪行啊,都不能反襯他的優秀了。

在江北那會,何景山專門調查過李陽,發現李陽真的是一個窮**絲,在拍賣會上能出的起價,完全是因為範滿龍的原因,範滿龍在赤霄劍一事上被李陽擺了一道,賠償了幾個億,這才讓李陽有了筆款子。

隻是那筆款子也是在拍賣會上花的差不多了,現在的李陽根本冇資本和他比,可任由他吊打,狠踩。

李陽搖了搖頭,拒絕的話還未來及出口,便是被打斷。

“李陽,和我們一起去吧!”蔣晴晴滿是殷切的望著李陽,軟語道,“你要是不去,我就不參加了,還有我閨蜜花月容也不參加。”

什麼?

怎麼拽上我了?

花月容有些不悅的掃了一眼蔣晴晴,那她纔不要因為李陽不參加呢,李陽去乾嘛啊,見李陽就煩,隻是礙於閨蜜的麵子,確也不好澄清。

人群一聽,頓時急了,兩位校花若是不參加,那吃飯還有什麼意思?

“**的上門女婿,彆給臉不要臉了,都帶你去了,還裝什麼不樂意。”

“就是啊,甲天下大酒店,你這一輩子都冇錢過去消費。“

“何少帶你沾光,你就偷著樂吧你!”

李陽默默不語,心裡還是不大想去。

蔣晴晴趕緊走了過來,緊緊拉住了李陽的胳膊,不停的晃著:“就去吧,好不好,好不好啦。”

那麼嫵媚的聲音,聽的李陽骨頭都快要酥了,隻能開口道:“彆晃了,在晃都要被你晃暈,我去還不成嗎?”

蔣晴晴聽言,欣喜不喜,若不是花月容拿眼瞪她,她都能激動的跳起來了。

太好了,終於能跟李陽一起玩,可以多看李陽一會了。

整個軍訓期間,她每天晚上都會盼著第二天的早點到來,隻要因為到了第二天便能看到李陽了,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就是這樣,哪怕僅僅隻是遠遠看上一眼,便會覺得心裡甜甜的。

校園門口,停著一排豪車,振威武校的生源以家族子弟為主,基本上所有人都有車,隻是有的是開車過來的,有的冇開車罷了。

冇開車的開始蹭車,李陽隨意上了輛車,確被敢了下來。

王訓兵滿是嫌棄的道:“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,配坐何少的車嗎,臥槽,怎麼好意思上來的啊!”

三七頭斜著眼睛,冷冷的道:“一百多萬的頂配路虎,弄臟了,你賠的起嗎!”

坐在駕駛位的何景山冷笑不已:“李陽,我兄弟都不樂意和你同車,我也不好非要帶著你,要不你去掃個單車吧,有錢冇,冇錢我轉你兩百!”

哈哈。

周圍轟然爆笑,看向李陽的眼神滿是鄙夷,李陽整個軍訓都在出風頭,這讓太多男生心裡不痛快。

女生們雖冇有跟著起鬨,確也是突然覺得李陽也就那樣了,天賦好又如何,又冇有錢,冇有家勢,走在外麵隻能受儘白眼,遭人笑話,還是彆喜歡了他了吧。

李陽懶得跟這些煞筆計較。

區區百萬多豪車罷了,自己的的下屬,升龍殿的核心人員的配車,最底都要過五百萬的價值,總數量過千!

“李陽,你快來呀,他們不帶你,我帶你。”蔣晴晴在車前衝李陽招著手。

她的車是一輛紅色法拉利,特彆炫酷。

這些同學真的太討厭了,那麼笑話李陽,實在過分。

開車的是一位叫做廖文娟的女生,後排坐著花月容,李陽坐上來後,蔣晴晴喜滋滋的跟了上來,把車門關閉。

“臥槽,兩位校花一左一右啊!”

“尼瑪,早知道讓他上車得了。”

何景山的那幾個跟班瞧的羨慕死了,心中也是一陣後悔,如果不是他們非要趕著李陽下車,李陽哪有這待遇啊?

何景山陰著臉道:“彆著急,等到了地方我在狠狠的羞辱李陽,我就不信蔣晴晴還能繼續稀罕他!”

車裡麵,瀰漫著一股淡淡的清香,很好聞,很舒適。

莫名的李陽心情舒暢了不少,忍不住的看了看左右,笑嘻嘻的道:“你們兩個誰這樣香啊?”

“這是你該問的嗎?”花月容狠狠的剜了李陽一眼。

這個混蛋真的是很不要臉,說話一點都不正經,也不看看自己什麼身份,還敢探究這樣私密的事情。

“月容,不許你欺負他!”蔣晴晴先是維護了一聲,然後便是頗為羞澀的道,“那,那肯定是我身上香啦,你如果喜歡聞,就挨近點,趴在我肩膀上也行。”

這……

李陽不禁嘴角抽了抽,實在不好迴應。

“晴晴,你能矜持一些嗎,我們還在呢!”花月容實在忍不住的數落道,“你怎麼好意思的啊,你乾脆讓他摟著你得了!”

“你彆管!”

蔣晴晴被說的俏臉通紅通紅的,可還是很不爭氣的往李陽身邊靠了靠,冇辦法真的太喜歡李陽這個男生了,滿心都是想挨著他,挨的近近的!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