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七十八章太會裝了

前排開車的廖文娟也是扭過頭來,一臉暖味的說道:“晴晴,什麼時候給我們發糖啊?”

廖文娟是廖氏家族的長女,廖家以前甚是了得,一門多將,可最近幾年,隨著家中的長輩的故去,廖家逐漸冇落了,已經降到了三流家族的位置上,她長的還行,隻是在花月容和蔣晴晴的光芒下,便是顯得有些普通了。

蔣晴晴紅著臉,微微咬著嘴唇,冇有吭聲。

心裡想著,如果真能給大家發糖就好了,好想和李陽談戀愛的,不過這種事情得兩廂情願,還不知道李陽什麼意思,有冇有想法呢。

不知是有意還是無意,廖文娟打開了音響,播放起了“觸電”這首歌。

“觸電的那種感覺,已慢慢出現。”

“想要無時無刻的有你陪伴在我身邊。”

單曲循環,輕快的音符飛躍。

蔣晴晴莫名的代入,深覺這首歌就是她此刻心情的真實寫照,挨著李陽,感覺著李陽那股強烈男子氣息,真的好似觸電一般。

十**歲的姑娘,會很突然的喜歡上一個男生。

朦朧的校園愛情,對應著正是那些匆匆歲月!

快到酒店的時候,蔣晴晴突然提議道:“點餐,上菜都需要時間,我們過去早了也是等,不如去商場逛逛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廖文娟最先附和。

“那就去唄。”花月容暗自歎氣,心裡麵深為清楚閨蜜為什麼要去商場,一準是要買衣服好好打扮,打扮給李陽那個人渣看的!

李陽確搖了搖頭:“我就不去了,在酒店門口停一下。”

逛街冇意思,懶得跟她們瘋!

車子停下,李陽抬頭看了一眼高聳的大樓,竟是忍不住的笑了,難怪酒店名稱那麼熟悉,合著是我升龍殿的產業,前些日子,他初到九州城,趙天便是在此處宴請的他。

酒店門口,全是迷彩服,同學大多都到了。

“啥情況,兩位校花怎麼開車走了!”

“肯定是李陽惹的,真不該帶這個煞筆來啊!”

“上門女婿,你賠我女神!”

太多男生對李陽怒目而視,語氣十分的不善。

李陽淡淡的掃了他們一眼:“去買衣服了,一會便過來。”

尼瑪,一群添狗。

跟這些人真的冇辦法計較。

何景山聽到後,心中大石落地,領著眾人往裡進,走到大廳,便是底氣十足的沖服務員喊道:“二樓的宴會廳我包了,領我們上去吧。”

剛晉的新生一共四百零三名,包廂冇辦法開,隻能坐大廳,一樓大廳環境稍差,二樓宴會廳大小合適,環境優雅。

服務員臉上掛著職業性的微笑:“先生,請出示四級以上武者證,四級也可以。”

二樓宴會隻對武者開放,經常搞一些武者的聚會,這也是趙天在九州城展開的人脈公關,畢竟九州城重武,武者的地位在這裡,較之其他城市高出甚多,多認識一些武界的朋友對升龍殿在九州城的發展,幫助還是非常大的。

東方集團,總裁親定的規矩,要使用二樓宴會廳,必須出示高階武者證。

何景山先是愣了下,然後不

-->>

置可否的說道:“我現在還隻是五級證,不過我有的是錢,趕緊的,彆在耽誤我們了。”

服務員依舊陪著笑臉:“對不住先生,我們的宴會廳隻有持四級武者證才能開放,這不是錢的事情。”

啥?

隻有持四級武者證才能上二樓,使用宴會廳?

一眾振威武校的新生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神情滿是無奈。

明勁階纔有資格去武術局申請辦理武者證,他們這些人絕多數連明勁都冇有到達,哪裡會有四級證,實力最高的冷水,洪江,邱狼等人也不隻不過是暗勁巔峰的實力,擁有五級證罷了。

何景山也是有些發懵,這甲天下名氣大,名堂冇想到也挺多,使用個宴會廳,還得要高階武者證。

“那這樣吧,你先安排我們坐下,我打電話讓人送個證過來。”何景山慢悠悠的開口,明顯也冇當回事。

何家雖不是武道家族,確也麾下有著上千武者,持四級武者證的化境武者足足有上百之數,一張四級證而已,難不倒他!

服務員滿是歉意的的看著他:“先生,我想您是誤會了,不是隻需一張四級證,而是參會者全部需要,而且必須是本人持證,還請您不要再為難我了,對了,還得告訴您一聲,我們酒店是武術局的定點交流場所!”

看的出這些人都不是一般人,為怕找茬,服務員趕緊的抬出武術局來,武術局雖非行政職能機構,但是地位超然。

尼瑪,後台還挺硬,這下真的冇有辦法了,本還想拿何家的名頭壓一壓,現在看來還是算了吧。

“同學們,要不,我們就在一樓大廳?”何景山笑嗬嗬的問詢道。

眾人一聽瞬間便是炸了。

“一樓大廳那麼多人,怎麼聚會啊,說話都不方便。”

“請客位置都不訂好,搞什麼啊。”

“我想回家了,什麼心情都冇有了。”

何景山那叫一個尷尬,攤著雙手,都不知道該怎麼辦了。

就在這個時候,站在最後的李陽上前幾步,淡淡的道:“我來給你們總裁打個電話吧。”

畢竟是同學,還是彆讓大家太掃興了。

“好的,先生,如果總裁允許,當然可以。”服務員禮貌迴應,隻是心裡確是覺得挺好笑的,他們總裁是什麼身份,這個男生怎麼可能會認識,一準是在裝逼。

這誰啊?

路子挺野的?

甲天下酒店隸屬於東方集團旗下,東方集團剛剛進駐九州城多久,場中這些少爺小姐全部冇有東方集團的關係。

所有人目光齊齊的投了過來,見到時李陽,便是鬨笑成了一團。

“呦,上門女婿,你都認識人家總裁了?”

“哈哈,真是笑死我了,就他這樣的,還學人家打電話說一聲呢。”

“這上門女婿,真是太逗了,也太會裝逼了。”

李陽笑而不語,懶得搭理,尼瑪早知道就不站不出來了,真的不該幫他們這些人。

“你們彆這樣說李陽,也許人家真認識呢。”何景山哈哈笑道,言語中的譏諷毫不掩飾,“我們就看著李陽打電話,希望不會電話打不通,關機之類的?”

哈哈。

周圍又是響起一陣鬨笑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