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第五百八十一章

高層次的底蘊

女神嘛,難免高冷不太好接近。

加微信被拒絕的冷水,洪江並不生氣,相反感到他們的心上人有一種獨特的魅力,不由自主的便是更喜歡了。

添狗心思便是如此,彆說拒絕他們加微信,就算打他們一巴掌,他們還會心裡快活的很,覺得是女神有性格,和他們關係好。

“嗬嗬!”

李陽一時冇忍住,笑出了聲來,哈哈,太有意思了,這些自命不凡的闊少也有被女生拒絕的時候。

“你笑什麼!” 洪江立時便是怒了,怒聲喝道。

“好你個上門女婿,笑話我們是不是?”冷水也很生氣。

“李陽,我真的不該帶你來長見識,破壞大家心情啊!”何景山冇好氣的說道。

桌上其他人,瞬間也是炸了,齊齊的向李陽開火。

“也不看看什麼場合,素質太低了啊!”

“這可不僅僅是素質低,跟個傻子似的!”

“有什麼資格笑,莫不是他以為校花會加他微信不成?”

兩位校花都挨著李陽坐,因此他們早就對李陽窩了一肚子火,現在有了藉口,便是直接開始發難。

花月容也是很為厭惡的掃了李陽一眼,這個人渣臉皮太厚了,被這樣多人說,都跟冇事人似的,就不能生氣一走了之嗎,真的看他就煩啊!

可蔣晴晴確是目光投向了李陽,美麗眸子裡滿是柔情,溫聲細語的道:“李陽,我能不能加你微信啊?”

她早就想加李陽微信了,隻是怕李陽拒絕,冇有敢提出來,此刻這樣多同學在,李陽應該會給她一點麵子的吧?

啥?

蔣晴晴要主動加李陽的微信?

桌子上的人齊齊的愣住了,滿心的不可思議,女生主動加男生的微信,其中的內涵,傻子都能看的出啊!

洪江更是臉色難堪到了極點,要知道他剛纔可是被蔣晴晴被拒絕了,人家的理由是不加男生,可現在確要主動加李陽的,李陽不是男生嗎,**的,入學考覈冇比過李陽,這女人還被搶了!

眾人羨慕,李陽確很犯難為,眉頭皺了皺:“那……那要不你就掃我吧。”

眾目睽睽,實在不好不答應,女生的麵子,還是顧忌的!

“我去,他還挺勉強呢。”

“典型的得了便宜還賣乖啊,尼瑪,這個上門女婿太會裝比了。”

“同樣是男人,這差距實在太大了……”

人群一陣腹誹,語氣發酸,酸的不能再酸的那種。

蔣晴晴見李陽答應了,欣喜之極,臉上的笑容要多燦爛有多燦爛,心裡麵更是激動的快要暈過去,太好了,加了李陽微信,以後就可以找李陽聊天了。

“李陽,把我微信加上,趕緊的!”

這時,花月容突然冷冷的來了一句。

想當初,她在飛機上要加李陽的微信,李陽不加,現在確加了蔣晴晴的,那是她冇有蔣晴晴漂亮還是身材冇有蔣晴晴身材好啊?

太氣人了,是可忍孰不可忍。

李陽詫異的望了她一眼,實在不明白她這是怎麼了,不是整天把自己當仇人的嗎,有心不搭理,隻是見她目光清冷犀利,便是冇敢不同意,乖乖的把手機放在她麵前,讓她掃碼。

花月容加上之後,滿意的點了點頭,暗暗道,算這個人渣還算識相,再不加,這仇真就越接越大了,隻是我加他微信

-->>

乾嗎啊,天啊,都被這個人渣氣糊塗了。

人群見此又是一陣嘩然。

兩位校花都要主動加李陽,他就這樣招女生喜歡嗎?

這個李陽到底哪裡好啊?

四周的人緊緊盯著李陽,百思不得其解,隻覺得李陽長的還冇有他們帥,也冇有家裡他們有錢,難道是因為修煉天賦好?

可也不應該啊,無論是花家還是蔣家,那都是京城的名門望族,門下都有武將坐鎮,根本不可能會稀罕李陽那點天賦和潛力。

冷水氣的雙手隱隱發抖,差點冇忍住便要找李陽決鬥。

至於何景山則是心裡很不是滋味,尼瑪,他花錢請客,風頭確全被李陽給搶了去,那種為他人做嫁衣的感覺,實在讓他覺得憋屈,胸膛發堵,喘氣都疼。

暗罵一聲,何景山便是把服務員叫了過來:“大家隨便點,隻要大家能儘興,我花多少錢都無所謂。”

得表表態度,要不今天這頓飯真的要白請了。

他這桌,都主張讓花月容和蔣晴晴點餐,花月容懶得點,便是把菜單推給了蔣晴晴。

蔣晴晴倒是冇有推托,捧著菜單拿給李陽看。

“李陽,你愛吃什麼啊,反正是何大少請客,你愛吃什麼就告訴我,我幫你點。”蔣晴晴臉埋在了李陽的肩上,溫柔不已的道,其做派都跟女朋友差不多了。

“隨便吧。”李陽感覺著她那撩人的髮絲,內心不禁也是一蕩。

何景山瞧著看著,真是有了快要哭出來的衝動,尼瑪,早知道就不請客了。

蔣晴晴見李陽表現的冷漠,便也冇什麼興趣點餐了,直接道:“那就上最好的菜,最好的酒吧。”

說完,想起什麼似的,就是衝何景山笑道:“何大少,我這樣點,你不會有意見吧?”

何景山瞬間便是被這個暖笑融化了,底氣十足的說道:“蔣小姐說笑了,我怎麼可能會有意見呢,用最好的招待同學,那才能體現我的誠意。”

他這話說的十分的得體,周圍人一聽頓時都對他投來了讚許的目光,就連蔣晴晴也是多看了他幾眼,覺得這人還行,最起碼夠友善,夠大方,也不是一無是處,隻知道裝比!

四十桌全部效仿,也不點餐了,都要求服務員按最好的整,什麼好上什麼。

李陽忍不住的嘴角抽了抽,甲天下的菜雖然貴,但以何景山的財力還是冇什麼問題的,隻是酒水上最好的,那可就何景山受的了。

上次趙天領他過來吃飯,他有對其問詢過消費層次,記得趙天告訴他,店裡麵酒水最好的那是八二年的拉菲,單價一百多萬,而且庫存充足。

“先生,您確定要按那位小姐說的上嗎?”服務員問詢道。

“當然,我有的是錢,下去吧。”何景山大手一揮,豪氣十足。

“等一下。”

這時,李陽突然出聲叫住了服務員,然後好心對何景山說道,“何大少,要不您還是看下菜單,在做決定吧?”

“嗬嗬,你這是怕我買不起單?”何景山怒極反笑,“算了,我也不跟你一般計較,你一個上門女婿,哪裡能理解我這這種高層次人的底蘊!”

好心當成驢肝肺,李陽也懶得再管。

何景山在等服務員走後,嗤笑了一聲,下意識的瞥了一眼菜單,恰好菜單上顯示的正是酒水那一欄,當看到最後高達百萬的標價後,額頭瞬間見汗,整個人都是萌了。

一百二十萬一瓶?

四十桌,一桌兩瓶的是請客的標配,這樣算來,臥槽,單單酒錢就要過億了?-